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明日之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 阵法?(第一更)

明日之劫 熊狼狗 2224 2019.03.12 06:00

  三人一路前行,来到第一个房间,钱王孙目光一闪,光照阵石朝着他视线的方向扫去,皱眉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便看到房间的尽头,几个巨大的笼子矗立其中,笼子内有着大片大片的血迹,除此之外已经空无一物。

  没找到什么线索,三人咽了咽口水,只能继续走下去。

  第二间房间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中央,一张完整的小床,小床上面的被褥被叠放的整整齐齐,一旁还有完好的衣柜、书柜、书桌之类的东西。

  啊!克莉斯缇娜突然一声尖叫:“有死人!在左边!”

  周白顺着克莉斯缇娜指着的方向,控制光照阵石飘了过去。

  只见阵石的照射下,不远处的房间角落位置,一排排玩偶的脑袋整整齐齐地叠在一起,玩偶脑袋上的眼睛鼻子似乎都是被人画上去的,看上去歪瓜裂枣,只有嘴巴全部是猩红色,又大又弯,好似在诡异地笑着。

  周白疑惑道:“有人住这里?”

  “不对劲。”钱王孙感觉一波波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双眼带着强烈的刺痛:“我感觉很不对劲,是弓图的‘直觉’在起作用,我们走,快走。”

  周白和见性对视一眼,弓图最擅长于洞察、搜索,甚至还有增强直觉和警觉危机的作用,既然钱王孙这么说,再加上这栋楼里的诡异情况,他们也决定立刻就走。

  但就在他们踏出房间的一瞬间,伴随着砰的一声响起,三人连忙回过头去,发现大门紧闭,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

  与此同时,无数血红色的符纸浮现了出来,几乎贴满了整个走廊、天花板和地面,散发出一股股的血腥味。

  就在异变发生的瞬间。

  修炼刀图,已经掌握数门武道的见性反应最快,几乎是大门关起来的瞬间,已经闪身,冲刺,一掌混合着元神之力,狠狠击打在了大门上。

  轰的一声巨响,见性的手掌上闪烁着淡淡的光晕,足有160点的元神之力猛然爆发,眼前的大门却是纹丝不动。

  “好硬!”见性惊叹地看着已经被红色符纸所盖满的大门。

  一旁的钱王孙一脸戒备地看着眼前的异变,双眼之中微光闪动,是弓图所开发出的洞察力在帮助他观察着灵机的变化。

  “是阵法。”钱王孙一边观测,一边叹息道:“整个七号楼都被阵法封闭了,以我们的力量,硬碰硬是出不去的。”

  听到阵法两个字,周白立刻眉头大皱。

  在这个世界的仙道文明之中,阵法是一种筹备时间长,消耗大,威力强劲,神通广大的东西。

  九种基础神图之中的‘地’图,代表的便是修炼阵法的路线。

  根据以前吕重阳的介绍,还有周白自己的学习,一名‘地’图系列的修士,一旦准备完全,布下了完善的阵法,那么同级之中,几乎不可战胜。

  甚至可以做到越级挑战,以弱胜强,以少胜多。

  只不过阵法消耗的物资极多,越是强大的阵法越是需要准备,甚至需要消耗寿命,或者永久地降低元神之力。

  此刻看到整栋废楼被阵法封闭起来,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见性一边看着墙上诡异的血符,一边紧张地抓着头皮:“这下麻烦了。”

  “怎么会这样?”钱王孙额头上有冷汗留下:“为什么废弃的宿舍楼里突然会有阵法被开启?”

  钱王孙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去过的六栋楼,眼睛中精光一闪,恼火道:“可恶,竟然没反应过来……”他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周白、见性,问道:“你们把检查的几栋楼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有一些猜测。”

  听完两人说的经历以后,钱王孙叹气道:“第五栋楼的潮湿,第四栋楼茂盛,第三栋楼的焦痕和符纸,第二栋楼的尘土,第一栋楼破败到钢筋都暴露出来,妈的……孕育、生长、结果、衰落、消亡,这是在聚集五行啊。

  我那边的情况正好反过来,这是和正反五行有关的阵法,被算计了。”

  见性使劲抓着头皮说道:“谁会在这种地方布下大阵?学校不可能不发现吧?”

  周白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他看向钱王孙:“你捡到这书页的事情,是和谁上报的?”

  “邢军老师啊,对了,他应该知道我晚上会过来这边,这样的话……”

  周白脸色一沉,慢悠悠地说道:“邢军这个家伙有点问题啊。”

  看到两人疑惑的目光,周白说道:“是邢军把你叫来的吧?见性?然后这边接下来要全面搜索的消息,也是邢军透露给钱王孙你的。”

  “而且据我所知……”周白又将邢军杀樱子灭口的嫌疑说了一下:“这个人非常可疑。”

  钱王孙双手抱胸,沉思道:“虽然证据还很不足,但的确有这个可能性。邢军老师是第五境的强者,再加上学校老师的身份,他的确有机会在这里布下阵法。”

  见性在自己的光头上抓了抓:“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钱王孙摇头不解。

  一旁的周白却是心中暗道:‘是不是道德经的关系……邢军这家伙原本就是入学测试的考官,他应该看到了我入学测试上写的道德经的第一句话,所以他以为我和道德经有关系?所以他在我入校后,还试着和我套近乎?

  说得通,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了。他故意让樱子接近我,夺舍我,想要知道道德经的秘密?但是却被樱子假死逃过一劫,最后再次逼迫樱子来夺舍我,失败后杀人灭口?

  今天他故意设了这个局,把我引了进来么?’

  周白越想越是觉得邢军的嫌疑众大,但是一想到对方第五境的修为,就有些泄气。

  他和钱王孙、见性他们都是第0境的修士,道化度连10%没有,又如何对抗道化度已经突破到了50%上的第5境?

  同时他的心头又升起了疑惑。

  ‘如果真是邢军的话,他为什么要在这废弃的大楼里布下阵法呢?要抓我们的话,根本不用这么盛大的准备吧?而且……我记得上次李修竹说过,邢军应该是人图路线,第五境的巨灵图,并非是能布置阵法的地图路线。’

  一旁的见性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只有前进一条路了。”看着倒映一片血光的走廊,他凝重道:“我刀图,钱王孙弓图,周白你是剑图,大家也都是第0境。我们不可能凭借修为硬破这个阵法,只有继续往前一条路了。”

  钱王孙点了点头:“不论是谁布置下来了这个阵法,这里出不去,只能找找别的地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