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第一狼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明月

第一狼王 云集山 2050 2019.10.28 22:30

  里玉道:“大陆上的精猛战士数以百计,且霍尔大人本身就是目前战力最强的魔法师,他手下还有一批像你这样的猛将。他真的有必要向中立阵营的兄弟会求援吗?”

  鲁纳道:“长官的心思我不好妄加揣测。不过,绝壁长城至少已有七年时间,没有发生过大规模战事了。但最近这段时间,霍尔大人总是很紧张,他一方面督促长城守军加紧备战,一方面向精英战士发出了神民帖,另外还向王城发出了求援信,希望国王能够增兵边塞。”

  里玉皱眉道:“莫非霍尔大人看到了某些危险的征兆?”

  “我无法下断言。”

  里玉突然道:“莫非是与昨晚出现血月之光有关?”

  鲁纳看着里玉,蓦然无语,过了良久,才缓缓地点头:“半年前,长城的夜空中出现过短暂的血月之光。”

  里玉惊道:“果然如此!”

  鲁纳道:“霍尔大人一共发出了七封神民帖,我在来奔流渡口之前,除了塞西尔之外,并不知道另外的六人是谁。但现在,我已知邀请来的神民分别是你、费托、伊芙、井文放和比泽洛斯,加上没有来的塞西尔,你们六人涵盖了目前大陆上各职守排名最前的高手。另外还有一个没有到来的人,也是同等级数。仅仅从霍尔大人所请来高手的层级来看,足见他对此事的重视。”

  “不错,不错。”里玉闻言,陷入了沉思之中。

  血月之光乍现,长城守护发出神民帖,他们即将面临的,很可能是一场惨烈的大战。

  ****************************************

  井文放不时侧头看着明月。

  明月刚刚从比泽洛斯的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正在思绪起伏、胡思乱想之际,她见到井文放铜铃般的大眼盯着她看,更是令其心烦意乱。

  明月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大声道:“你看什么看!”

  所有人的都往明月这里看了过来。

  井文放嘿嘿笑道:“我不能不看啊,一想到身边跟着个小狼崽子,我就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你血口喷人!”明月的脸倏地变得通红。

  “我可没有胡说啊!都是你师父说的,你是狼王的女儿,我没有篡改他的发言吧。你是质疑比泽洛斯在撒谎吗?”井文放说话的表情故作夸张。

  “你!你!”明月回望比泽洛斯,只见他面目表情一脸的凝重。

  比泽洛斯的话令明月无法指责,她眼眶中浸满了泪水:“不是!不是!我不是狼人!”

  井文放道:“怎么?你还嘴硬?老子一进屋就闻到了你的气味,还有你那双红不溜秋的眼睛,不是小母狼难道是兔子精?嘿嘿嘿嘿……”

  “你欺人太甚!”明月一拍马鞍,双手合十,掌心中幻出了一个火球。

  井文放则从腰间抽出了火统,对准了明月。

  火统的枪身已经变得黝黑,刚才井文放在壁炉中掏了许久,才将猎人吃饭的工具找了出来。

  有枪在手,井文放说话的声音自然大了许多,他大声道:“怎么了,小母狼,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刀杀好人吗?”

  明月咬着下唇,尖声叫道:“你这个混账!我要杀了你!”

  井文放笑道:“尽管来吧,嗜杀正是狼崽子的特征!不过,我的子弹可是专为狼人准备的!”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伊芙纵马走到了两人的中间。

  只见她悠悠地说道:“要救人,先救心。”

  井文放高声道:“女巫大人,轮到你来救小母狼了吗?”

  伊芙柔声道:“我不是来救她的,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井文放一怔,随即笑道:“不用担心,就这么个小狼崽子还不至于伤到我,我可是老猎人了。”

  伊芙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老枪爹,你可是犯了大错误了呀!”

  “犯错?这是什么意思?”

  伊芙指着明月道:“她是清泉公主的女儿,身上有着王室的血统,你用枪指着王室的人,不怕遭到报复吗?”

  伊芙的话令井文放僵在了当场。

  “这……这……她虽是清泉公主生的,可却是和狼王媾和诞下的野种,难道王室还会认她为公主不成?”

  伊芙笑眯眯地道:“认不认她,那是王室的事,你可以做主吗?若介时国王真的肯接纳她,你这无礼的举动,你说王室是追究呢还是不追究呢?”

  井文放额上冒出了细汗,他虽然自付是“武技最高的猎人”,但是他终究没有骑士那样的爵位和官职,也不没有守卫那样的神民地位。严格意义上讲,猎人就是一介平头百姓,在职级等级森严的明蓝王国,猎人只能下层人士。若是明月当真被王室追认为公主,他今天得罪了公主,日后可是会有大苦头吃的。

  井文放出生于草莽,对血统等级这种事的反应相对迟钝。他没有想过,在比泽洛斯报出了明月的身世后,身为王国圣骑士的鲁欧,立即就不再为难明月,那是正是因为鲁欧早就想到了这一层,而井文放却还大大咧咧以取笑明月为乐。

  井文放身子一哆嗦:“我……我……唉,我这不是跟明月妹子开玩笑嘛……”他将火统收了起来,嘴上仍在嘟囔道:“搞什么搞,还有人一半是狼人,一半是好人的,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井文放没敢再为难明月,骂骂咧咧地骑开了。

  其实,不止是井文放,这群久经战阵的战士也都是头次遇到这种情况。明月的双重身份,令大家对她既敬且畏。

  但这并不意味着明月的安全,相反这将给她带来更大的风险,毕竟她在两边阵营,都具有高度敏感的身份,一旦王室不对其身份予以认可,她在王国内都将面临杀机。

  比泽洛斯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宁愿引起鲁欧、井文放等人的误解,也不愿轻易报出明月的身世。

  明月朝后狠狠看了一眼比泽洛斯,双腿一夹马腹,冲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费托看着身旁的比泽洛斯,忍不住道:“你上前去不安慰她两句吗?”

  比泽洛斯沉声道:“这是她的命运,无论如何,她终究要面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