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无次元界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次元边界游戏

无次元界限 卡诅 2285 2018.11.09 23:30

  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等到喻文再一次睁开眼,他已经从原本的小房间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广场,五根画着不同图腾的柱子让这个广场显得更加诡异。

  而且地上还躺着七零八落的人群,迷迷糊糊的望去,喻文估计着大概三十人左右,他应该不是最先醒来的——这个被灌木丛围着的小广场门口正坐着一位身着燕尾服的男人,就像是马戏团的魔术师一样的奇异服装,手上拿着上个世纪的才有的白色火铳。

  “可恶,好像又忘记了什么。”

  闭着一只眼的喻文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反复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眼中又出现了蓝色光芒组成的文字信息,他曾经在AR技术博览会上体验过虚拟现实技术,但这个东西根本就是凭空出现附着在视网膜上。

  脑袋的晕眩感渐渐消失,喻文才真正第一次看清了这个世界,那个燕尾服的男人将火铳对准了他,面无表情的像是要扣动扳机。

  “怎么回事?”他仔细打量着那个男人,那很明显是瞄准的样子。

  “喂喂!别开玩笑了!”

  他飞身先向旁边滚动,想在没开枪之前躲开,而那个男人开枪的时间也刚好在躲开的一瞬间扣下扳机。

  “你在搞什么!我招你惹你了?”被这莫名奇妙的攻击惹毛的喻文好像忘了对方有枪的事实,习惯性的怼了回去,这种语气换作谁听见也会发火,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只见他皱着眉头飞快的上前,单手抓着喻文的T恤把他拎起了起来,撇了撇的嘴角诉说着他的不耐烦。

  “你是什么狗屁义魂丸!给我老实点,等下等这群雏鸟醒了你要是躲开我亲手送你上西天或者送回浦原喜助的店里作为废弃处理,你这个便宜货只要能够让这群雏鸟认识到‘一丁点事情的严重性’我留你一条生路!”

  义魂丸!?

  “到底怎么回事?”

  喻文捂着脑袋回忆着什么,但除了一些上课学习的知识以外什么都想不起来,而且所有回忆的人像都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但是也没有任何的疼痛,好像本就该如此!

  不行,现在根本掌握不了情况到底这么回事,从房间里传出的异样感觉和记忆也模模糊糊,如果是绑架也太扯了,脑子浮现的【轮回】【穿越】二字就像是回声在脑海里重复,自己却不清楚为什么。

  “不好意思!先生!我不是什么义魂丸!”喻文极力的平复着自己躁动心情,追上了重新回到门口的男人,他甚至用起了以前犯错向老师认错的那一套,站的笔直,语气十分诚恳。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想您可能清楚,我前一秒还在自己的房间!”

  现在知道事情原委的人只有这个男人了!虽然显得低声下气,喻文也不大愿意,甚至差点被击中的仇他还记着,但是武力层面刚才已经验证过不可能打的过,这是最优解的方法了。

  “你?”

  那个男人疑惑的仔细打量着喻文,眼睛忽然失去了焦距,那出现的蓝色光芒和他的完全一样,而后又飞快的站了起来,用手扶着下巴在喻文的四周打转。

  “你这家伙!”

  “是犹格索托斯的肉票!?”

  这个词喻文也非常熟悉,自己记忆的最后一秒浮现就是这一句话,可是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说出重点,反而让这个被忽视的细节折磨着喻文的内心。

  “你是不是有一部分的记忆回忆不起来了!还有,你是否有过经历重复事件的印象,只要是有这种感觉也可以!”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喻文心中的最大的疑惑,在前不久还是肥宅大学生的他变得有着肌肉的线条,以及缺失的记忆,被莫名其妙的弄到这里来——

  最让人疑惑的是,他有种好像本就该在这的感觉。

  燕尾服男人皱着眉摇了摇头,从手中凭空召唤出一个卷轴,上面的字体自动变成了华夏语言,他的大拇指在上面滑动,然后望向喻文。

  “少年!我现在因为边界的共同契约第十六条规定像你阐述着一些你要知道的事实,这将决定着你的未来!”

  【犹格索托斯的肉票,次元边界俗称,和一般的轮回者相同从无数的位面“邀请”来到次元边界,初始拥有LV:3的权限初始剧情难度不低于噩梦,生存率极低,在资深者引导新人时可以经过判断选择忽略或给予帮助渡过剧情】

  【犹格索托斯的肉票——特征,极早的醒来。多次拒绝主神邀请,主神判断为强制收容的特殊分子有着较高的权限,但是记忆被剥夺为普遍现象,会被次元边界灌输一定的归属感。】

  【义魂丸,改造魂魄,产于死神。】

  【警告计划,对于进入次元边界的新人采取的极端告诫手法之一,常用于威慑新人,使之接受现实。】

  【次元边界——未知,资深者这样认为。】

  【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幻想乡】

  【以及不可视的上帝之手】

  ······

  ······

  ······

  所有的事情都清晰起来了——

  我——喻文。是犹格索托斯的肉票,拒绝多次主神邀请的轮回者,大概那神秘不清的梦境就是自己一次又一次拒绝邀请,然后被强制收容的事件吧。

  自己原来是世界的异端啊!

  轮回者,虽然有着这个好听的名字,但是按照资深者的那套说法,便是自我意识能够被世界意志感受到的存在,这便是世界的异端,这种人类的存在能够对于现实造成扭曲,而只要拒绝邀请会被剥夺一定的意识,成为无害的普通人。

  犹格索托斯的肉票是个例外,这一类人会被不同的法则保护,只能通过强制收容来处理。

  而那个燕尾服的男人不过只是个来引导新人的资深者,原本的计划大概是让只要不会被打到实体就不会有事的义魂丸当做替身而自身当做丑角,配合着他演一场不战斗就会死的戏吧。

  次元边界最注重的便是人口——这场不知道和什么的游戏需要更多的“玩家”,单凭这一点就不能杀死新人杀鸡儆猴,资深者的内斗不可避免,但是新人是受到保护的!

  最重要的是!喻文被剥夺的记忆使他没有任何回去的欲望!

  主神的伎俩显然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虽然喻文已经在拼命的暗示自己有着家人朋友应该找到拒绝的方法回去,但是心情就是无动于衷。

  “再告诉你一件坏消息吧!”燕尾服男人叹了口气,仿佛是在惋惜着喻文的不幸,自从知道喻文是犹格索托斯的肉票后脸色就有点变得同情起来。

  这个眼神让喻文非常不舒服,况且这个一开始就随意开枪的男人应该脾气非常大,而这个态度的转变让他非常不适应。

  “你的第一个任务将会很快开始,而身为肉票的你,任务会非常困难。”

  这家伙,原来是把喻文当做死人了吗!?

  “最后给你个忠告!次元边界不会给出没有活路的任务!”

  再次体验撕裂身体感觉的喻文瞪着那个男人,向前试探的手被黑暗所掩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