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真童东归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回 还佛心道明变老僧 说真情小僧怜妈妈

真童东归传 夕熠朝露 5647 2019.06.12 18:24

  第二天早晨,小村仍笼罩在潮湿的雾气里。宏正带着太小儿,和道明老人一起出了村,走到了一座小山下。顺着山路往上走,古老的石阶,覆盖着厚厚的苔藓。树荫蓬路,湿气薄浊,过了一潭溪水,果然是一座颓败的寺庙。那个叫启真的和尚正站在山门处。

  听了一行人的来意,启真和尚前面引路,来到了坐化和尚的关房。

  太小儿按照昨天的梦景,看见了老和尚,再看老和尚的真身后心,原来依着一块砖。宏正把那砖拿起来,凹槽处露出一方木片,宏正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

  人去人来佛缘深,不悟只因无渡人。千载修行荒一世,幸有来人唤梦人。

  启真和尚接过木片,疑神绕在眼里,问道:“祖师先老儿,先灵有知,一个‘幸’字,难道他知道后世有人来开悟么?”

  “来人是谁?”道明指着木板说,“那后面又有两列字,说的什么?”

  和尚道:“道寻千古迷茫,明示今朝开悟。”

  宏正说:“这两句写的更明白,修行千年,最后一世的醒悟就是现在。”

  “那还写了老爷爷。”太小儿把小手招向了道明。

  “哪里有?”宏正问。太小儿答道:“我刚才横着念,那两个字不是‘道明”么。”

  一声“道明?”,老人忽然捶胸顿足,拉住宏正的手道:“原来师傅就是我的断梦人。我却不知自己还有千年的修行。”他略一沉思,表情又变了,无端地眨了眨眼,口中竟然吟出诗来。

  “一世佛身无佛心,忽有道人鉴真门。才知人间悟性浅,幸得凡心”说到这,道明依然眨着眼,努动着嘴唇,太小儿看老爷爷没有了下文,急忙接道:“入道门。”道明眼睛一亮,睁住眼睛,看着太小儿。宏正纠正道:“不是道门,是禅门。”道明听了,喊了一声“好”,俯身拉住太小儿的手说:“你这小神童,对诗和悟性都很了得。”

  “我也是刚学的诗。”太小儿应到。

  “你看见我,怎么不害怕?”道明说着,扭头又看了看关房里坐化了的老僧真身。太小儿似乎没听懂道明的话,反问道:“这个老和尚爷爷,怎么怎么有黄色的光啊?”

  宏正拉住太小儿的小手,附耳低语道:“那是老爷爷成佛的灵光。这百年老僧已经与你道明老爷爷同灵了,这就叫两世一灵。”

  道明道:“难怪这童子悟性高,原来他能看见佛光,看佛光而不看僵身,果然就不害怕了。孩子的话也是童言天语,如此说来,我的一生修悟恨晚,此生无人渡我皈依佛门,幸得今日小童子点破,师傅更加以说明,这是挽回了我的一生,真差一点儿荒废了老衲千年的禅修路。让我这一世没有耽误修行,老衲感谢道长,却又不知道如何相谢。”

  宏正笑道:“你还是谢我这小徒儿的引见吧。”宏正指着木片接着说,“要不是他参透了你前世的心结,哪能找到这一点领悟的真言。进而也难以成全你未来的圆满。”

  道明说:“这莲花寺是我的归宿,我就此留在寺庙,完成这一世的使命,也好唤醒山威,重兴山寺。”话音未落,两个小和尚跑来,说:“芬陀利花,芬陀利花!”

  几个人往寺院外的山溪潭看去,满潭已经凋季的荷叶中,果然拔起一朵洁白的展苞花,宏正兴奋地说:“寒秋的荷花,竟然开的如此奇俏。该是迎合百年老住持的复出。”两个和尚一听这话,走到启真跟前,显然是有话要问,却见启真把手一挥,手势引向道明,说道:“你们过来!见过坐化的老祖师,今天的新方丈。”

  太小儿忽然想起刚刚回到天竺山拜师父的情景,喊道:“方丈也不是这样啊。”

  宏正笑着问:“你知道什么样?”

  “和尚穿什么什么道袍啊?”太小儿心里想,嘴上不能说出来。

  宏正一听,笑了,“那是袈裟。”

  启真一拍脑袋说:“有有有,久不用了,我也想不到,还是小神童说的是了。”说完进了残垣断壁的后殿,托出来一件袈裟,道明老人脱了破衣服,披上了袈裟。没有金碧辉煌的佛殿,和尚们就地行礼,礼毕,启真和尚前面给道明引路,众人随行,绕寺庙一周,算是举行了迎接老祖师觉醒复出的大典。

  道明摇身一变,成了寺庙长老,宏正上前祝贺道:“山寺依旧在,长老复长老。贫道此来意,囊涩如空扰。”

  道明老僧,双手合十,说道:“道师是引我启蒙的高人,也是寺庙重兴的第一贵客,只是寒山破败,香火不济,反倒是老衲不能款待道师了。”

  宏正摆了摆手道:“百年寺庙虽已衰,前世方丈今又来。待有重振谭山日……”宏正说到这,情绪泛起,言滞语迟,太小儿知道师父吟诗,不知宏正动情,便接上一句道:“我和师傅还会来。”

  “哈哈哈……”道明老僧大笑了起来,“对,小道童,你是幼入道家,我是老来佛门。你我老少相对,佛道相通,也算是千古奇缘。我佛也会保佑你的,爷爷欢迎你,应该是老衲欢迎你再来。”

  宏正道:“山寺复圆,有朝一日。长老若有款待,一碗清茶足以。”

  “哎,老衲这一生,险些虚度了。”道明叹道,“村野一愚夫,不知前世功。茶客不点透,枉自度一生。老衲待茶,理所应当。”

  启真道:“前些年,与大明的海上贸易好,茶也好,现在弄茶就难了。”

  道明道:“有茶无茶,当知此生有幸,不敢轻忘。若无道师,我虚度一生,岂有一碗茶便了却的情谊。有茶无茶,全在缘分中。”

  启真道:“道师此来,功德无量,我佛山真如换新天了。”

  “过奖了。”宏正也吟道:“灵犀一点通灵山,一夜金殿随月圆。但忧百岁身难度,终喜凡心悟千年。”

  道明感慨,随口吟道:“禅房度百年,但忧修行断。盛虹一朝至,愁容变佛颜。道长启醒了老僧,这一潭山难度不悟众生,莲花寺却可结应世善果。”

  宏正笑道:“我也有一个感觉,寺庙的重建,好像就在眼前,我祝老住持,不久必荣登全新的宝殿。”

  “老衲知道,破庙待客,难以周雅。道师心纳天下,你们要去南邦,我也不留,唯祝你们一路多见仙鬼魔魂,多有奇难怪险经历,满载而归。”

  太小儿在一旁困顿,此时一听道明这话,猛然醒来,小声问师父道:“怎么怎么,让我们多见鬼呀?”

  宏正说:“这个祝词虽非凡人美言,却有修行的深含。云游天下就是广经多历,千难万险不需看,妖魔鬼怪能过眼才是难得的修炼。”他转向道明说,“看来高僧果然是智高悟远。只是贫道一走,不能为长老重建寺庙出力,心里过意不去。”

  太小儿喊道:“那建寺庙,咱们不帮忙了么?”

  宏正一听,笑道:“盖房子的事儿,你来能干什么,还是静心修炼你自己吧。”

  道明说:“你这徒儿真是心善。有这句话就行了。”

  启真正在太小儿身边,半开玩笑地低声问太小儿:“你石头举不动,木头抬不起,你能干什么?”

  “我赶大牛车拉,我一拿鞭子,大牛就会干活儿,能拉好多好多东西。”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宏正不能久留,道明也不挽留。一番辞别后,众僧人目送宏正和太小儿,下了一潭山,上了南行的路。

  宏正走出了山界,一路上,太小儿问题一个接一个地问个不停。

  宏正说:“道明爷爷入寺,与此前判若两人,他与前世的灵犀相通,这便是一灵通两世,这等醒悟果然神奇,他一下就变成了有修为的人了,那几句诗,他的今世是吟不出来的。”

  太小儿道:“那咱们来了,不是给他救了么?”

  “咱们救了的,不是人,而是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救了百年前的佛灵,不知道佛天有没有感应。但是不管是救人,还是救灵,总是善行。”

  雨水过后的道路,十分的泥泞,行走艰难,宏正感觉走的吃力,他没有闲心看山水美景,话也少了。太小儿又泛起了天性,几天的困倦都堆在了背囊里。

  通向远方的野径,人迹不多,偶有村庄走过,更是泥泞水淹,难以入足。路上行人,三三两两,也都是灾民,宏正知道求不到施舍,只好忍饥挨饿,一直往前走,沿途靠采集野果充饥,又采了些药材,随身带着。

  这一日中午,他们走进了一个叫迪卡的小镇,太小儿打起了精神,宏正却十分地乏累。他们走入一条小街,是个集市,宏正找了一个空地,放下背囊,坐了下来歇息,也把采集来的草药摆了一摊。太小儿知道师傅摆摊儿,一能给人治病,二也能得到一些施舍。

  太小儿站在师傅的背囊里,露出半个脑袋,一手搭在师傅的膝盖上,一手举着一束草药枝叶,遮住了行人们的视线。

  太小儿侧向旁边的摊位,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和尚,也摆了一小摊儿草药,却没有叫卖声,他盘腿坐在一块片石上,头也不抬,眼也不睁,嘴唇似有微动。

  “这年头,饭都吃不上,谁还有钱买药。一看也没有我的药。”一个路人晃晃悠悠地从小和尚前面走过,小和尚没有理他。

  太小儿跳出背囊,到了小和尚身旁,拽了一把小和尚说:“大哥哥,有人和你说话呢,你怎么怎么,不理人家,你睡觉了吗?”小和尚看一个小儿来和自己说话,带着惊喜问道:“呀,你是哪儿来的小小小,把我吓一跳,你怎么知道我睡觉呢?”小和尚说着,把自己坐的石头让给了太小儿。

  “我不坐。”太小儿问道,“刚才那个人,他和你说话,你都没看见。”

  “我知道他,我都不理他,他是这儿的大户,谁吃不上饭,他也能吃饱。他天天从这儿过。你知道人家都叫他什么?”

  “叫他什么?”

  “痔人儿。”

  “什么是痔人儿啊?”

  小和尚说:“痔是痔疮的痔,以前他是叫智人,聪明的意思,因为他做买卖厉害。后来,他有病了,就是得了痔疮,所以大家把他智慧的‘智’改成了痔疮的‘痔’。”

  “那,什么是痔疮啊?”

  “就是他不拉粑粑拉肠子”

  “拉肠子是拉什么?”

  宏正在一旁听了太小儿和小和尚的对话,也喊了过来,“太小儿,你又问个没完了,你别打扰小哥哥,给人家卖药都耽误了。”

  太小儿应道:“我没耽误,刚才来人,大哥哥睡觉,是我叫醒他的。”太小儿说完,抬头一看,摊儿前来了几个人,他兴奋起来,小手一桶小和尚,“你喊,你卖,卖。”说完往后一退,回到了宏正身边。

  宏正接住了太小儿,“你就知道卖,你看看人们都在看谁呢。”太小儿扭头一看,小和尚摊子前的人们,不看小和尚,都把眼睛向自己这边看来。太小儿这才明白,又拿起了绿叶,遮住了自己。

  小和尚看自己摊子前又冷清了,把腿一盘,又没了动静。

  一位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女人,一瘸一拐地来到小和尚的旁边蹲下,太小儿见了,冲着小和尚喊去,“哎,大哥哥,来人了。”

  小和尚抬头一看,脸上露出了兴奋,“妈,你怎么又来了?”

  “怕你饿着,给你送吃的。”

  女人一边说一边掏出了一个小面饼,递给了小和尚,“吃吧,我走了。”

  “妈……”小和尚站了起来,拉住妈妈的手说:“你都吃不饱,怎么还给我买吃的。”

  “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在庙里还只吃一顿饭。妈有钱,现在有零活干,能吃上饭。”说完,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太小儿回头看看师傅正在招呼顾客,几步来到小和尚身边,和他说起话来。

  “你也有妈妈?”

  “我有两个妈妈,也有两个爸爸。”

  “怎么怎么?”

  小和尚看太小儿一脸疑惑,便把自己的故事讲了出来。

  “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人偷走拐卖了。我被卖到的那人家,他家没有儿女,我就成了他们的儿子,不久妈妈病死了,后来爸爸也病了,临死时,他说,当初是一个黑大个儿把我拐卖了的。”

  “我知道黑大个。”太小儿小手一飘,打断了小和尚。

  小和尚看了看太小儿,笑道:“我小的时候肯定还没有你呢。”太小儿刚要辩说,小和尚又讲了起来。

  “我爸爸听黑大个说过,我家在迪卡,后来我爹也死了,我才来到这里。开始我找不着,只能讨饭为生,一个好心人说,寺院里有个老住持什么都知道,我去了寺院,老住持真的给了我指点,我也找到了妈妈。可是妈妈自己都吃不上饭,为了让我有饭吃,妈妈让我进了寺院。寺院里有饭吃,一天也只有一顿稀饭。我师傅让我和他采药,采来了药,就让我卖,换几个钱,也能买点儿吃的,可是,你看,哪有人来啊。我妈妈知道我天天喝粥还喝不饱,所以经常上这来看我。”小和尚缓了一口气又说:“过去我们家过年也买不上一块饼吃,现在我爸我妈都出去干活,就是为了还债,他们连饼都吃不上。我妈心疼我,经常来看我,好不容易挣了一点儿钱,就给我买吃的。”说完,把饼掰了一半儿递给了太小儿说:“你饿了吧,也吃一口吧。”说完把自己的哪一块塞进了嘴里。太小儿肚子早就饿了,自从下了一潭山,用来充饥的,也都是野果,野菜,闹的肚子里一阵阵地翻个儿。他看着小和尚递过来的饼,想到了他刚才说的话,小手动了动,抬了抬,冲着小和尚一努,却没有接,嘴上说:“你妈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我也不知道。”小和尚说完,看了太小儿一眼,忽然问道:“你怎么问我这个,你没有妈妈么?”

  太小儿就是因为妈妈动了真情,小和尚这么一问,他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把头低了下来。

  宏正在一旁听太小儿和小和尚的对话,知道太小儿一直在意着妈妈,对太小儿说:“每一个人都是妈妈生的,没有妈妈这世上就一个人也没有了。”太小儿问道:“会变出一个人来的,就是妈妈呗?”

  小和尚接住了太小儿的话说:“儿子就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这是真的吗?“太小儿扭头问师父。

  宏正没有直接回答,顺着自己的思路说:“有了孩子的妈妈,最爱、最心疼的就是自己孩子。自己的命不要,也要保护孩子。你看这小师傅,他吃不饱,妈妈多心疼他。”

  宏正一边说,一边收拾摊子,太小儿明白师父的意思,也回身来帮忙。他趴在宏正耳边说:“他就是叫黑大个给卖了的孩子。”

  “你还想路见不平吗,这都过去了,黑大个现在可能也学好了,你想怎么办?”

  太小儿也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嘴角一翘,“那就不说了。”

  摊子前,又有几人驻足,他们不问病,不看摊儿,只把眼睛停在了太小儿身上。

  “这儿卖什么呢,我也看看。”

  人群闪开,进来一人,低头看见了太小儿,脸上也露出了惊异之色,“哎,卖小孩儿呢,多少钱卖啊?”

  宏正抬头一看,来人就是刚才叫“痔人儿”的富家公子。太小儿看痔人儿来了,一骨碌爬起来,跨了一步,趴在宏正的耳朵边儿小声说:“他是拉肠子的人。”

  “哎,这孩子可是真神了。还能站起来,挺麻利呀。”痔人儿说着,蹲了下来,用手翻了翻地上摆着的草药,眼睛却盯着太小儿,问道:“你怎么卖啊?”太小儿不明白痔人儿是在挑逗他,回道:“就这么卖呗。”一边说,一边把刚刚收起的草药又摊开了。

  “我说的是我要买你。”

  太小儿这才知道不是好话,往师傅身后挪了挪,宏正伸手拦住道:“这位施主,看你这般地买药,想是痔疮犯了吧?”

  富公子一听,表情一转,急忙站起,挺直了身子,提了提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病?”

  “贫道看你脸色,已经有了几分了。”

  “师傅能看出来么?”

  “我看你面色不华,定是脾胃虚弱。”

  “是,我有时还面浮肢肿,饿了也不想吃饭,最主要的是一会儿一拉稀。师傅会看病,就请师傅给我看看,我定有重谢。”

  “既然如此,我看看你的舌头。”

  “看舌头,你这是什么医道?我一个痔疮,你不看屁股看舌头。”

  痔人的话,引来了围观人们的一阵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