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第一狼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比泽洛斯

第一狼王 云集山 2098 2019.10.11 22:00

  鲁纳凝视着费托的络腮胡子,眼神从迷惑逐渐变成了欣喜:“你……你是……费托大哥?”

  费托道:“你总算记得我了,小伙子!我还在王城教过你格斗术呢!”

  鲁纳上前一把抱住了费托,仿佛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亲人一般。

  “费托大哥,多年未见,没想到你竟然留起了胡子!”

  费托拍着鲁纳的后背,笑道:“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没胡子的人变为大胡子,小拖油瓶也会变为长得高大健壮。”

  鲁纳松开了费托,说道:“大哥,我遵守了当初承诺,现在也是一名驻守长城的硬汉。”

  费托笑道:“我早就说过的,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士,你哥老是用‘拖油瓶’称呼你实在不公平。”他说到这里,鲁纳也跟着笑了起来。

  鲁、费二人叙旧之时,比泽洛斯站在鲁纳的身后,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费托称赞鲁纳为“出色的战士”时,比泽洛斯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显然对此并不认同。比泽洛斯转过身子,见到明月躺在地上,连忙走过去察看情况。

  只见黑甲骑士正抬起明月的身子,准备给她喂食汤药。

  比泽洛斯一皱眉,走上前将骑士递来的药水给推了开去。

  黑甲骑士解释道:“老先生,这汤药是我们军队的随身备有灵药‘清源茶’,是一种能治伤病的药水,跟女巫的急救药水有点像。”

  比泽洛斯道:“清源茶比女巫的急救药水差远了,把药拿开!”

  “可是这位姑娘身受重伤,再不服药会有生命危险的……”

  比泽洛斯道:“她的情况我知道,她不能吃这种药,越吃伤越重。”

  “这……这是什么道理?”黑甲骑士被说得有点发懵。

  正在与费托对话的鲁纳听到比泽洛斯与黑甲骑士的争执,走了过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黑甲骑士道:“这位老先生,不让我给伤者喂食清源茶。”

  鲁纳看比泽洛斯小心翼翼地抱起明月,于是问道:“这女孩跟你是什么关系?”

  比泽洛斯淡淡地回了一句:“她是我的徒弟。”说着他将明月平放在了桌子上。

  鲁纳道:“你徒弟的伤势严重,现在亟需治疗,我们这里携带的伤药只有清源茶。”

  比泽洛斯并没有答话,他低头解开了明月的上衣,只见她雪白的腹部上,有三道极深的伤口,那正是狼爪袭击所造成的,伤口正不断向外淌着鲜血。

  鲁纳见状,不禁大声道:“这姑娘现在伤的很重,不管她是你的什么人,你必须让她立刻服药!”说着他转身从黑甲骑士手中拿过了药碗,准备强行给明月喂食汤药。

  比泽洛斯伸手拦住了鲁纳,沉声道:“我说了狼人刚刚从酒馆窜逃出去,你下令追击了没有?”

  鲁纳道:“没到酒馆之时,我看到了有人从村镇奔出,已经下令让三名骑士前去追踪。”

  比泽洛斯道:“人手不够,对方有三匹狼,其中有一人还是血月使徒。”

  “血月使徒?”鲁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血月使徒是狼族最高等级的魔物,战斗力足可匹敌十名战士,他回望了费托一眼,问道:“你们和血月使徒交上手了?”

  费托苦笑道:“没有。我们着了狼人的道,还没交手就倒下了。”

  比泽洛斯道:“你现在必须立即派人前去增援,否则那三名骑士,便会成为尸体。”

  鲁纳皱起了眉头,他内心中承认比泽洛斯说的是事实,但是他并不愿意在此刻下达命令,他认为此时下令增援,就意味着比泽洛斯在向自己发号施令。

  鲁纳道:“先让姑娘服用药物是当务之急。”

  比泽洛斯摇了摇头,叹道:“你不是一名合格的长城硬汉。”

  “硬汉”是长城守军对自己的称呼。驻守长城是一件枯燥危险却又光荣无比的事情,只有硬汉子才能荣担此任务。

  身为王国首席圣骑士的鲁纳,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在他面前说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长城硬汉。

  鲁纳被激怒了,他重重地将碗放在桌上,大声地质问比泽洛斯:“你有什么资格对一名光荣的骑士说这种话?”

  比泽洛斯尚未答话时,费托却在一旁说道:“他的确有资格这么说,他从前是长城的总指挥官,他被誉为‘离神最接近的男人’,我和你哥都曾是他的手下。”

  鲁纳没想到眼前这位干瘪的糟老头子,就是长城的前任指挥官,鲁纳先是一惊,随后又冷哼了一声,说道:“啊,对了,离神最接近的男人,曾经三次击退狼族的入侵的长城传奇指挥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比泽洛斯不想再理会鲁纳,他对黑甲骑士说道:“你去拿点火烛和酒水过来。”

  黑甲骑士看了鲁纳一眼,鲁纳却没有任何表示,见到长官不同意,黑甲骑士也就没有后续动作。

  费托看着比泽洛斯与鲁纳的对峙,耸了耸肩,走进了酒馆的里屋。

  鲁纳继续说道:“遵从神的指引,去拯救大家。正如史诗中所说的,预言家大人是我们人族的救星。二十年前,就是这位神人,率领着人族大军向狼族的老巢魔山进发,要将狼人一举歼灭。那真是历史性的荣耀时刻,百年以来,我们人族首次从长城主动出击,去攻打狼人。不过可惜的是,在征讨魔山狼族一役中,人族大军全军覆没,离创造历史仅差了一步,实在是太令人遗憾了……”

  鲁纳的话勾起了比泽洛斯内心深处最惨痛的那段记忆,他的心里一阵绞痛。

  身为预言家的比泽洛斯,曾经战功卓著,可是仅有的那一次惨败,却葬送了一切。

  这是战士的宿命,无论经历多少次战斗,但最后一场战斗的胜败,才是对其战斗生涯的评断。

  比泽洛斯没有多说什么,他默默地接过费托递过来的火烛和酒,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深蓝色的小盒。

  但是,鲁纳并不打算放过比泽洛斯,他的哥哥鲁欧就是在围剿魔山战役后失踪了,鲁纳相信哥哥已经战死。二十年来,鲁纳一直对于魔山战役的发动者,怀有很深的怨念。他认为正是那位鲁莽的主帅,导致了自己与哥哥阴阳两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