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6 我们会飞得更高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2865 2020.01.29 20:30

  “队长。。。”

  “不要说话,”

  泠蓝从韩涵身后冒出来,径直走到陈舟宁旁边坐了下来,用手半挡着自己的脸,明确地表示并不想回答任何人的任何问题。

  先迷路,后摔跤,队长的威严已经碎了一地,风一吹都成灰了。

  韩涵只是露了个脸,一句话都没说就又离开了,顺手带上了休息室的门。

  成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说话,陈舟宁对着程媛眨了眨眼睛,而程媛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褚成希则抱着保温杯窝在沙发的另一边,默默地看戏。

  感觉到了休息室里因为自己的回归而极速降低的气压,泠蓝终于直起了半伏在膝盖上的上半身,僵硬地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看起来很是恐怖。

  成员们纷纷站直坐好,不敢轻举妄动。

  “队长,你这裤子。。。膝盖上是。。。到底出什么事了?”

  陈舟宁离得最近,歪着头偷偷拿眼瞄着泠蓝,先是发现了泠蓝皮裤膝盖处的破损和隐约可见的淡淡血迹,正要询问时,又看见泠蓝探出袖口的手腕上有一片青紫。

  她陡然提高的语调中满满的都是不容反抗的压迫感,泠蓝的手竟不引人察觉地颤抖了一下。

  成员们马上围了过来,褚成希也放下了保温杯,视线绕过陈舟宁和李嘉渝的背后,落在泠蓝的脸上。

  “就。。就是。。。”

  泠蓝在沙发上微微蜷起身体,用小臂遮挡住受伤的膝盖。这样被成员们居高临下地望着还是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感到一阵心虚,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

  “在候场区摔了一跤,”

  她没什么底气地说着,偷偷往上瞄了一眼,正对上陈舟宁质疑的目光。

  “就是摔了一跤嘛,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都回去坐着!别围在这儿,别看着我!”

  她心里突然一阵委屈,勉强找回了队长的气势,挺直腰身大声说了一句。

  成员们互相看了看,慢吞吞地回到沙发上坐好,眼神却依旧追随着泠蓝。

  原来把丢人的事情大声地说出来,就会变得更丢人。

  以后真是没脸见人了。

  泠蓝的脸颊微微泛红,又羞又恼地别过头去,把手腕往袖子里面缩了缩。

  “队长,队长,你理我一下,”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陈舟宁好像有些察觉到了泠蓝别扭的内心世界,手指轻轻地戳着她的胳膊。

  “干什么,有事就说,”

  泠蓝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可话语里依旧没带好气。

  “队长,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时候特别像可达鸭,”

  陈舟宁突然凑上来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又迅速地站起身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了半个人的位置,对着泠蓝眨一眨眼睛,露出一个坏笑。

  泠蓝保持着半转过头的姿势愣住了,心里的感情一时间变得很复杂。

  可达鸭?你才像可达鸭!你全家都像可达鸭!

  有一点点惊讶,有一点点生气,有一点点害羞,有一点点欢喜。

  还有很多很多大写的无奈。

  就像是自己家里的熊孩子做了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完全狠不下心斥责,甚至还觉得有一些可爱,想伸手去揉揉他的小脑袋。

  “你。。。”

  泠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她眯起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只手撑着腮帮子,好像是在组织语言。

  “真烦人,”

  成员们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泠蓝开口,没想到最后就等来了干巴巴的三个字。

  啊?就这样?结束了?

  而且队长脸上的表情还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起来,甚至带着几丝藏不住的笑意。

  妙啊,真是妙啊。

  程媛和李嘉渝躲过泠蓝的视线,偷偷地对着陈舟宁竖起了大拇指,陈舟宁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你已获得“队长操控者”的荣誉称号,请点击查收。

  远处的褚成希轻轻摇了摇头,对着经纪人招了招手。

  “包里是不是带了。。。”

  他指着桌上放着的那只巨大的背包,经纪人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翻找起来。

  “泠蓝,这些给你,”

  经纪人捧着一堆绷带、喷雾剂、碘酒之类的东西走过来,一股脑地散在了陈舟宁旁边的空位上,根本没给泠蓝拒绝的机会。

  “谢谢啊,”

  泠蓝尴尬地对着已经回到褚成希身边待命的经纪人说了一句,低头看了看沙发上的东西,又看了看自己膝盖上的伤。

  再耽误一会儿,伤口都要愈合了。

  褚成希的经纪人居然会随身带着这些,也实在是个细心的人。

  “队长,我帮你处理一下啊,”

  “我自己来就行了,”

  泠蓝本来并没有要包扎之类的想法,碍着盛情难却,她从那堆东西里拣出一个创口贴,很敷衍地隔着皮裤贴在了外面。

  “队长。。。”

  “裤子太紧了,没办法啊,”

  泠蓝对着无语的陈舟宁摊开双手。

  “你不需要换身衣服吗?”

  褚成希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换衣服?”

  “一会儿你就这样上台吗?你们可是要站在我旁边的,别给我丢人啊,”

  他指着泠蓝膝盖处的破损,皮裤是黑色的,衬得破损处露出的膝盖格外雪白,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不上了,”

  泠蓝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只是一句你好再见之类的话。

  “我没有替换的打歌服,公司那边也赶不及送合适的衣服过来,”

  休息室里瞬间变得无比安静,气压比之前更加低了。

  “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只是说我不上了,你们还是可以正常上啊,”

  宣霈琳从沙发的角落里坐直身体,李嘉渝和李子欣放下手机,半张着嘴,直勾勾地看着她,程媛和陈舟宁的眼角眉梢都落了下来。

  她显然没有预料到成员们的反应会这么大,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腿边的药瓶骨碌碌滚落到地上。

  “就一个亮相而已,无所谓的,你们不至于吧,”

  泠蓝赶忙安慰起成员们,本想去陈舟宁和程媛脸上捏一捏,又怕蹭花了她们妆,手抬了抬,犹豫着又放了下来。

  褚成希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看了看自己的替换西装,又看了看自己的经纪人,得到了一个无能为力的回应。

  按理说,这种大型活动结束之前的登台亮相,队长不参加的确不太合适,可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可是我们的第一次大型活动,我们的第一次登台致意。。。”

  “憋回去!能不能有点出息,”

  李嘉渝的声音隐隐透着哭腔,被泠蓝一嗓子就吓没了。

  “最重要的舞台表演,我们已经出色地完成了,登台致意这种事情原本就没什么实质意义,少上一次也没什么影响,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的,你们几个干嘛这么丧啊,我都不在意呢,”

  “要是不重要的话,我们也不太想去了,”

  陈舟宁小声嘟囔了一句,低下头微微撅起了小嘴。

  “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家子气,这儿还有前辈在呢,”

  褚成希慢慢坐直身体,放下了保温杯和二郎腿。

  泠蓝双手叉着腰,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影响士气。

  本来一会儿大家应该高高兴兴一起上台的,没想到被自己搞砸了。

  都怪我,泠蓝突然自责起来。

  “遇到这么点小事就能萎靡不振,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重大挫折还不得寻死觅活啊,”

  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嘴上怎么说是另一回事,泠蓝撸起袖子义正辞严地对着成员们进行着说教。

  “你们应该多锻炼锻炼自己的抗挫折、抗打击能力,保证自己随时都能以最好的心态和状态面对艰难的境况,以后你们都是要自己出去参加活动的,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呢?”

  泠蓝环视了一周,见大家纷纷惭愧地低下了头,只有褚成希和程媛盯着自己看。

  “怎么。。。”

  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整条小臂都裸露在外,几大块的青紫的淤伤看起来十分惊悚,甚至吓了她自己一跳。

  是不是中毒了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泠蓝赶忙把手藏到背后,用另一只手把袖子褪了下来。

  “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成员们被训得瑟瑟发抖,小声地回应着。

  “行了,都坐下吧,一会儿跟着前辈上台的时候,别忘了我之前嘱咐你们的话,我和涵姐就在车上等。。。”

  话音未落,韩涵一把推开了休息室的门,兴冲冲地走进来。

  “泠蓝,我找到衣服了!”

  她闪开半个身子,门口站着宛幸和一脸不情不愿的南冰羽。

举报

作者感言

珍珠金属色

珍珠金属色

泠蓝是一个大路痴,只记得住走过二十遍以上的路,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宣霈琳的好看是男女通杀的那种,即使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2020-01-29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