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互相帮助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209 2020.03.26 20:09

  随着金色的朝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夜晚的寒冷很快被驱散,环境温度也开始迅速回升。

  树林中的鸟儿更是纷纷离开巢穴,站在树枝上不断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偶尔还能看到可爱的松鼠和野兔探出脑袋东张西望,时不时扒开已经融化了不少的积雪寻找食物,整个森林仿佛一下子恢复了生机。

  感受着眼前与现代化大都市截然不同的乡野情趣,艾尔伯特整个人放松极了,任由胯下的黑马拖着自己漫步前行。

  相比之下,珍妮弗则显得有些紧张,好几次张开嘴像要说点什么,可不知为何又憋了回去。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她才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为什么帮我?”

  “帮你?”艾尔伯特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想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并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完成艾伦伯爵交付的任务,仅此而已。”

  “不,不对。以你所掌握的强大魔法力量,完全可以杀死我,然后自己去解决那些邪教徒和格兰特男爵。可你却给了我一个选择与复仇的机会。无论承认与否,你都帮了我,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珍妮弗站在自己的角度的反驳道。

  “啊,没错,我确实可以选择杀了你。但那又能获得什么呢?一具漂亮的尸体?”

  艾尔伯特脸上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

  “抱歉,我既没有恋尸癖,也不是擅长制造不死生物的亡灵法师,所以杀死你对于我来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相反,如果能让你站在我这一边,不仅可以马上得到许多精准的情报,同事还获得了一个强大的战力。

  请记住,魔法存在的真正意义是创造,而不仅仅是杀戮、破坏和毁灭。

  更何况,比起肆无忌惮宣泄魔法的力量,我更喜欢运用智慧去解决问题。

  至于暴力和杀戮,永远是最后的终极选项,除非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实用的。”

  珍妮弗对这套说辞充满了不屑,嗤笑着调侃道:“一个和平主义者?!对于一名能够调制出轻而易举让一座城堡陷入混乱、绝望和死亡魔法药剂的巫师来说,这还真是充满了讽刺。”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说的都是实话。另外,那瓶药剂是某种意外产物,并不是我刻意研究的结果。”艾尔伯特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

  正如他强调的那样,其实瓶子里紫色的药剂,本质上就是一瓶被加持了“惊恐术”的普通魔法药剂。

  通常来说,这样的药水即使喝下去,最多也就陷入几秒钟到几分钟的恐慌状态。

  唯一不同的是,在调制药剂的过程中,他意外发现几种魔法植物混合到一起,可以极大提升溶液对于魔法能量的存储上限。

  这也就意味着,那一小瓶药剂里,实际上存储了十几个惊恐术,达到了从来量变到质变的效果。

  再加上人类本身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一旦被恐吓过度就会产生相应的心理暗示,最终达到自己吓自己的最高境界。

  当然,像这种需要喝下去才能产生效果的药剂,实战意义并不大,只能偶尔用来阴一下那些没有防备的敌人。

  “好吧,反正嘴巴长在你身上,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不过我有个疑问,你跟艾伦伯爵的关系似乎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亲密,对吗?”珍妮弗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我跟艾伦伯爵只是一种带有合作性质的暂时雇佣关系,他为我提供住处和各种各样的物质基础,我为他解决魔法方面的难题。等有一天我们当中有一方不再需要另一方的时候,这种关系就会被终止。”

  艾尔伯特没有掩饰什么,大大方方说出了自己对于未来的打算。

  不用问也知道,他并不看好自己能长时间跟艾伦伯爵相处下去,所以已经有了离开的倾向。

  但是在离开之前,还需要一点时间把周边地区的情况了解清楚。

  “我懂了!”珍妮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么你能教授我如何掌握咒火的力量么?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教授你?这恐怕不行。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我之前提到过,咒火是所有魔法能量中最不成熟、最不稳定的一种。这也就意味着咒火比任何一种魔法都更加危险,想要控制它不仅需要极高的天赋,而且还需要有一名经验丰富的导师作为引路人。很遗憾,我并不是咒火使者,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全的训练。”艾尔伯特毫不犹豫拒绝了对方。

  成为一名咒火使者的导师?

  不好意思,他还没活够,不想自己找死。

  要知道尽管在众多奥术类施法类职业中,十个有九个都拥有极大的危险性,可咒火使者却是所有这些当中危险性最高的,仅次于那些疯子一样的狂乱法师。

  尤其是当咒火使者在体内存储了太多能量后,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行走的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轰的一声引爆,将身边所有的人和东西全部吞噬,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保留不下来。

  “真的不行?”珍妮弗明显有点不死心。

  “真的不行!不过我虽然无法教导你,但却可以给你一些建议,或者说是能力的锻炼方向。”

  说着,艾尔伯特从腰包里掏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羊皮纸卷轴。

  “这是?!!!!”

  珍妮弗赶忙接过来扫了一眼,发现上边密密麻麻写满了咒火使者所能掌握的各种能力,包括利用能量来治疗伤势、飞行、制造火焰风暴等等。

  大概一两分钟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将卷轴收起来,郑重其事的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我欠你的。”

  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这样羊皮纸上的内容,自己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咒火运用的初级阶段。

  可现在,她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路,拥有了成为强者的资格。

  艾尔伯特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客气。互相帮助是一种拉近人于人之间距离的最好方式,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需要你的帮助。”

  “义不容辞!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个值得信赖的伙伴和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跟你谈谈关于继续追查邪教的事情。别忘了,我们虽然摧毁了他们的一个据点,可只要但第一天没死,这个组织就会继续在暗中扩张。”

  兜了半天圈子,珍妮弗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真正目的。

  “你还想要继续复仇?”

  “是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样的帮助?”

  “力量!我需要强大的力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