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琳琅花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18 被挡住的前方依然有光

琳琅花路 珍珠金属色 2906 2020.01.31 20:30

  泠蓝身上这件小礼服的款式很繁复,稍微一动就会起褶皱,蝴蝶结的位置也会发生偏转。为了呈现出最好的效果,她自从回到休息室就一直挺直腰板靠墙站着,力求将现在的状态完美地保持到上台之前。

  “队长。。。”

  “怎么了?”

  泠蓝的头都没有动,只有眼睛斜斜地瞥过来。

  “你不至于吧,”

  陈舟宁平移着坐到了泠蓝的前方,终于从正面接住了队长的目光。

  刚才南冰羽一个人先回来,匆匆跟褚成希鞠了个躬,拉上宛幸就走了。过了半天泠蓝才出现在休息室门口,还是一脸愁云惨淡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聊崩了。

  “涵姐,还有多久上台啊?”

  泠蓝没理陈舟宁的闲话,眼神瞟向了另一个方向。

  “我看看。。。”

  “十三分钟,”

  褚成希抢着接了一句,微微笑着眯起眼睛,仿佛十分希望现在的自己能引起某个人的注意。

  他刚刚脱下了西装外套搭在旁边的椅背上,露出穿在里面的浅色衬衫,随意地往后一靠,几乎就把自己埋进了沙发里。

  后背已经滑到了坐垫和靠垫的接缝处,两条胳膊松松地挽在一起,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程媛坐得离褚成希最近,看见前辈突然用力往后躺倒,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正张着手掌犹豫要不要去扶一下,马上就被陈舟宁一把按住。

  “时间不多了,都起来准备准备吧,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韩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从成员们的脸上依次扫过,从口袋里摸出一管口红握在手里。

  “把裙子后面有褶皱的地方扯一扯,太难看了,舟宁你去帮她弄弄,”

  泠蓝半抬起小臂指着李嘉渝,略带嫌弃地皱起眉头。

  “霈琳啊,把你的腰带稍微紧一紧,看着有点松,嗯嗯可以了,”

  “队长,你的膝盖真的不用再处理一下吗?还是擦点药吧,”

  程媛直盯着泠蓝的身上看,歪了歪脑袋,手里捧着褚成希经纪人给的那包碘酒棉签。

  小礼服的下摆刚刚好过了膝盖,只露出一对细长无暇的小腿。

  南冰羽还借了一双黑色过肘的长手套给泠蓝,完美地遮住了小臂上的淤青。

  “没事,不疼,”

  泠蓝笑了笑,想上前帮她理一理额前的碎发,手伸到半空中,顿了顿,却只落在了程媛的肩膀上。

  程媛微微低下头,轻轻晃了晃脑袋,用小指左右拨了拨落在眼前的发丝,也对着泠蓝笑了笑。

  “队长,你穿这条礼服裙真的很合适啊,很优雅,很淑女,还有点小可爱,”

  她靠得又近了些,帮泠蓝正了正系在手臂上的蝴蝶结,双手撩起下面的飘带往两侧顺着。

  “真的嘛!”

  泠蓝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如果不看脸的话,”

  四目相对,程媛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

  “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泠蓝突然想起了表演前在候场区听过的话,微微侧仰起头看着旁边的褚成希,成员们都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

  褚成希的经纪人走在最前面,韩涵走在最后面,博世的人在宽敞的走廊里拉开了一列松散的队伍。

  “啊?什么?”

  褚成希愣了愣,略略睁大双眼,显然是忘了还有这回事。

  “不记得就算了。一会儿上台之后我们就分开走,离场的时候你也不用等我们,直接下台就行了,”

  “什么意思?你们不和我站在一起吗?”

  “我们是刚出道的新人,肯定得靠后面站啊,你这个咖位不站第一排也不合适吧,”

  泠蓝把长手套的边缘往上扯了扯,在嘴里存住一口气,左右鼓了鼓腮帮子,对着褚成希眨了眨眼睛。

  这话并没有什么值得反驳的地方,褚成希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

  程媛一路上都不停地朝四周张望,此刻倒是乖巧了些,趴在陈舟宁耳边不知说着些什么,眼睛亮亮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随时随地都能笑出来,这也算是一种天赋吧,泠蓝在心里暗暗想着。

  “哎!泠晨的小妹妹!巧啊!”

  旁边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一个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艺冉前辈!”

  泠蓝偏头看了一眼门上,挂牌上写着的正是PARADISE的名字。

  虽然PARADISE和褚成希是同年出道的,看起来好像也并不很熟的样子,褚成希和谌艺冉只是互相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艺冉前辈好难听啊,以后还是别叫了。你的。。那个。。还好吗?”

  谌艺冉回头往休息室里面看了一眼,声音也压低了一些,伸出手指了指泠蓝的腿。

  “没事没事,谢谢前辈关心,”

  泠蓝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赶忙摆了摆手,微微俯下身子表示感激。

  “艺冉,你跟谁聊天呢?”

  门又被拉开了一半,林曦双手扒着门框往外看,泠晨在他身后踮起脚探头探脑。

  “是泠蓝啊,要去候场区了吗?”

  林曦笑着让出了门口的位置,让泠晨站到前面来。

  “林曦前辈好,”

  这届的化妆师和造型师都太会了吧,点赞点赞!

  这还是泠蓝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林曦的舞台妆,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句。

  她回过头对着褚成希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笑容,弄得褚成希莫名其妙。

  真是一副又一副美好的皮囊。

  “怎么了?”

  他还以为是身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低头看了看自己,又伸手抚了抚西装外套的边缘。

  “没事,”

  泠蓝轻轻摇摇头,压下了自己姨母笑的嘴角。

  “你刚才有看我们的舞台吗?!你觉得怎么样?你是rapper吗?还是主唱?主舞?”

  谌艺冉从林曦和泠晨中间钻出半个身子,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仿佛对泠蓝的回答十分期待。

  “嗯。。。算是。。看了一点吧,”

  泠蓝有些招架不住这扑面而来的热情,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在和候场区的地板亲密接触之前。

  “控制一下你强烈的好奇心吧,别再把我妹妹吓着了,”

  林曦和泠晨十分嫌弃地把他挡回了身后,甚至还往下按了按头。

  “晚上有时间给家里打个电话,爸妈都挺想你的,”

  泠晨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顺便揽了揽妹妹的肩膀。

  “差不多了,走吧,”

  韩涵突然走上来,碰了碰泠蓝的胳膊,在手表点了两下。

  “我们正好也要去呢,一起一起呀!”

  谌艺冉刚兴高采烈地迈开腿,就又被林曦拎起后衣领拉了回去。

  “你们先去吧,我们还有些东西要收拾,一会儿台上见啊,”

  林曦朝着褚成希点点头,又对着泠蓝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泠晨也对着她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前辈再见,”

  泠蓝心下了然,带着成员们迅速离开了现场。

  刚刚出道的新人女团和正当红的一线男团扯在一起,怎么想都会觉得是前者蹭热度。

  虽然她心里确实曾经燃起过一些罪恶的小火苗,但都被汹涌而来的理智瞬间扑灭了。

  靠自己!靠自己!靠自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泠蓝和程媛双双恋恋不舍地回过头看了看已经关上的休息室大门。

  我这双贼不听话的眼睛啊!

  ————————————————————————————————————————————————————————————

  特别舞台结束前的登台亮相和最开始的走红毯差不多,也是一组一组的艺人按顺序登上舞台,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大家都会留在台上,在散场前合唱一首略带伤感的歌。

  像褚成希、PARADISE这种咖位一般都会带麦上台,而OPTIMIST的六只就算在最后面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得见。

  主办方并没有给那些参与表演开场秀的小公司团体配休息室,也没有让他们在最后上台露个脸的意思。其中很多都已经早早地离开了会场,还没走的就站在候场区和观众席中间一小片空地上,盼望着会有记者在拍台上当红的艺人时可以把台下的他们作为背景板带上热搜。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相比之下,我们是多么幸运的人。

  泠蓝暗自喟叹着,轻轻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自己前方显得有些拥挤的人群。

  这还不如就站到台下呢,航拍都看不见我!

  负责领唱的是DAWN的队长和一个最近爆红的女演员,泠蓝隐约还可以分辨出林曦和褚成希的声音。

  身后除了成员们并没有其他人,她略略踮起脚尖向前张望,视线越过一个又一个肩膀和头顶,却始终无法落到第一排的艺人的身上。

  我的师兄在那里,我的哥哥在那里,我也想要在那里。

  突然有一束追光打在了舞台最后面的背景墙上,泠蓝回过头看时,成员们都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眼中闪烁着惊喜而满足的光芒。

举报

作者感言

珍珠金属色

珍珠金属色

三室一厅的花园海景房是泠蓝从小到大的愿望,有一次泠晨问她三个房间要怎么分配,泠蓝说爸妈住一间,自己住一间,哥哥和狗住一间,后来四室一厅就成了泠晨的愿望

2020-01-31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