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二嫁王妃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江顺水灾

二嫁王妃不好惹 鱼素婉 2085 2020.09.17 17:40

  清婉听明月这样说,这个年代居然也有这样令人羡慕的爱情,想到今日给自己的夹鱼的那位温柔如玉的,没想到他这样痴情,又想到君落辰府里的四个小妾,果然人和人不能比啊!又想起今日君落辰说那悦庭怀孕于是问道“那府里的安夫人是什么来路?”

  明月继续说着:“听说那安夫人听说是四品官员的女儿,仰慕王爷多年,甘愿入王府为妾。”

  “原来如此”

  烟翠这些天都待在小姐身边,自然没有时间去打听这些,突然想到明天是回门的日子,可是大小姐.....

  “婉儿,明天是小姐回门的日子,王爷会陪你去吗?”

  清婉突然想到这个时代还有回门这回事,他会去吗?重要吗?“不知道,不去我自己去,管他去不去!”

  明月听到她家小姐这样说这下心急了“婉儿,王爷要是不陪你去,整个京城回头都又要看你笑话了”。

  清婉看到明月这样说,不急不慢的说:“咋啦,现在京城有我的闲言碎语了吗?”

  明月听到她这样说,以为很在乎:“可不是,婉儿,昨天夜里王爷没有留在新房,你都不知道外头怎么说你的。”

  “管她们怎么说呢,左右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我看明月啊,你就太在乎一句话了,人人要是都像你这样,都还活不活了”开玩笑,我路清婉是现代女青年耶,比不上别人动不动穿越之前就是杀手,医生什么的,我只是个小文员,办公室里的那些事,对于闲言碎语这件事,路清婉早已司空见惯了。

  回来辰王府,已经是未时了,清婉回到清荷苑,趴在桌子上,嘴里喃喃道:“真是无聊啊!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朋友,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过来的”。

  趴了一会儿,觉得无聊透了,就只能睡觉了,倒在了床上,很快,睡着了,巧月进来看了自家小姐已经睡着了,帮她掩了掩被子静悄悄的出了门。

  皇宫,御书房

  君落笙坐在上方,看着众人道:“江顺出现水灾,你们有何意见”。

  君遇白起身道:“臣弟愿往江顺治水,请皇上准予让臣弟前往江顺”

  “臣弟也愿意前往江顺”君落辰也连忙起身。

  “遇白资质尚浅,六弟你刚新婚不久”然后又再他两身上看了看,想了想对着君落辰道:“就三日后出发吧!”

  “是,臣弟遵旨”。

  君落笙看向他们道:“没有事都退下吧”。

  直到两人走远,君落笙向房顶叫了一声。

  “出来吧,师兄”。

  随后一道声影出现在君落笙身边,尹青笑着看着君落笙:“咋啦,又要我代替你做这个皇上了”。

  君落笙淡淡的开口道:“南国十六公主那边可有发现?”。

  “昨日被派出去的人都被六王爷发现了”

  君落笙生气的道:“哼,这个薛以若,越来越放肆了”。

  尹青看着君落笙道:“看来南国有意要留下这个刁蛮任性的公主来大越和亲啊”!

  “此事回头你帮我去问问她,看怎么样才肯不去加害路清婉”。

  尹青不明白君落笙为何对路清婉上心,还有加上上次君落笙听到路清婉中毒昏迷的反应,在他眼里,认识君落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君落笙是一个女人这么大的反应,于是开口问道:“你不会是对六王妃动心了吧!”

  尹青没有叫路清婉路二小姐,而是六王妃,目的就是要警醒君落笙,此时的路清婉是他弟弟的妻子,是他不可以肖想的女子。

  君落笙没有回答尹青的话,只是淡淡的开口道:“要你帮我去监视南国的太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尹青呵斥一笑道:“对付这种人不需要我亲自下手,一个女人就搞定了。”

  原来南国太子薛起安喜好女色,对美人是来者不拒。

  “可靠谱?”

  尹青回应着君落笙道:“靠谱,这人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安排在他身边”。

  君落笙的开口说道:“那就好”。

  长平街驿站

  “哼,竟然让那个贱人得逞了”薛以若越想越气,没想到昨天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回来,早上才得知,原来被六王爷手下全部给杀了。

  丫鬟露儿看到公主这样子,斗胆上前说:“公主何必为这件事生气,整个皇城都知道昨天晚上王爷没有留宿在新房里,这说明王爷心里是没有路二小姐的,所以公主还是有机会的”。

  薛以若听到丫鬟这样说,心里不免有些开心,“你倒是会说话,打听一下她是什么时候回门,是时候本公主亲自给她一点教训了,回头命人问一下,太子哥哥什么时候过来”。

  “是”露儿微微福身慢慢退了下去,这时,丫鬟果儿手里端着茶慢慢走了进来,放在桌上,薛以若端起桌上的茶,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么烫的茶,你是想烫死本公主吗?来人,将这丫头拖出去重重打二十大板。”

  果儿听到公主的话,脸色已经苍白,跪下磕头嘴里念叨着:“公主饶命啊!公主求求你了,绕了奴婢吧!”一边求饶,一边磕头,果儿不解,明明茶已经不烫了,怎么公主就说茶烫,不到一会儿就来了两个大汉,可不管她怎么求,不管怎么磕,都已经无用了,胳膊被各自一人架着,根本挣脱不了。

  酉时,此时清婉已经醒来,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又看了看外面,天已经快要黑了,于是开口叫道:“巧月”。

  巧月听到清婉的声音,打开门走了进来。“小姐,饿了吧,奴婢叫人把饭菜热一下”。

  “嗯好!”拉开床幔,伸脚去穿鞋,穿上鞋,慢慢坐在梳妆台旁,看着铜镜的自己,一张无比陌生的脸,要是能回去就好了。

  随便给自己挽了一下头发,慢慢向外走去,准备好好看看王府的结构,走出自己的院子,来到了花园旁,听到一个声音。

  “王爷,就让妾身和您一起去江顺吧”

  清婉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只见君落辰抱着一位女子,随后又听到:“悦庭,你别哭,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只见那叫悦庭的女子哭得越是厉害,:“我怕你不要悦庭了,就让我陪你去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