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坐云巅观花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逼良为娼

独坐云巅观花海 翎镜麓颜 2219 2019.03.16 16:04

  “我说姑娘,你想开点吧!何必自讨苦吃呢?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绫罗绸缎,吃香喝辣,有什么可想不开呢?”

  “你别再说了,打死我都不会从的!”

  “啧啧啧,瞧瞧你这丫头,告诉你,这里每一个姑娘来的时候都这样说的,不过,挺不过几日就都得乖乖就范,还免不了皮肉之苦,你说你何必呢?”

  春娘苦口婆心的劝着,奈何磨破了嘴,清音就是油盐不进,只一味的哭着。

  “哐”,门开了,凤姑扭着水蛇腰走了进来,看到仍然站在床边的春娘,又看了看哭个没完的慕清音,顿时来了火气,斜眼看了春娘一眼,冷笑着说道:“春娘,说是说不通的,跟我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不会办事!你还是直接动手教教她吧!”

  春娘低头垂手领命,“是,我知道了!”

  “来人呐!”

  凤姑懒洋洋的喊了一声,立刻有两个中年男人冲了进来,“凤姑,有什么吩咐?”

  “把这丫头给我拉到后院柴房里去,老娘要调教调教她!”

  “是!”

  两人领命,粗鲁的将清音拉下床,一左一右架起就走,清音挣不脱,只能任其摆布。

  “啊!”

  清音被拖到柴房,一下扔在一堆柴枝上,被扎的痛叫一声。

  凤姑扭着肥臀走到清音面前,蹲下身来,伸出画着血红蔻丹的手指抬起清音的下巴,阴笑着问道:“丫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

  “我不会从的!”

  清音将头歪到一边,倔强的说着。

  “好!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春娘,从现在开始不许给她饭吃,不许她睡觉,若是睡了就给我一鞭子抽醒!”

  “呃...是!”

  春娘面露难色,却也只能听命。

  ……

  一夜过去了,清音困得头发胀,让她意外的是,春娘并没有过分为难她,反而让她小睡了一阵,结果被凤姑发现,又派过来一个叫喜娘的老婆子。

  这老婆子心狠手辣,一发现清音要瞌睡,上去就是一鞭子,清音顿时眼冒金星,伤口火辣辣的疼,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每个夜里,清音都能听到从前院传过来的莺歌燕舞,调笑暧昧的声音...

  经受了两夜折磨,清音早已虚脱无力,又困又饿,身上被鞭子抽开的衣衫裂口处露出血殷殷的伤口,清音真怕自己一个支撑不住就堕落红尘,永无清白之日,所以咬紧牙关硬挺着!

  “死丫头,你还真能挺啊,哼!”

  喜娘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后面跟着春娘,手里端着一碗饭,上面铺着几片菜叶。

  “去,给她吃饱了,咱们还有新花样呢!”喜娘阴笑着冲春娘使了个眼色。

  春娘赶紧把饭端到清音面前,此时的清音已经虚弱的瘫倒在柴草上,半睁着眼睛恨恨的看着喜娘。

  喜娘看着倔强的清音,不以为意的说道:“你也不用这么看我,没办法,谁让你沦落到这种地方了呢?你还是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吧!赶紧把饭吃了,睡一觉,明天一早我再来看你,到那时如果你改主意了,我喜娘立刻锦衣玉食奉上,以你的模样在这凤鸣楼里必然会成为金凤凰的!”

  说完,喜娘转身走出了柴房。

  “慕姑娘,赶快吃点吧!”

  春娘心疼的说道。

  清音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春娘,“你怎么知道我姓慕?”

  春娘一愣,知道自己失言,也不敢回话,默默地把碗端到清音面前,夹起一口饭送到清音嘴边。

  清音一抬手将碗筷打翻在地,抓住春娘的衣袖,强撑力气语气坚决地问道:“我在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慕?”

  春娘变得手足无措,慌忙推开清音的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姑娘,你别再问了,我再去给你端一碗饭!”

  “是有人故意把我卖到这里来的是吧?”

  清音虚弱的问着,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她终究不肯放过她,就是要这样折磨她,看她堕落!

  “慕姑娘,老奴真的不知道。我知道你是苦命人,可被送到这里的,哪个又是好命的?听老奴一句劝,吃了饭睡饱了才有力气,你现在这样别说逃出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你...你是说你会帮我逃出去吗?”

  “呃,不!老奴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姑娘若有什么需求老奴会尽量帮忙!”

  “还是!倒不如死了痛快!”

  清音刚刚振奋的神情又萎靡下来,一下子瘫倒在柴草上。

  “别这么说!慕姑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先去给你端饭,好歹吃一口!”

  春娘看着清音这样,心里替她着急。

  “春娘,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不吃!那人就是想折磨我,与其这样,真不如撒手人寰,落得清静,免得留了机会给人家欺负自己!”

  清音说完,闭上了眼睛,她太困了,终于可以睡一会了!

  春娘走过去推了推清音,却怎么也叫不醒了,不禁摇头叹息,起身将偷偷带过来的薄垫子盖在了清音的身上,多少也能抵御夜寒!

  ……

  “凤姑,不好了,那丫头快撑不住了!”

  “什么?你怎么搞的?不是让你给她喂吃的吗?”

  凤姑气冲冲的走在前面,喜娘在一旁跟着点头哈腰,一路陪着不是。

  “我让春娘喂了呀!是那丫头太不争气,这才两天就熬不住了!”

  “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去请郎中,这丫头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老娘就得赔一百两!本以为是棵摇钱树,没想到这么不省心!”

  “哎,我这就去!”

  喜娘转身奔出凤鸣楼。

  凤姑赶到柴房一看,清音躺在柴草上气息微弱,嘴唇干裂。

  一旁的春娘正端着一碗米汤一点一点的喂她,奈何清音牙关紧闭,送进去的米汤都从嘴边淌了出来!

  “怎么这么严重?”

  凤姑皱起了眉头,她经手的姑娘不计其数,泼辣的,娇弱的,什么样的没见过?也都大刑侍候过,也没一个像这样才两三天就快完了的。

  “凤姑,这丫头三日来滴水未进,昨儿我喂她也不肯吃,倔强得很,这会儿怕是要不行了!”

  “死丫头,真是找死!这可怎么办?答应人家的,那可是五百两啊!若是被发现才三天就死了,我这凤鸣楼也甭想再开了!”

  凤姑一时心急抱怨起来,说完才想起来春娘还在身边,随即一伸手指吩咐春娘道:“你赶紧给她喂东西,不吃也喂,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死了!”

  春娘没吭声,端着米汤走过去,轻轻将清音扶起靠在自己怀里,舀起半勺米汤再次送到清音嘴边,然而米汤又一次从清音的嘴角流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