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万界之离弦主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梦(六)

万界之离弦主宰 暖糖色丶 4050 2019.06.19 23:00

  话音刚落。

  不敢耽搁的守仁全力脚下一踩,脚下在岩浆河中百年不变的黑石道路顿时都被踩出一个深坑,连带着一道道深刻的裂纹从这深坑里向着四周蔓延。

  而守仁的身影也仿佛消失在了空气里,只留一道音爆声原地轰鸣。此时,在风相的疾速和地相力量的加持下,守仁的一击,甚至已经突破了音速!

  下一瞬,守仁的残影就出现在了黑水教主的周围,然后在其身影还未凝实之际,守仁的拳,已至!

  风土二相,凝聚在身后,恍如羽翼,水火两相旋转缠绕在守仁的全身,就像战甲。此时的守仁,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从道人到战神的华丽变身!

  只见,此刻,守仁的一拳就像一道陨石冲击在了黑水教主布置的水火两仪融合武势上!然后,只是僵持了不到一秒,守仁的拳风不断突破,就将黑水教主的武势完全击破,攻向了黑水教主的……左后方!

  而原地的黑水教主此时却是没有一点对于守仁失误的乐观。

  守仁的拳风击在空处,但无形的空间里却有着什么被狠狠地击中。

  “噗。”原地的黑水教主狠狠地吐了口血,然后不甘愿地化为泡影。

  而在守仁的前方,突然一道黑影疾速地向着前方飞去!正是借助幻术躲藏在此的黑水教主。

  此时的他好不狼狈,不但右掌粉碎,连带着整个右臂都鲜血淋漓,而且全身的骨头都被打得有点变形。

  不过,尽管此时的黑水教主浑身血淋淋,可见气血都难以完全控制,真气散乱,经脉短时间内都难以动用,而且内心更是被守仁的武势激荡得难以平复,但是,他却还是笑了。

  这是一种局势还在把握之中的笑意。

  此时的黑水教主已经被击飞到了这条黑石道路的中段,而守仁却位于原先黑水教主站立的不远处。

  黑水教主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将自己鲜血淋漓的右手按在了地上。

  “水火两仪法阵,起!”

  随着黑水教主的动作,原本在黑石道路尽头的水潭里安安静静融合的暗河黑水和岩浆河流动猝然而止。然后,在下一瞬,暗河黑水和岩浆河的流速不断加快,彼此之间都开始了激荡。

  同时,守仁还注意到,原本漂浮在暗河黑水上的火神珠,倏然进入了岩浆河,原本漂浮在岩浆河里的水神珠,倏然进入了暗河黑水。

  也是这时,莫名的守仁觉得两条河水就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开始倒流!而真气境巅峰的先天直觉更是开始在头脑里炸响!

  前所未有的危机!

  可惜,还不待守仁采取什么动作,突然,在黑石道路的两边的河水分别开始激涌,完全违反自然规律一般,卷起了浪涛!

  然后,左边的岩浆河,和右边的暗河黑水的浪涛不断止于黑石道路的两边,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将岩浆河水和暗河黑水完全阻挡在两边。

  但心头的示警告诉守仁,危机可没有过去。果然,在守仁的眼里,两边的浪涛还在继续,原本的浪潮力量正在不断积蓄。很快,在一层层浪涛的威力积攒下,两边的浪潮立马达到了十几丈高,即将触碰这个地下洞穴的顶端。

  也就是这时。

  “轰!”

  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

  黑石道路两边的岩浆河和暗河黑水同时突破了刚才看不见的界限,然后互相完美融合,没有一点内耗地相交,就像双手合并的十指,紧密缠绕,然后一同狠狠地向下压下!

  良久,远处的黑水教主看着近半段被岩浆河和暗河黑水淹没的黑石道路,也是松了口气。

  “被杀死的天才,才是好的天才。我称霸天下的道路上,可不需要你来搅局。”黑水教主看着眼前的岩浆河和暗河黑水开始互相消耗,也知道之前的仪式进程都被打断了。所有的步骤都要重新开始,好在自己也需要时间疗伤。

  经过这次和守仁的战斗,受伤严重的黑水教主心态也不再良好,已经开始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太小瞧了天下人,太高调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去九州外重新找个火山之地,修炼个几年,再来君临九州。

  “如今大周天子失德无道,天下已有了乱象,都有言大周只有八百年的命数,如今八百年将至,又是群雄并起的格局。这次黑水教众的精锐损失不少,是时候蛰伏一波了。”

  黑水教主也是枭雄,很快,收拾起了自己的武道之心,重新振作了起来,就想要起身找个合适的地方疗伤一番。

  这里毕竟离岩浆河太近了。搞得深受重伤的黑水教主有点难受。

  “嗤!”

  刚来得及起身的黑水教主一惊,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胸口被一道利器穿过。

  “嗤!”

  那道利器被他的主人收回,黑水教主连忙用手堵住胸前的血洞,可是巨大的缺口就像决堤的破口,鲜血也像不可逆制的洪流,让黑水教主无能为力。

  黑水教主艰难地转身,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驻立在眼前,感觉意外至极。

  “你竟然没死!”黑水教主语气惊讶,他完全不敢想象对方是怎么从这天地之力中逃生的。

  “咳咳。”此时守仁的状态也明显不佳。

  只见他此时浑身骨瘦如柴,呼吸急促,全身的衣物一半被岩浆火化,一半被黑水冲击破碎,头发更是被烧了个干净。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守仁不但浑身烧伤,充满血印,他的左手更是断了半截!只见如今守仁的左手齐腕而断,上手臂更是毫无血肉,只留下一根臂骨和一些肌腱顽强地存活着。

  “你是用了血魔解体大法?!你怎么还会魔道的功夫?”临死前的黑水教主满目圆睁,仔细看过守仁后也是心潮澎湃。

  今天的守仁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奇。他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在仅仅二十多岁时,不但达到了媲美自己武功境界的地步,而且精通各家绝学。太玄山的两仪剑术,暗杀术,融合了好几种武学的身法和横练武功,如今更是连血魔解体这种魔道至高武学都掌握了。

  “不过光靠这,也不能让你从刚才的绝境中出来!”黑水教主虽然气息奄奄,但身为一手主持了水火两仪法阵的他,语气笃定地说道。

  “咳咳。”守仁淡淡一笑,也不辩解什么,他有点费力地抬起了左手,然后默默看着已经断了一截的左手上的血液渐渐失去活力。

  熟练掌握魔道功法的守仁对于反过来,如何抽取血液里的活力恢复自身的能力,虽然第一次用,但还是感觉轻而易举。

  “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守仁终于恢复了点力气,刚才的他其实也离油尽灯枯不远。

  大自然的力量是极强的,更不用说是被刻意操纵提升的。

  守仁与黑水教主一般,都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但半步宗师,终究不是宗师,没有真罡护体,又没有武意反击的守仁,消耗了自身气血施展血魔解体的他,虽然逃出了岩浆河和黑水的完美包围,但也因此身体仿佛被掏空。要不是最后守仁当机立断,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左手完全解体作为血魔解体的消耗,之前的他兴许就都出不来了。

  另外黑水教主永远想不到的是,守仁其实和他一样,也懂得幻术。也因此,守仁才能快速地看破对方的幻术,也因此,这次守仁的幻术让黑水教主判断错了守仁的位置,使得守仁没有在水火两仪法阵的中心被包夹,其实位于包围圈中段的守仁才能有机会逃脱。

  黑水教主看到守仁的力量有所恢复,就知道自己的打算是落空了。

  心脏被击穿的他虽然已经必死无疑,但身为半步宗师的他却还有着一击之力。如果刚才守仁急着上来补刀的话,自己黑水教主还可以趁机与他同归于尽。

  可是紧身的的守仁愣是看着黑水教主苟延残喘了几分钟,自身也恢复了一点,才慢悠悠地靠近。

  黑水教主心口一疼,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再不出手,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真是后生可畏,才二十多岁的你就已经达到了五十岁的我的境界。假以时日,成为武林至尊也不再话下,未来媲美剑神也是有望。只是可惜,你断了一臂,已是半废。”

  黑水教主言语间也是惋惜不少。作为对手的他最有资格评论对方。虽然一生的宏图大志被对方打得粉碎,但黑水教主心里恨归恨,对于对方的可惜也是真的。

  “这你就说错了。”闻言,守仁也是难得认真反对道。

  “区区一条断臂不算什么,更何况我有信心创造一门专门用来断肢重生的武功。另外…”

  守仁的眼神明亮了一分。

  “我的目标不止是媲美剑神,更要超越他!”

  时隔多年,昔日的道童在地底深处再一次郑重地说出了他的志向!

  “哦?那可惜,我不能让你如愿了。”黑水教主虽然感觉对方想着自创一门断肢重生的武功很像说大话,但自己说话翻车好几次的他也不想再随意判断了。毕竟对方的潜力真的是如渊如海。

  说着,黑水教主从怀里掏出了不知何时回到了他身上的水神珠。

  “就让我来让你感受下上古水神的威能吧!”

  说完,黑水教主的精血逆流,真气倒转,连带着他的精神力统统开始向着水神珠飞快的流失。

  “纵然杀不了你,但想想,如果能改变一个未来媲美剑神大人那样的人物的命运,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原地的黑水教主声音越发低落,随着他动作的进行,他的身体更是能肉眼可见地开始缩水。

  与此同时,一道黑气开始出现在了水神珠的周围,宛若流水般围绕着水神珠流转。

  “恶念之咒!”

  空气中一道平淡的声音传来。守仁知道那是黑水教主的肉身已经彻底崩塌,只留精神力残存在了那黑气中。

  黑气流转,然后在黑水教主的声音中,陡然加速。疾速的水神珠瞬间消失在了守仁的视野里,然后在守仁还来不及动作之际,击中了守仁。

  守仁心里一惊。对方的手段又一次超脱了如今武学的范畴。

  黑水教主的种种手段,让守仁对于上古世纪的好奇不断升温。

  水神珠终于击中守仁,但守仁却感到肉身没有一点不适。

  正在他凝神思索之时,心头突然一股暴躁的怒意开始翻涌!

  “这该死的黑水教主,死了还要作妖!”说着,本就状态不佳的守仁一拳击在黑水教主的衣服上,将其打得四分五裂,只留对方的面具和一块牌子完好无损。

  打完一拳的守仁正觉得有点不对,看到完好无损的面具和牌子,心里一股恶念继续涌动。

  “我连你们的主人都宰了,你们怎么还能幸免?!”说着守仁就要再度出手。

  “噗!”然而,幸好,守仁的状态本就不佳,全力出手一拳,更是带动了伤势。

  而狠狠喷出一口鲜血的守仁也彻底意识到了自己的异常。

  “这就是恶念之咒?”守仁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却毫无收获,而也就在这守仁静下心来的一会儿,守仁就又感受到了一股暴躁,开始在心头酝酿。守仁感觉自己的心里此时不断地堆积着火药,长时间不宣泄一翻,心里的空间就越加狭小,心里的火药味就越多。

  “堵不如疏,这样下去,我迟早要出事。”守仁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对方的手段完全超脱了武学,这恶毒却不致命的诅咒,却让守仁束手无策的同时,也充满了好奇。

  “上古世纪?我越来越有兴趣了。”

  不过当前,守仁知道最重要的,还是解决自身的问题。

  “道心诀!”

  一道手印结过,开启道心诀的守仁立刻一心二用。一边开始静坐修养生息,一边不时通过完好的右手出拳出掌击打地面,宣泄着心头的暴躁。

  此时,远远看去,守仁的左半身安然静坐,体态安详,而他的右半身却眉头直皱,出手越发暴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