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7 剪都剪不断的缘分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2813 2020.01.30 20:30

  “前辈好,”

  南冰羽对着沙发上的褚成希鞠了一躬,马上又后退一步躲回了宛幸的身后。

  看给人家孩子吓得,都不敢抬头了。

  泠蓝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句,轻轻在沙发的靠背上敲了敲,示意成员们站起来问好。

  “不用不用,泠蓝啊,这个给你,”

  宛幸笑着摆摆手让大家赶紧坐下,顺便将搭在手臂上的那件黑白配色的小礼服平放在桌子上。

  “你的衣服?”

  褚成希好像跟宛幸很熟的样子,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不是我的,”

  宛幸丝毫不掩饰自己语气里的嫌弃,冷冷地白了褚成希一眼,换了一副笑脸转过头对着泠蓝。

  “我们团里只有冰羽跟你身高差不多,肩宽、腰身什么的合不合适还得你穿一下才能知道,”

  她的手指在小礼服上点了点,另一只手在背后轻轻推了推南冰羽的胳膊。

  “我带你去换衣间试试吧,”

  南冰羽干巴巴地开口,脸上也是一副将赴战场似的悲壮表情。

  “不。。不用了吧前辈,您愿意把这么贵重的衣服借给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我自己穿就。。。”

  泠蓝手足无措,语无伦次,想尽可能委婉而全面地表达自己的拒绝。

  “磨蹭什么呢,快跟我过来!这件衣服很难穿,你自己穿不上的,”

  南冰羽显然耐心有限,眼中隐隐露出凶光,然而伴随着宛幸的一声轻咳和褚成希友善的注视,她立刻收敛住正待燃起的嚣张气焰,忙不迭地加上了后半句。

  “涵姐。。。”

  “赶紧去吧,时间不多了,”

  韩涵的语气十分平淡,丝毫没有想要救她的意思。

  陈舟宁和程媛都十分同情地看着泠蓝,李子欣和宣霈琳早早地躲到了韩涵身后的角落里,希望离南冰羽越远越好,李嘉渝则从陈舟宁身后探出了半个脑袋暗中观察着,像一只躲在主人身后凶巴巴的吉娃娃。

  与其指着她们救我,还不如直接让她们帮我收尸。

  泠蓝把衣服捧在手里,往外走的的每一步都格外沉重,出门的时候,宛幸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扮猪吃老虎?难道是个狠角色?

  涵姐,你不会坑我吧?

  她十分悲观地想着,这次就算是被南冰羽堵在试衣间里狠揍一顿,对外也只能说是摔惨了一跤吧,毕竟自己就是个娱乐圈小透明而已.。

  虽然心里明白这些都不可能发生,但泠蓝的脑海里还是控制不住地出现了血腥和暴力的画面。

  冷静!镇定!你可是跆拳道黑带!一身的武艺不是吹出来的!

  泠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上下打量起南冰羽的背影。

  我靠?!这姐姐不是跟我差不多高的嘛,为什么还要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啊?还是细跟的,这不就是一双凶器嘛!

  她不引人察觉地抖了抖,小腿都软了半截。

  ————————————————————————————————————————————————————————————

  “你居然有这么好心啊?还亲自把衣服送过来,”

  褚成希站起身来,走到离门几步远的地方靠墙站着,转头对着宛幸调侃了几句。

  “懒得理你,”

  宛幸冷漠地翻了个白眼,往休息室的外面看了看,手指搭在胳膊上不停地敲着。

  陈舟宁和程媛几个哪见过这种场面,纷纷缩在一边不敢出声。

  以前只知道褚成希前辈脾气差,说话也不客气,虽然跟自家队长很熟的样子,但也从来没有给过好脸色,现在居然在对着宛幸傻笑?!VOW的这位队长居然还一脸嫌弃?!

  难道这就是娱乐圈里的鄙视链?

  “涵姐,你是怎么跟她们联系上的啊?”

  陈舟宁轻轻靠到韩涵身边,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我去问了几个认识的女团经纪人,想给泠蓝借一件合适的衣服,结果不是尺寸不行,就是款式和颜色跟你们的打歌服不搭。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就随便敲了几个休息室的门想碰碰运气,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

  韩涵有些得意地说着。

  “可是队长之前不是,和那个。。。谁,有点事嘛,”

  宛幸就在门口站着,陈舟宁没敢说出南冰羽的名字。

  “她不是就被怼了一句嘛,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人家队长可热情了,一听说我是OPTIMIST的经纪人,要替泠蓝借衣服,马上就拿了好几件礼服出来让我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陈舟宁轻轻拭去额角沁出的汗珠。

  进错休息室的闹剧泠蓝可能并没有多想,陈舟宁却是一直挂在心上,前因后果都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明摆着就是褚成希给VOW下的一个套,不管是要报复南冰羽还是单纯想给宛幸找不痛快,这个锅泠蓝都背定了。

  正想着,一双手突然覆上了陈舟宁的膝盖,她抬头一看,正对上程媛的目光。

  “没事,前辈人很好的,”

  “你跟她认识?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陈舟宁惊讶地半张着嘴。

  “你看她的眼神,多么澄澈,多么单纯,多么坦荡,”

  程媛认认真真地对陈舟宁说。

  二姐啊,你真是我的亲二姐。

  ————————————————————————————————————————————————————————————

  南冰羽对于泠蓝身上的淤伤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好奇,只是走程序似地问了一句,对答案也并不关心。

  正好,省了许多口舌,泠蓝暗暗松了一口气。

  多冷的脸她都见识过,以后可能还会碰见较之更甚的,细想想,泠蓝还是比较怕过分热情的人。

  “对不起,”

  南冰羽正微微俯低身子帮泠蓝系腰后的蝴蝶结,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泠蓝一动都不敢动,四肢都有些僵硬了,听了这话,她马上回过头想说些什么,然而南冰羽把手上的丝带用力一紧,生生让泠蓝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是队长非让我跟你道歉,我本来也没觉得我做错什么了,转过来我看看,”

  她离得远了些想看看整体效果,又紧了紧泠蓝手臂上系的浅色绑带,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怎么样?”

  泠蓝认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一件很优雅的小礼服,虽然跟自己的气质不太搭,但不得不说非常合身。

  “谢谢前辈,”

  南冰羽微微歪着头看着镜子,好像并没有听见这句话。

  “前辈其实是很好的人,”

  “一共才见两面,居然就能说出这种话,真不知道你是单纯过头了还是心眼长进脑子里了,”

  南冰羽轻哼了一声,眼睛也没有离开镜子。

  “我哥说的,他很少夸人的,就是PARADISE的泠晨,”

  泠蓝赶忙解释起来,顿了顿,又补上了后半句。

  “泠晨前辈?夸我?”

  南冰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表情,不过是满满的困惑。

  “我跟他都没有见过面啊,”

  “那不正说明了前辈你在圈子里的名声很好嘛,”

  泠蓝赶紧往回圆,堆起了满脸的笑容。

  “哦,是嘛,”

  见泠蓝搬出了前辈说事,南冰羽也不好反驳,但脸上却写着大大的不相信。

  “我是真的觉得前辈你人很好,虽然嘴坏了一点,脾气冲了一点,”

  南冰羽显然没预料到会从泠蓝嘴里听到如此不加掩饰的评价,微微愣了一下,挑起了半边眉毛。

  “我们公司也有一个这样的前辈,刀子嘴豆腐心,天天嫌弃我们出道成绩差拖累公司,却还是带着我们出演特别舞台,我哥说你经常带着新人去综艺里刷脸,特别提携后辈,总不会是假的吧,”

  泠蓝偏着头观察南冰羽的反应,如果能在这里攻略一个娱乐圈的前辈,未来的路可是会好走不少。

  她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

  “哦,是嘛,”

  沉默了半天,南冰羽只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

  这可能注定是我翻越不了的高山了,泠蓝悲观地想。

  “我的嘴真的很坏吗?我的脾气真的很冲吗?”

  南冰羽穿着高跟鞋,要比泠蓝要高一些,微微低下头看着她,语气里不带什么感情,眼神里也没起什么波澜。

  “啊。。。啊,嗯。。也不算吧,”

  现在找补已经来不及了,泠蓝心里很清楚。

  泠晨好像没跟她说过南冰羽是不是很记仇的事。

  “时间差不多了,快回休息室吧,衣服我不急着要,手洗,洗完给我送到公司来,你,”

  南冰羽大步走出了试衣间,头都没有回。

  这回算是把前辈彻底得罪了,就怪你!

  泠蓝在自己的嘴上轻轻拍了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