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庐山剑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识破

庐山剑宗 庆禾 2217 2019.02.11 21:10

  “我明白什么?”萧青衫只觉满嘴苦涩。

  唐安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萧青衫行走江湖多年,过的桥比他走的路还多,这种老江湖,有些事情根本无需严明,他们心里比谁都门清。

  事实上,当今天下江湖局势的怪异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武帝登基之前,先圣帝还在执政时,江湖与朝堂就像两条并行且永远不会交叉的河流,朝堂有朝堂的法律,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互不干涉。

  中原武林中,诸雄并起,龙盘虎踞,好不热闹。

  但先圣帝驾崩后,武帝登基,一手搅起了江湖风云,武帝虽为女流之辈,但自小修炼,且天赋绝顶,成年后,便已是天下数得上号的高手。

  十五年前,武帝联盟中原武林八大门派,组成断剑盟,一夜之间,将当时江湖上举足轻重的庐山剑宗灭门,从此,江湖与朝堂绑在了一起。

  关于武帝覆灭剑宗的传闻很多,但最重要的,则是剑宗势大,隐隐威胁到皇室地位,特别是当时的剑宗之主修为踏入入极境之后,这个威胁,像是一座山一样,将皇室压的喘不过气来。

  江湖中人,修为再高,只要不踏入极境,便依然是血肉之躯,气力有限,无法抵得过千军万马。

  入九境算是个分水岭,古史记载,曾有入九境高手杀入皇宫,欲颠覆皇权,但最终被御林军格杀在宫城前,整整数万兵马围剿,万箭齐发,即使是入九境的高手,也只勉强抵挡了不到三刻时间,最终被射成了筛子。

  入九境之上则不同,那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极境存在,那是江湖最顶尖修为的代表,不是靠堆人数便能坑杀的。

  自剑宗覆灭,剑宗之主死后,中原武林明面上的入极境高手屈指可数,当世江湖神话叶书算得上一人,梨花堂和万象神宫的掌门人,据传也是入极境高手,还有就是远赴西域的婆娑世界之主,除了这些人,无非就剩执掌天下权利的武帝了。

  江湖格局,万变不离其宗,如果没有新的入极境高手诞生,那便是一片风平浪静,即使这江湖翻了天,武帝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武帝身为此中高手,入极境的可怕之处她自然很清楚,她若不是怀有一身登峰造极的修为,这天下再变,也轮不到一个女人做主。

  若想皇权紧握,那便只能未雨绸缪。

  只要天下不诞生入极境高手,那便依然在她的掌控中。

  这个道理,唐安看的出,萧青衫不会不知道。

  他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萧青衫抬起头,看着唐安,淡淡的说道:“你告诉我这些有何用,即使如此,我还能造反不成?”

  萧青衫自嘲一笑,接着说道:“即便事实真相当真如此,我也只会做一个糊涂人罢了,当今天子手握朝堂与江湖两把剑,站在云端之上,掌控天下人生死,便是为了萧家着想,我也不会去做什么。”

  唐安倒没有惊讶,他早就想到萧青衫会如此说,他们身上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身上背有血海深仇,他被当今天下视为剑宗余孽,他无路可走,只有把这片天捅出一个窟窿。

  “我也只是给萧伯父提个醒罢了。”唐安笑了笑,转身朝门外走去,走到屋外时,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萧伯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理解你的苦衷,你能隐忍不发,那是你藏得住,我虽不佩服,也未曾有轻视,临走之际,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萧青衫问道:“什么事?”

  唐安道:“萧家也算是武林世家,当年也曾力挽狂澜擒叛王,更别说这么些年忠心无二的守护洛阳,我就想问萧伯父一句,萧家除了得到一个城守之名,整日活在当朝天子的束缚与监视之下,还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话落,唐安径直走出了萧府。

  身后,萧青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除了迷茫,还是迷茫。

  十日后。

  当夕阳落山,皎洁的明月攀上夜空,朦胧的夜色中,三道身影如风一般,进到了唐府中。

  唐安盘坐在潜龙湖边的亭子中,一阵风吹过,他睁开眼睛,望着面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三道身影,笑道:“司马前辈,故地重游,可有什么感想?”

  司马跃重脸色平淡,脸上的褶子如同潜龙湖面被风吹起的涟漪,他转过身,望着漆黑一片的湖水,叹道:“故景如旧,只可惜人心变了。”

  唐安起身,感慨道:“故景没变,人心也没变,只是向来如此罢了。”

  绕指柔脸色平淡,看着唐安,道:“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听你说这些深奥不清的话的。”

  唐安感受着略微冷冽的微风,紧了紧衣袍,道:“我听说今夜严府上多了几位贵客。”

  “是万象神宫的人。”楚楚眼眸中闪过一道毫光,杀意盎然。

  “洛阳要变天了。”唐安抬头,皎洁的明月正好被乌云遮盖,一阵风袭过,四道身影消失在原地。

  严府,大厅里坐着几个人,有严家父子,顾石阡,万象神宫的那三位曾在风云武馆与唐安有过交集的青年,他们身旁还坐着一位白衣老者。

  “顾前辈,你说当初你派去暗杀唐家那位公子的四个弟子自那以后便没了消息,此言可当真?”庞旭问道。

  顾阡陌点了点头,说及此事,他眼中便闪过一道冷意,“他虽否认,但我敢肯定,定然是他动手杀了我梨花堂四位弟子。”

  庞旭站起身,道:“前辈有所不知,我等初到洛阳时,也曾与唐安有过冲突,以他当时爆发出的气息来看,至少也有从六境或者之上的修为。”

  庞旭握紧了拳头,低声道:“你们说,他会不会就是公主口中潜入洛阳的那位剑宗余孽?”

  大厅中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顾石阡眼神闪烁,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他霍然起身,低着头来回踱步,片刻后,骤然抬起头,道:“一定是他!”

  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剑会事件发生没几天,洛阳便多了一座唐府,与剑宗余孽入城时间相仿,且一个富家公子,哪里会有那么强大的修为?

  顾石阡满脸激动,若是能生擒剑宗余孽,将其交给昭容公主,绝对是大功一件!

  “走,我们去唐府!”顾石阡大手一挥,觉得刻不容缓,早日将剑宗余孽抓住,以防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几人刚站起身准备动身,大厅门外突然出现了四道身影。

  唐安笑呵呵的走上前来,道:“不劳前辈走一趟,晚辈自己送上门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