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第一狼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明月

第一狼王 云集山 1964 2019.12.09 22:00

  在绝壁长城神筑堡的客宴厅内,热气腾腾,到处洋溢着烤肉和刚出炉的面包所散发的香味。

  大厅的灰石墙上挂着蓝黑相间的旗帜的代表明蓝王国的蓝焰旗。

  霍尔以长城指挥官的名义,招待来到长城助战的神民,一场简单而不失格调的筵席正在进行中。

  霍尔坐在长桌的首席,他的夫人夏娜坐于长桌的尾席。比泽洛斯、明月、费托、伊芙、里玉、井文放等人一字排开,坐在长桌左侧,而鲁纳和蓝龙、格林、田琦、石飚等骑士则坐于桌的右侧。

  酒宴上的诸人一边用餐一边各自交谈,但说话声音都不大声。诸人都是彼此间聊了短短数语之后,便戛然而止,另行寻找新的话题。交谈的目的仿佛只是为了这场宴会表面看起来不冷场。

  可以看出,在客套的面具之后,每个人都藏有心事。

  明月坐在比泽洛斯的身旁,埋头吃着烤肉,展现出与周遭事物全无关系的态度,其实她却在注意听着师父比泽洛斯与霍尔的寒暄。

  霍尔与比泽洛斯一边碰杯,一边小声交谈着这些年长城的战事。

  这新老两位长城指挥官,彼此看待对方的感觉都有点特别。两人在惺惺相惜之余,也有一份暗暗较劲的情绪在里面。

  “相比当年我镇守长城之时,这二十年可是平静多了。”比泽洛斯表面是在夸赞霍尔,另一层意思则是在暗说霍尔历经的战事比自己少多了。

  霍尔微微一笑,说道:“最高明的医者,并不是每每施展妙手回春绝技的神医,而是能够发现病症于微末之处,提醒病者防微杜渐的医师。将官也是一样。我主政长城的这些年,表面看来外部是风平浪静,其实,我是有很多次将战祸消弭在了将起之时。”

  身经百战的比泽洛斯,自然明白霍尔所说的道理。两人都是顶级的战神,有些话不必点得太明,比泽洛斯举起酒杯,对霍尔说道:“年轻的接班人,我敬你一杯。”

  霍尔已经年过四十,功成名就,早已谈不上什么“年轻”,但比泽洛斯这样的称呼,显是在说他认可了霍尔作为自己的继任者。

  能够得到比泽洛斯的认可,霍尔也感到很是高兴,他也举起了酒杯:“老长官,我也敬你。”

  “遵从神的指引,去拯救大家。”

  “遵从神的指引,去拯救大家。”

  两人说着魔法师常用的口头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杯酒下肚,新老两位长城指挥官,彼此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霍尔放下酒杯,目光转向了坐在比泽洛斯身旁的明月。他道:“这就是你当初抱回来的那个女婴吧?”

  “嗯,她就是清泉公主的女儿。”

  见比泽洛斯和霍尔看向自己,明月将头垂得更低了。

  比泽洛斯道:“那时我回长城时,没有提及此事,并非是有意瞒你,而是因为有清泉公主的嘱咐。她希望明月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过一辈子。”

  霍尔道:“既然是这样,你这次为什么又要将她带到长城来?并公开了明月的身份,这不是等于将她置于风口浪尖上么?”

  比泽洛斯沉吟了一阵,随后道:“因为她终究跟普通人并不一样,总有一天,她身上的特异之处,会令她知晓一切。与其等她临到那时,震惊无措,不如现在,就由我公开她的身份,也让她和世人都有些心理准备。”

  “你是说在小姑娘的身上,有特异的地方?”

  “不错。”

  “唔。”霍尔若有所思:“她是狼王之女,身上也免不了会有狼人的特征吧。”

  比泽洛斯并未回答这话,只是低头浅酌。

  “这件事该如何向国王回复,我倒该好好思考一下。”霍尔望着明月,陷入了沉思。

  这时,井文放拿着酒杯走了过来,他是这场酒宴之中,唯一算放得开的人。

  井文放来到霍尔的面前,大声道:“大魔术师先生,我敬你一杯。”

  “好!”霍尔立刻站起身,说道:“欢迎你的到来。你这神枪手来了,长城可就安稳多了!”

  “老子面对猎物从不手抖,狼人也一样。”井文放拍着胸膛说道:“霍先生放心,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

  霍尔微笑与井文放碰杯。

  明月在一旁冷眼旁观,对于这位行为粗豪的猎人,明月自打初见伊始,就没有什么好感。

  在来到长城的这一路上,这家伙口无遮拦,明里暗里都在贬损比泽洛斯和她自己。明月只希望离井文放越远越好,每次见到他,都会惹起自己的一番无名业火。

  但世事往往事与愿违。

  井文放在向霍尔敬完酒之后,又转到了比泽洛斯的这边。

  “曾经的预言家,我也敬你一杯!”井文放伸手拿起了摆放在比泽洛斯桌上的酒壶,为自己的酒杯倒满了酒。

  井文放在比泽洛斯面前伸手取物的动作夸张,似乎有些不注重比泽洛斯,而他特地在“预言家”的称谓之前加上“曾经的”三个字,也显得有些刺耳。

  比泽洛斯面无表情,只是默默举起了酒杯。

  井文放道:“透过迷雾,看破一切!”

  这是预言家的口头禅,预言家在水晶球面前施展魔法时,常会说这句话。

  “你的面容,映照着你的内心。”比泽洛斯淡淡地回了一句,随后与井文放轻轻地碰了一下杯。

  “哈哈哈哈……”大笑声中井文放将酒一饮而尽,而比泽洛斯却只是浅抿了一口杯中酒,应付之意溢于言表。

  井文放却并不在意,他拿起酒壶,再次给自己斟满。然后斜睨了坐在比泽洛斯身旁的明月,嘿嘿地笑了几声,对她说道:“小母狼,我也和你喝一杯!”

  “啪”一声响。

  明月拍着桌面,愤怒地站起。

  她指着井文放,尖声喝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在说谁是小母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