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山那水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岳父岳母

那山那水那些年 孩奴0755 2290 2019.06.15 00:12

  搞定了所有人的装备,几人都饿了,找了一家西餐厅果腹。

  别看林子平时整天笑眯眯的看起来很随和,其实,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到大对吃食最挑剔了。

  这不,这一会儿已经发过几次牢骚了。一会儿嫌牛扒煎得太老,一会儿嫌蘑菇汤牛奶放太多,一会儿又嫌咖啡调得不够浓。

  坐在他旁边的心儿实在忍不住了:“我说,大哥,你是不是男人啊?”

  林子:“小姑娘,怎么说话呢?”

  心儿:“没见过哪个男人对食物这么挑剔的。”

  林子:“你毛还没长齐呢,见过几个男人。“

  心儿:“娘炮。”

  林子:“男人婆。”说完转向木子:“你确定她是你闺蜜?”

  木子点点头:“十分确定。”

  林子:“你说你挑男人的眼光这么毒,怎么看女人的眼光这么差。”

  一旁的心儿被林子的话气得脸都涨得通红。

  木子安抚地拍拍心儿的手,瞪着林子道:“你怎么回事?年纪一大把,倒学会欺负起女生了,你好意思啊,就不能少说两句。”

  林子赶紧起身道:“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浩哥公司也还有事,两人一起离开了,留下两个女生慢慢享用美食。

  讨厌的人走了,心儿很快就释怀了,开心地享用起美食。木子准备了一堆安慰的话,全都没派上用场,木子好笑地摇摇头,吃货的世界没人能懂?

  两个女生吃饱喝足开始畅想起婚礼当天的场景,没办法,就象每个女孩子都有公主梦一样,每个女生都期望拥有一个梦幻般的婚礼。

  心儿姐姐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两天就把婚纱改好了,木子为了保持神秘感,自己一个人偷偷地跑去试了婚纱。

  看到镜中的自己,木子不由得惊叹,女人这一辈子一定要穿一次婚纱,不然将遗憾终身。

  告诫天下的男人,爱一个女人,想要和她牵手走进婚姻,一定要给她一个婚礼,让她穿上婚纱接受众人的注目,这种美好的感觉会让女人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生活的平淡和不如意,否则,你就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接受女人的埋怨和唠叨,慢慢人生路,孰轻孰重自己掂量。

  木子的父母在婚礼前一周来到Z市。

  浩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岳父母。就算见惯各种大场面的他,也不由得有点紧张,他亲自开车陪同木子去机场迎接。

  看着从机场闸机口缓缓走出来的父母,木子忍不住泪流满面。几年没见,父母苍老了很多,腰也略微驼了,满头花白的头发,满脸的风霜和皱纹,木子心里充满了自责。她没有尽到一个女儿应有的责任,让年迈的父母背景离离乡,为了生计不得不去遥远的地方打工。

  此时此刻,她对父母曾经有的一点点埋怨都消失殆尽,有的只有儿女对父母的舐犊之情。她要让父母以后的日子在家安享晚年,她要好好地尽到为人子女的责任,照顾好他们,让父母老有所依、老有所靠,她不想留下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打定好主意的木子,擦干泪水,迎向父母。父女、母女事隔多年再见,少不了又是一阵伤感,弄得一旁的浩哥不知该安慰哪个好,最后,木子爹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对木子妈说道:“这么久没见到孩子,一见面又是哭又是笑的,还有完没完了?没得让女婿笑话了。”

  浩哥赶紧道:“怎么会呢,我们都是一家人,爸,妈,咱先回去,二老先休整一下,咱再慢慢聊。”

  木子爹到底是在外边见过世面的,他一看浩哥的气势就知道这个女婿不简单,具体情况回头要仔细问问闺女,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以后要过一辈子呢,可不得要了解清楚。不过看女婿对闺女倒是紧张得很,对他们老两口态度恭敬,进退有度。木子爹对女婿的第一评价是“不错”。

  一行人驱车回到浩哥和木子的家,浩哥原本想让二老住在他们婚礼的酒店,那里他包了最好的楼层和房间,用于婚礼期间亲戚、朋友的接待。

  可是木子不同意。她父母不是外人,是家人,哪有让家人住酒店的道理,再说,父母都是家村人,这辈子都没住过那么高档的酒店,他们会拘谨,会无所适从,那不是享受,反倒成了他们的负担。

  浩哥从没在农村呆过,不了解农村人的想法和传统观念,但只要是木子的决定,他都无条件支持。

  把二老接到家,一番收拾,安顿下来。浩哥去接点点和爷爷,留下木子和父母单独叙话,他知道他们娘仨肯定有不少话要说。

  果然,木子爹妈一看到浩哥离开,立刻开足马力丢给木子一堆的疑问。

  木子将她和浩哥从相识、相爱到后来不得不分开,以及她去了深圳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都粗略地告诉了父母,尤其提到点点的时候,她父母惊讶得嘴都合不上。

  木子妈一把搂住木子,一口一个“傻闺女”、“死丫头”地骂着,当然都是心疼的骂,他们实在不擅于表达情感,被骂着的木子心里却甜甜的。

  老两口简直太震惊了,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的闺女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大事,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一个人拉扯个孩子,这得吃多少苦、受多少罪啊,都不敢想这些年她是咋过来。

  每次通电话问她好不好,她都说自己很好,让他们放心,这好个啥呀,这孩子就是报喜不报忧。从小就特有主意,他们从小就没为她操过心,没想到最后发生这么大的事,她也一个人扛着。木子爹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语无伦次,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气又心疼。

  木子不忍心老两口情绪太激动,老年人情绪波动太大不好,但有些事不告诉他们,他们心里也总是吊着不着靠,所以,她只是大概说了一下,尤其是点点的事,她必须得要告诉他们,不然,老两口看到点点一下子受刺激会出事的,趁着现在还没见,说出来也好让老两口心里有个缓冲,不至于太意外。

  木子爹又问了有关浩哥的情况,木子告诉他们浩哥自己开公司的,做得不大不小,她可没敢告诉老两口浩哥现在的身家以及他在Z市的地位。老两口一直认为子女嫁娶一定要门当户对,高攀低就最后都过不好,他们虽然一直催促木子赶紧嫁出去,但也不是随随便便是个人就放心嫁的,老两口还是有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

  如果让他们知道他们女婿的身家、地位,他们没准会对浩哥有偏见,老话说,有钱人没几个好东西。他们只是平民老百姓,太高攀了会被人笑话的,人家会以为他们卖女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