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只有我能杀死灾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木剑焰光

只有我能杀死灾祸 仙人掌炖西瓜 2154 2020.09.21 23:00

  灾祸停了下来,转向燕洵等人。

  相对于逃窜中的百里寻,近在咫尺的美食对它的吸引力更大。

  怎么办?怎么办?燕洵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额头上满是冷汗。

  他的余光忽然瞥到倒塌的茅房,脑中灵光一闪。

  他猛地转过身来,跃入茅坑之中,屎尿飞溅起来。

  百里寻嘴角抽搐,不愧是齐国的使者,这股能屈能伸的勇气,简直就是吾辈……啊呸,他才不想要这种楷模!

  要让他跳入茅坑之中,还不如直接让灾祸把他给宰了,这样还痛快一点。

  齐国的诸人也惊呆了,怪不得燕洵能成为使者,而他们只是随从。

  在场人都被惊住了,可灾祸却不会因此停步,看不见的身影逐渐接近,给人以更强的压迫感。

  齐国众人额头上满是冷汗,跳,还不是不跳?不跳就是死,可如果跳……那可是茅坑!

  上云之忽然大吼一声,转身没入茅坑之中,屎尿飞溅起来。

  上云子的这一跃,成为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百里寻接下来看到精彩的跳茅坑大赛,一个个姿势优美,如果他是评委,绝对会给出一个又一个的满分。

  怪不得齐国能成为仅次于大夏国的强国,这股气魄,这股能屈能伸的勇气,他远远不及啊!

  虽然齐国使者团的逃生方法味太冲,但效果却出奇地好。

  灾祸闻不到人味,疑惑地摆了摆头后,径直向百里寻冲去。到嘴边的食物跑了,愤怒之下它爆发了全速,转瞬间已经来到百里寻身前。

  燕洵浮在茅坑中,仍不忘记观察外面的情形。

  今天这一跃简直就是他的奇耻大辱!

  如果这件事情传回齐国……他光是想到这里,就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决不能让这件事情传出去!

  他扫视了一圈周围,又看了一眼外面的百里寻,稍微松了一口气。

  齐国的人都跳了下来,自然不用害怕这些家伙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而唯一在外面的百里寻也快死了。

  大家都了解了眼前的状况,直勾勾地望向外面的百里寻。

  百里寻反而停了下来,因为他的速度远不及身后的灾祸。

  客栈里不时传来惨叫声,百里寻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引开了这家伙,可客栈并没有安全。看来这东西还有帮手。

  怪不得齐国的人没有分散而逃,而是躲在茅房中,因为这根本就是无用功。

  “天师大人!你可千万别坑我啊!”百里寻在心中暗暗祈祷,拿出了一直拽在手中的盒子。

  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恰巧乌云散开,清冷的月光照下来,茅坑中的众人看清楚了盒子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

  那居然是一把小木剑。

  他们都摸不着头脑,这百里寻难道想用这把玩具,对付这只灾祸?

  还是说想用这木剑自尽,给自己一个痛快?

  他们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后一种可能比较靠谱。

  灾祸向百里寻扑过去,百里寻感觉到一股腥风血雨扑面而来,他缓缓握紧了木盒中的小木剑。

  茅坑中的众人忽然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青色的焰光忽然从小木剑中喷涌而出,只有巴掌大小的木剑,转瞬间变成了半丈长的光剑。

  他们没在木剑上感觉到任何真气波动,而且就算是先天高手,也没办法凝聚压迫感如此强大的剑。

  他们在上面感觉到了众生的意志,灵魂似乎在颤栗。

  “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燕洵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百里寻握着剑,感觉自己瞬间变成了俯眺众生的佛陀,一切都不过是蝼蚁,包括眼前这只灾祸。

  心中的恐惧消散无形,他感觉手中的剑能斩开一切。

  青焰剑划出华丽的弧线,只是一剑,真气利刃都无法损伤分毫的灾祸,被一剑斩开,红色的鲜血飞溅起来。

  灾祸发出痛苦的吼叫,终于无法维持隐形的状态,显露出原形。

  那居然是一只类似于水蛭的动物,只不过身体是半透明的,它的头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红色的鲜血汩汩往外流,把地面染成血红色。

  接下来的时间,躲在茅坑中的众人,见证了一场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暴雨终于停了,乌云散开,月光洒在客栈的后方。

  百里寻单手撑在地上,微微喘气,脸上却是一脸的亢奋。

  在他面前,透明水蛭的尸体散落一地,就像是被屠夫肢解的野猪,没有一块是连在一起的。

  躲在茅坑中的众人早已经爬了上来,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虽然这时候百里寻看上去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只要一拥而上,就能把他们的丑事埋藏在这里。

  但他们没有。

  一来,刚才百里寻满脸亢奋,把灾祸一块块肢解的样子把他们给吓住了,那副场景像极了杀人狂的行凶现场。

  再来,他们的丑事现在已经不值一提,重要的是百里寻手中那一柄木剑。

  他们迫切地想要弄清楚那柄木剑是从哪来的!

  那木剑居然拥有斩杀灾祸的能力!如果他能解开其中的秘密,并且带回齐国……想到这里,燕洵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

  这件事的重要性压倒了一切,相对于他们跳入茅坑这丑事,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正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外面缓缓走进来。

  那人影打着一把纸伞,不过已经破破烂烂,人影一身白衣,浑身已经湿透了。

  “呦,这么热闹啊!我在外面找了好久茅房都找不到,转了一圈又回来了。”陈墨微笑。

  燕洵众人心中则是冷笑,你这个借口,就算是三岁小孩子都骗不到,更何况是堂堂越国的使君了?

  居然在这时候跑回来了,看百里寻还不把你往死了整?你这骗子的身份终于还是被百里寻识破了吧?

  百里寻猛地站了起来,大步往陈墨走去。燕洵众人嘴角的冷笑更甚了。

  百里寻一把接过陈墨手中的破伞,高高地举过陈墨头顶。满脸的殷勤,那笑容简直就像是春楼里面接客的龟公。

  “天师大人,外面这么大的雨,找不到茅房可以告诉我们嘛?就算茅房中挤满了人,我们给天师大人再造一个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嘛!”

  燕洵等人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算了算了,出去溜达了一圈,也不急了。”陈墨微笑地走向透明水蛭的尸体,掏出了一个木盒,“还是先处理这东西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