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4 钢琴配古筝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2856 2020.01.24 20:30

  VOW的几个人都站在南冰羽身后,而OPTIMIST的队员们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突然走进来的南冰羽,尴尬之余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这个场景为什么如此似曾相识。

  你相信历史会重演吗?泠蓝转头看着旁边气定神闲的褚成希。

  “对不起前辈,实在不好意思,”

  南冰羽没有丝毫犹豫,深深鞠了一躬,马上退了出去。

  “这是。。。走错了?”

  李嘉渝小声地问出一句,宣霈琳缩在沙发的一角,程媛和李子欣面面相觑。

  “队长,”

  陈舟宁轻轻勾了几下手指,泠蓝把耳朵凑了过去。

  “刚才南冰羽开门的时候我看清了,门上的挂牌上写的是VOW,”

  “啊?”

  泠蓝完全搞不清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大脑都快要宕机了。

  “我们进来的时候,明明进的是自己的休息室啊,是吧?”

  泠蓝说完之后还不太敢确定,得到陈舟宁肯定的眼神之后才安心。

  门外没有再传来什么声音,估计现在的南冰羽要比泠蓝困惑得多。

  如果这个是VOW的休息室,那对面的门上就应该是挂着OPTIMIST和褚成希的牌子吧。

  自己的休息室里坐了位不好惹的前辈,又不好贸然进别人的休息室,没准还有更不好惹的人在。

  泠蓝就随便想了想,都替南冰羽感到为难,这碰着的都是什么事啊。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她叩起手指在褚成希边上敲了敲。

  褚成希就笑了笑,没说话。

  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绝对有阴谋。

  “都傻站着干嘛?怎么不进去啊?”

  宛幸?怎么这个时候才过来?

  泠蓝竖起耳朵听着门外渐渐走近的脚步声,褚成希也把二郎腿放下,手里的保温杯被经纪人接过去收回了包里。

  “别。。。”

  南冰羽没来得及说出口,宛幸就推门而入,半个身子都探了进来,抬眸间,正与褚成希四目相对。

  上次被南冰羽为难,就是宛幸站出来打圆场,泠蓝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她马上准备站起身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没想到褚成希比她的动作还快,经纪人已经背上了双肩包,把替换的西装折在怀里。

  “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带着经纪人扬长而去,只剩下泠蓝和宛幸相对无言。

  “这是。。。”

  宛幸愣了原地,就这样看着褚成希径直走进了对面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什么情况?”

  “那个,前辈再见,”

  泠蓝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她迅速摆摆手示意成员们赶紧从房间里出去,一边扯着还窝在沙发角落里的宣霈琳飞也似地逃离了现场。

  等着门口这几位反应过来,估计就要跟她算总账了。

  六个人全部安全转移到对面的房间之后,泠蓝马上把门关好,用后背抵着门板,生怕有人冲进来。

  “你们刚才去哪儿了?怎么才来?不应该早就结束了吗?”

  面对韩涵直击灵魂的发问,泠蓝并不知道如何回答。

  褚成希已经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好了,他的经纪人从包里拿出了另一只保温杯递给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面生的助理。

  “说来话长,先不提了,”

  泠蓝抚着胸口呼出一口气,成员们都已经自己找到位置坐好了。

  “师兄,”

  “怎么了?”

  褚成希抬起头看着她,嘴角居然还噙着一点笑意。

  “能给我解释解释吗?这都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走错休息室了呗,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涵姐是怎么走对的?你这一屋子东西怎么没错搬到对面去啊?”

  泠蓝指着桌上放着的歌词本和地上立着的电子琴。

  “我怎么知道?”

  他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真想给你拿面镜子来,让你亲眼看看自己这一脸奸计得逞的欠揍样子。

  “呵,算了,”

  这次休息室的位置比较靠里,刚才也没发出过什么太大的声音,所以没有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然就是明天的热搜预定,没跑了。

  “要不要调一调?”

  韩涵指着沙发上平放着的大家伙问道。

  “不用了,我在宿舍的时候刚校过音,没问题,放心,”

  “要来合一遍吗?”

  窝在沙发里的褚成希突然坐直身体,把电子琴拉到自己面前,修长的手指搭在琴键上,转头看着她。

  完全没有需要拒绝的理由。

  “等我一下,”

  泠蓝迅速把支架搭好,双手小心地捧起古筝,缓缓平放在支架上。

  这次的合作舞台是经过泠蓝、褚成希和沈云忱精心设计的。开场是褚成希的钢琴和泠蓝的古筝合奏,曲子是沈云忱为OPTIMIST新专主打歌专门编的intro。歌曲的主体也经过了褚成希和沈云忱的改编,原版的节奏被放慢,副歌的曲调也被调整地更适合褚成希的声线,与女声的搭配也不会显得违和。因为褚成希并不会跳舞,所以舞蹈的部分被大大地削减了,除了开头合奏时除泠蓝以外的成员们会跳一段群舞,其他部分的舞蹈都被换成了围绕着褚成希的简单舞蹈动作和复杂走位。

  短短几分钟的舞台,却实属来之不易,其中还包含着许多情谊与期许,泠蓝在练习中从不敢有丝毫懈怠。

  泠蓝用尾指抵住琴弦,无名指和中指轻轻一挑,褚成希的手指也在琴键上起伏,韩涵露出满意的微笑,程媛和陈舟宁都伴着旋律小幅度地摆动四肢来温习舞蹈动作。

  感觉不错,很稳。

  就这样上台吧。

  一曲终了,泠蓝双手轻轻抚平琴弦,门外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快到你们的节目了,请尽快到候场区候场,”

  一个工作人员推门走进来,对着房间里的大家说了一句。

  “好的,马上就去,”

  成员们纷纷站起身来整理自己的打歌服,韩涵帮泠蓝理了理额前散乱了的刘海。

  “表情管理和平常心,”

  韩涵怕给成员们施加压力,就只强调了一遍。

  “表演结束之后,我就告诉你,”

  上台之前,褚成希突然靠过来,俯下身子对着泠蓝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

  泠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想问时,褚成希已经大步走开了。

  ————————————————————————————————————————————————————————————

  表演很顺利,舞台很成功,台下的观众很热情,除了演奏时泠蓝的手指被琴弦刮到,小小地慌了一下,基本上可以说没有瑕疵。

  “该死,怎么搞的,偏偏在舞台上,”

  台上镇定自若、淡定微笑,一下了台,泠蓝便马上举起了受伤的手指查看,很是懊恼。

  “怎么了?”

  “没啥事,”

  陈舟宁凑过来问,被泠蓝随意地敷衍了一句。

  “不错不错,效果非常好,比练习室里还要好,”

  韩涵满面春风地走过来,对着成员们点了个赞。

  “啊,好像心里有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刚才上台的时候,我有一瞬间大脑里都是空白的,”

  李嘉渝揽着宣霈琳的肩膀,诉说自己的心路历程。

  “好了,我们算是迎来了阶段性胜利,以后还会有更大的舞台等着我们,不要松懈哦,还要更加努力,”

  泠蓝拍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并进行了总结性发言。

  “好的队长!”

  “泠蓝,”

  突然间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泠蓝回过头,发现泠晨就站在不远处。

  “我们先去休息室了,早点回来,”

  韩涵很识趣地带着其他成员们离开,朝着泠蓝点点头。

  “不错嘛,挺有队长的样子,有你哥的风范,”

  “那当然,为了弥补你没当上队长的遗憾,我可是连着你的份在一起努力呢,”

  “呵,”

  泠蓝得意地挑了挑眉毛,气得泠晨直翻白眼。

  “你看到我们的舞台了吗?”

  “我们刚刚过来,就看到了最后那半分钟,”

  “可惜了,还想让你评价一下呢,”

  她小小地叹了一口气,撇了撇自己的嘴角。

  “没事,我回去一定认认真真地看重播,争取为你提出宝贵的建设性意见,”

  “话是好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有一种没安好心的感觉,”

  “切,行了,快到我们了,你快回休息室吧,自己能找到吧?”

  “我按原路走回去,加油啊老哥,”

  泠蓝对着泠晨笑了笑,转身走向了来时的路。

  Emmmmm。。。

  总觉得有些不太一样呢,我刚才是从这儿出来的吗?

  她皱着眉抱起胳膊,面对着两条长得一模一样的走廊,陷入了沉思。

  ————————————————————————————————————————————————————————————

  “哎呀,队长自己能找回来吗?不能走丢吧?”

  几个人走得好好的,程媛突然顿住了脚步问了一句。

  陈舟宁听了,猛地回过头看着她,眼神里满是惊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