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5 靠近一点点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3183 2020.01.26 20:30

  “麻烦问一下,OPTIMIST的休息室是哪个方向啊?”

  泠蓝伸手拦住一个刚好从旁边经过的工作人员。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不好意思啊,”

  那人轻轻摇摇头,脚步都没有停下,背着一把吉他急匆匆地离开了。

  舞台旁的候场区里除了马上就要登台进行表演的艺人,就只有正在忙碌着的工作人员,泠蓝环视了一周,也没有发现还有谁可以问路。

  “还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了吧,反正我要是一直没回去,她们肯定会回来找我的,”

  她心里暗暗想着,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站着,省得挡了别人的路。

  此时PARADISE已经在台上站好了队形,有不少艺人都堵在舞台侧面围观,泠蓝也想凑上去看看,奈何有一群前辈在这里,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小萌新站在最前列看热闹。

  她站在离人群大概一米的位置,微微踮起脚尖,想一睹泠晨和林曦前辈的风采。

  虽然只能隐约看清一个侧脸,但泠蓝还是一眼认出了自家的哥哥。

  “没想到从这个魔鬼角度看,哥哥依旧是挺帅的,林曦前辈的唱功还是那么稳啊,初舞台就全开麦的。。。”

  “你好,请问。。。”

  突然有人在泠蓝的左肩上轻轻拍了一下,她猝不及防,惊慌之余猛地转过上半身,踮起的脚尖也还没来得及放下,左腿绊右腿,猛地向旁边栽倒。

  那人也没预料到泠蓝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伸出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如一条出水的鲤鱼一般,身子向后反弓着,在喊出声音之前,就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这一摔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围在台侧的人们纷纷回过头看她,就连台上的泠晨也好像感觉到了震动,不引人注意地斜斜往这边瞥了一眼。

  “多亏今天穿的是裤子,不会走光,”

  落地的一瞬间,泠蓝的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这个。

  “多亏今天摔跤的是我,不是她们几个,”

  这是她想到的第二件事。

  “我们才不会像队长一样呢,我们一不会迷路,二不会被吓到摔倒,”

  她仿佛听见了陈舟宁在自己的耳边嫌弃地说。

  “你!你你。。没事吧,”

  那人显然是被吓到了,俯下身子紧张地询问着,半伸着双手,手指都蜷曲着。

  碍着男女有别,他犹豫了半天也没敢去触碰泠蓝的身体,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泠蓝的四肢摔得都有些麻木了,关节隐隐发痛,由于她在落地的一瞬间用小臂在脖子前垫了一下,没有落得脸着地的下场,算是万幸。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她自己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指抚了抚磕破的胳膊肘,向四周鞠了几个躬。

  有几个担心她的工作人员本想着走过来问问她有没有事情,见她状态不错,还能笑得出来,便放了心,没再留意。

  见大家渐渐把注意力放回了舞台上,泠蓝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那人。

  “抱歉,吓到您了吧,我刚才有点走神了,”

  “不不不,是我吓到你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包扎一下?”

  那人也镇定下来,歪着头看着泠蓝,发现她已经挽起了小西装的袖子,露出的小臂上有几处淤青和擦伤,裤子撕破了一处,露出的膝盖上隐隐还有血迹。

  “没事没事,都是小伤口,很快就会愈合的。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啊对,”

  经过刚才一番闹腾,那人这才想起来正事,对着泠蓝自我介绍起来。

  “我是BLUEBERRY的经纪人,我叫周言,请问你是OPTIMIST的队长吗?”

  BLUEBERRY是悦媒最近正在力捧的女团,出道两年,如今一只脚已经跨进了一线的行列,登顶指日可待。泠蓝曾经听沈云忱提起过他这个师妹团,评价非常高。

  当红女团的经纪人找我干什么?难道是想拉拢我?

  “对,就是我。”

  她小小的眼睛里大大的疑惑。

  “那就好,”

  周言显然是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你们的经纪人韩涵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见了,让我帮忙留意留意。BLUEBERRY的表演很早就结束了,我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候场区这边看看,没想到还真找到你了,”

  他的话语间透露着一种难以掩饰的骄傲感。

  “啊。。。是这样啊,真是谢谢您。麻烦您了啊,还辛苦您专门跑这一趟,”

  泠蓝的双手在背后拧在一起,嘴唇也紧紧地抿着。

  “喂,涵姐,我找到她了,就在候场区呢,”

  周言掏出手机给韩涵打了个电话,泠蓝就乖乖地站在一旁等着。

  “让她站在原地别动,我去找她,”

  “行,那我跟其他经纪人说一声啊,东哥好像还去观众席那边了呢,我去把他叫回来,”

  涵姐啊,我的亲姐姐啊。

  你都动员一群人出来找我了,就不能自己原路折回来看看吗?我走了吗?我动了吗?

  泠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尴尬地闭上。

  家丑不可外扬啊,我以后该怎么在圈子里混。

  “韩涵马上就过来了,你在这里等她吧,我就先回去了,”

  “谢谢您啊,也帮我和涵姐谢谢其他人,辛苦了啊,”

  “没事没事,不要放在心上,”

  周言微笑着点点头,看着自己面前大方得体的小姑娘,完全没办法和韩涵口中那个找不到东南西北的傻丫头联系在一起。

  泠蓝又站回了最开始那个没人注意的小角落,伸手摸了摸身上的淤青,轻轻倒吸了一口气。

  “好久没摔得这么狠了,上次好像是在宿舍的时候半夜掉下床?”

  她认认真真地回忆着,低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裤子上的裂口。

  “这可怎么办?最后还要上台亮相的,虽说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吧,终究也不能穿条破裤子上台啊,”

  公司并没有给她们准备替换的打歌服,她也穿不了褚成希的替换西装。

  “这叫什么事啊,倒霉死了,”

  PARADISE的表演已经结束了,林曦把几个人聚拢在一起,正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应该是对今天的初舞台很满意,泠晨在一旁不停地点头。

  “看样子这次的一位也稳了,”

  泠蓝躲在台侧的阴影里,心里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泠蓝!我可找到你了,你这怎么。。。”

  “嘘!别喊别喊,”

  韩涵刚到候场区,第一眼就看见了泠蓝这副可怜样子,正要追问,却被泠蓝急急忙忙地摆手制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不得已压低了声音,眼神也没有从泠蓝的身上移开。

  “别让我哥听见,等他们走了之后我再跟你细说,”

  泠蓝指了指前面,摇了摇头。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是让人欺负了还是怎么了?电话里没听周言说啊?到底什么情况?”

  终于等到PARADISE离开了候场区,韩涵扳着泠蓝的肩膀左转右转,查看她身上的伤。

  “摔了一跤,”

  泠蓝干巴巴地描述着当时的情况。

  “我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被自己绊了一下,就。。。”

  她最后指了指地板,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你可真行,本来以为不认路就够奇葩了,”

  韩涵脸上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还说呢,我压根就没走,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等着你们回来找我,现在倒好,半个娱乐圈都知道我是路痴了吧,”

  “我不是怕你乱跑嘛,她们几个都要急死了,舟宁说你都有可能自己跑回宿舍去,我还特意给公司打了个电话呢,”

  我倒是有那心,我也得自己能找回去啊。

  “放心吧,我跟那几个经纪人都很熟,他们不会乱说的,”

  “那就好。涵姐,我这衣服怎么办啊,一会儿不是还要上台嘛,”

  “我让公司马上送一套过来,”

  “嗯嗯,”

  韩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

  泠蓝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莫名地有些郁闷。

  “哎!你是不是。。。泠蓝!”

  突然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泠蓝深深吸了一口气。

  为什么今天有这么多人在背后呼唤我?

  “谌!。。。艺冉前辈!您好,”

  她转过身,一时有些惊讶。

  “你认识我啊,泠晨的小妹妹!你这。。。怎么一身伤啊?”

  谌艺冉有些兴奋地往前靠了靠,看见泠蓝小臂上的淤伤,瞬间变了一副脸色。

  “没事没事,就摔了一跤,千万不要告诉我哥!求你了前辈,拜托!”

  泠蓝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放下袖子把小臂遮住,双手合十放在下巴前。

  “。。。行吧,你真没事吗?看着摔得可不轻啊,”

  “没事没事,我回去涂点药就好了,谢谢前辈关心,”

  她朝着谌艺冉点点头表示感谢,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那你快回休息室去吧,上点药,别再留疤了,”

  “谢谢前辈,”

  谌艺冉嘱咐了两句,看了韩涵一眼,转身走回了舞台旁边,估计是想看接下来的表演。

  泠晨曾经跟她说过,谌艺冉是一个十分热情阳光的人,除了有的时候智商不太在线,有点矮,颜值跟他比有些低以外,基本没什么缺点。

  “不亏是我哥夸过的男人,”

  泠蓝一边想着,一边俯下身子扯了扯裤脚,想把膝盖处的破损弄得不显眼一些。

  “公司那边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衣服送过来,”

  韩涵放下电话,面露难色。

  “没事,最后的亮相我不上也行,反正正式的舞台已经结束了,”

  泠蓝笑了笑,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