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野山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野山橘(上)

野山橘 紫纳 2047 2020.10.18 05:25

  秋天的山是个喧闹的山,大树抖抖胳膊晃晃脑,唰唰!唰唰!纷纷飘落的黄叶是对秋天的悬赏!

  “快点!你们快点啊!前面就要到了!”尧来钞一路紧追慢赶,催着大家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慢点嘛!慢点嘛!我要歇一歇!我讨厌你尧来钞!”廖溪溪都快累趴下了。

  “大小姐!忍忍吧!等下让你歇个够!”肖景与范雅异口同声说。

  “尧来钞!到底还要多久啊?”秦小颜有些坚持不了。

  “尧来钞!今天让大家马不停蹄得连走带跑也太快了,走的也太远了点儿。一路上有什么都没注意到,只是踩着黄叶唦!唦!唦!”李央实话实说。

  “你们不要满腹牢骚了,不就是翻两座山嘛!等下有你们好玩的好吃的,我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个地方。你们自己空手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没看我还背了一书包的零食,大小姐们!我容易吗?”尧来钞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啊哟!我们的钞钞弟弟不要生气嘛!别看你是个小眯眼,但是你的大脑袋,里面装得都是好东西啊!”范雅想缓解一下气氛,故意摸了摸尧来钞的大脑袋道。

  “哈哈哈!”

  “哈哈哈……”

  这马屁拍得全都开怀大笑。

  ……

  “到了!到了!你们快看!”尧来钞快速跑过去,随手把书包往草丛上一扔。站在一块巨大如大桌子的大石头上,对着山谷大喊:“喔!-喔!-喔!-天-亮-了!-我-回-来-嘞!”

  稍后传来山那边模糊的回音:喔--喔--喔--天--亮--了--我--回--来--嘞--

  “哈哈哈!尧来钞!尧公鸡!好好啼啊!”范雅又故意跟尧来钞干上,紧挨着跑去。

  “哇!好高大一棵野山橘树,你们看那树上,有好多好多又红又大的野山橘!就好像挂着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红灯笼!”秦小颜抬头看着眼睛都快冒绿光了。

  馋得快要流口水的李央;“真是的!跑太快差点没看到!”生怕错过了。

  “等下我上树给你们摘,你们先过来大石头上感受一下!”尧来钞又催了,生怕娘子军不听他似的:“你们也来随便喊几声,好玩极了,在这里看景色很美啊!”诱惑不断。

  众人半信半疑爬上大石头,站起来对着山谷喊“啊!-啊!-啊!”

  “喂!-喂!-喂!”

  “藕!-来!-了!”

  “山!-你!-好!-吗?”

  “山-啊!-好-美-啊!”

  山谷不断传来回音:

  啊——啊——啊——

  喂——喂——喂——

  藕——来——了——

  山——你——好——吗——

  山——啊——好——美——啊——

  喊的神清气爽,喊累了直接坐在大石头上,小腿挂在石头边上来回晃荡。

  尧来钞的表现机会来了,抓过书包掏出一堆零食,分给大家边吃边聊还不当误赏景。

  大石头上真是一个好位置,景色一览无遗。

  只见远处层峦叠嶂朦朦胧胧。

  近处覆盖着厚厚的野草,花黄的草丛中,漫山遍野开着许许多多,白的、黄的、紫的野菊花,好像对秋宣誓我们来了。

  苍劲翠绿的松树,高傲的挺立在野草中。一阵山风扑来,松涛声阵阵,像似给孩子们的嬉笑打闹来显威助阵。

  “渴死了!尧来钞!你今天光给我们吃干粮了?给我拿瓶饮料过来!”肖景第一个开始喊口渴。

  “尧老板!给来瓶我饮料!”

  “尧老弟!给我拿点喝的!”

  “服务员!给我来一份水果!”

  “小钞蝈蝈!藕要喝水水!”范雅干脆学着小宝说话。

  全体起哄,尧来钞在心里偷偷的乐:我的计谋得逞了。表面上故意装生气:“钞!钞!吵!吵!我们六个都是同岁相差无几,叫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儿,哎呀!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们了,供你们吃还要供你们喝,我的小祖宗们!等着啊!”

  话未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跑向橘子树,猛地站起来往上一蹿,一只手抓住了大橘树上的一根树枝,然后,提起脚蹬着树干,迅速地往上爬。动作利索就如猴子上树。

  “加油!加油!”

  “右边上那个又大又红!”

  “左手边上那个!”

  “我要你头顶上那个!”

  “前面的!”

  “后面的”

  “喊什么喊!都一样的,先一人来一个尝尝,一窝的懒东西快过来呀!准备好接着啊!我马上要扔过去了!”尧来钞一手抱树,一手抓着山橘轻轻一扯就摘下来,没等女孩儿们准备好,就随手往她们身上接二连三扔过来。

  有速度快的刚好接到。有直接掉地上咕噜一下一直朝前滚了,接着就有人去追这个跑路的追野山橘。有刚好碰到手指,因扔的力度大了,没接稳掉地上了,正弯腰低头准备捡,屁股给又扔过来的山橘砸了。有人碰人一起摔倒在地上的。

  尧来钞在树上看到好朋友们,因为他恶作剧而在地面上的东倒西歪,笑得身体发抖树也跟着发颤:“哈!-哈!-哈!你们一个个也太笨了吧!哈!哈!”乐极生悲一不小心,双手给橘树上的刺扎了好几下,疼的直咧嘴:“哈哧!哈哧!”往手上直吹气。

  树下的也开始笑话他:“活该!看你还要不要欺负我们!”

  “有本事你下来啊!等下用松针扎你手心!哈哈!哈!”

  “别管他了!我们开吃,不怕那小子不下来!”

  “看呢,我这个山橘是圆球形的!”

  “我这个是扁圆形!”

  “你们的都是这么红,你们看看我的一半黄的,一半红的!”

  “奇怪了一棵树上结的果子为什么会不一样儿?”

  “这有什么奇怪了!双胞胎还有不一样呢?”

  姑娘们你一言我一句聊着。

  看着树下这么热闹,尧来钞嬉皮笑脸过来:“还不开吃?什么情况啊?”

  “笨啊!因为果子生长在不同位置,阳光照射强度就不同。所以一棵树上的每个果子都长的不一样。野橘果通常扁圆形至近圆球形,味甘酸、性凉,入肺、胃经;具有开胃理气,止渴润肺的功效;主治胸隔结气、呕逆少食、胃阴不足、口中干渴、肺热咳嗽及饮酒过度。”秦小颜一本正经故意摇头晃脑地说。

  明日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