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5 队长和队员们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2615 2020.01.13 17:30

  “今天晚上的打歌是我们第一次现场的舞台,跟之前的录播不一样,失误了可没有补救的余地,而且VOW也要去,你们都给我上点心啊,别让人家前辈看笑话,”

  VOW是翔旗去年刚推的女团,目前算是一线预备役。

  “放心吧队长,我们都练了这么久了,不会出问题的,”

  李嘉渝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扯着领子扇风,随口接了一句。

  “注意一点,太不雅了!”

  陈舟宁就坐在她旁边,伸出手指不停地戳她,其他三个人靠在一旁看热闹看得高兴。

  “还有啊,我听涵姐说VOW的副队长,好像是叫什么冰雨。。。”

  泠蓝最近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脑子都不太灵光。

  “南冰羽,”

  宣霈琳在一旁弱弱地接了一句。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涵姐说她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心比天高,拿鼻孔看人。而且很不巧的就是咱们的休息室和VOW的挨着,免不了要碰见的,到时候她就是指着你们鼻子骂街你们也得给我忍住了,千万别给我找麻烦啊,”

  “那她要是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呢?”

  程媛歪着头,认认真真地问着。

  “不至于不至于啊,没那么夸张,我就随便举个例子,人家好歹是前辈,在圈子里混这么久还没被打死肯定不会太过分,”

  泠蓝摸了摸二姐的头来安抚她。

  “她们那个团很火吗?为什么会狂成这个样子?队长都不管管的嘛?”

  呵,你们几个除了程媛还算听我话以外,还有哪一个服管?

  这年头队长难当啊,说多了都是泪。

  “李嘉渝,你要是能把这种求知欲用在正经地方,歌词也不至于记得那么费劲了。子欣,你要时刻对嘉渝保持密切关注,紧要关头可以使用暴力,一定要管控住她自由的灵魂,”

  “好嘞!”

  李子欣应了一声,马上扑到了李嘉渝的身上反钳住她的胳膊,然后被光速制服。

  “霈琳啊,你认识这个南冰羽吗?”

  陈舟宁正笑着帮李子欣揉被李嘉渝捏痛的手臂,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

  “不认识,但是我记得之前涵姐给我接的那部戏,她也要参演,”

  “啊?”

  泠蓝和陈舟宁对视了一眼。

  宣霈琳这种不声不响,吃了天大的亏也不说一句话的性子,还不是任人挤兑拿捏嘛。

  “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说的话你们几个可别当耳旁风啊,休息够了就赶紧接着练吧,时间紧任务重,多练一遍是一遍。”

  ————————————————————————————————————————————————————————————

  “队长,要不跟高层商量商量把回归时间再推一周吧,到今天主打副歌的歌词还没定稿,编舞也没完成,这也没剩下几天可以练习了呀,”

  “我都知道,可是高层那边坚持,我也实在没什么办法,这两天大家就辛苦一点,把进度赶一赶吧,”

  泠晨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林曦一脸的疲惫,便把到嘴边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队长!小晨晨!你们在这儿说什么呢?”

  “二哥,”

  “艺冉,”

  听见声音,泠晨和林曦双双回过头,正看见谌艺冉摇头晃脑地跑过来,喜气洋洋的。

  谌艺冉是PARADISE的rapper,个子不太高,因为名字谐音的缘故,粉丝们都管他叫“炸炸”。

  “一大早上就这么有精神啊,”

  “吃得好睡得也好,我感觉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

  他伸手搭住两个人的肩膀,满意地点点头。

  没心没肺,吃完就睡,说得就是你吧。

  “刚才说什么呢,也说给我听听,”

  “就回归的事呗,咱们进度太慢了,怕是赶不及,”

  泠晨深深地叹气。

  “进度慢就往前追啊,干嘛这么丧,”

  谌艺冉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单细胞生物是不是都没什么烦恼的啊。

  “说得对,就应该这样,”

  林曦倒是十分欣赏谌艺冉这种乐天的态度,眉头也舒展了些。

  “这几天大家都少睡几个小时,抓紧时间练习,一定来得及,”

  不知道为什么,林曦心情不好的时候,泠晨说一百句宽慰的话都比不上谌艺冉傻笑一下有用,为此泠晨一直感到很挫败。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褚成希下周也要回归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泠晨眉毛一挑。

  “就今天早上啊,博世刚发的通告,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他跟你妹妹不是一个公司的吗?”

  “泠蓝倒是没怎么跟我提过他的事,他这回归得也太突然了吧,”

  “是啊,而且你妹妹那个团不是这周刚出道嘛,博世怎么拿自家solo跟自家团撞啊?”

  “。。。”

  泠晨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而且通告上还说博世这个季度的特别舞台是给了褚成希,按理来说这种资源不是一般都会给新团吗?”

  “。。。”

  “还有就是。。。”

  “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去练习!回归日期可不等人啊!”

  林曦一手环过谌艺冉的肩膀捂住他的嘴,另一手扯起泠晨的胳膊。

  ————————————————————————————————————————————————————————————

  “前辈们好,我们是OPTIMIST,是博世的新人,以后还请多指教。。。不对。。。前辈们好,我们是。。。想向前辈多多学习。。。不不不,还是说。。。日后。。。”

  泠蓝对着更衣室里的镜子一遍一遍地鞠躬,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不时地皱皱眉头。

  “队长在那儿自己念叨什么呢,”

  李嘉渝好奇地探头看。

  “你管她干什么呢,估计是顺歌词呢,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吧,”

  陈舟宁往里面瞥了一眼,随口应付一句,就扳过李嘉渝的肩膀要把她往外推。

  “还请多多关照。。。”

  “咱们歌词里有这句吗?”

  “新歌新歌,还没给你们听过,快走吧,跟我去看看晚上的打歌服,”

  “啊行,那一会儿你记得跟队长说说,要是她实在记不住的话可以写在手上,没事偷瞄一眼,台下看不出来,”

  “。。。”

  李嘉渝露出得意的笑容,陈舟宁也眯起眼睛勾起嘴角。

  “我知道了。”

  ————————————————————————————————————————————————————————————

  晚上打歌舞台的录制地点离博世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韩涵把车安排好以后就站在练习室门口等了一会儿,由着泠蓝她们又练了两遍才开口催促。

  “别有压力啊,”

  “好嘞涵姐,”

  泠蓝坐在副驾驶上,点头应着。

  “对了,涵姐你先别开车,还有件事,”

  突然,她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过身趴在椅背上。

  “都把手给我伸出来,”

  泠蓝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小尺子,举在手里晃来晃去。

  “干什么啊?”

  “是指甲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缓缓翻开手掌,陈舟宁倒是没什么反应,手在泠蓝面前亮了一下就缩回了袖子里。

  “我听说有人把歌词写在手上,怎么这么机智啊,快让我看看是谁。。。”

  韩涵忍着笑没回头。

  “队长。。。”

  李嘉渝怂怂地举起半个手掌。

  “怎么又是你!怎么回回都是你!”

  泠蓝作势要用尺子打她的手心,看李嘉渝没有要躲的意思,半途又收了回去。

  “你说你怎么想的,还写手上,台下的观众得瞎成什么样才能看不出来你低头乱瞄?要是一个镜头扫过来正拍到你偷看小抄你就彻底火了,到时候你就哭去吧,哭出海来都没有用,我也救不了你,”

  她伸手过去在李嘉渝的头上用力敲了一下。

  “我错了队长。。。”

  “路上的时间不要浪费了,你给我出声背歌词,从头开始背,大家听着。舟宁快帮她把手上的字擦干净,”

  “嗯嗯,”

  “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李嘉渝压低声音对陈舟宁抱怨。

  “等你忘词的事上了热搜,你就知道我多够意思了,”

  陈舟宁取了一张湿巾给她擦手心里的字迹。

  “好痒!”

  “快背歌词!出声!大点声!”

  泠蓝手里的小尺子跃跃欲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