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吸魔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130 2020.03.22 19:27

  做衣服,自然就免不了要测量一下臂长、胸围、腰围、肩宽,不然做出来的衣服既不合身,穿着也不会太舒服。

  要知道裁缝店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通常有资格在这里做衣服的人,不是贵族就是有钱的商人。

  普通农户和体力劳动者可支付不起一名熟练裁缝的报酬,更不敢奢望能穿上那些由昂贵布料做成的服饰。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测量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亲密举动。

  比如说现在,这位漂亮的寡妇就用一根麻绳勒在艾尔伯特的胸口,由于距离太近的关系,两人甚至都能嗅到彼此身上的味道,听到对方心脏跳动发出的声音。

  “夫人,你似乎有点紧张?”艾尔伯特似笑非笑的试探道。

  “与您这样年轻英俊的商人共处一室,任何女人都会忍不住紧张。如果不是我年纪太大了,说不定还会尝试着跟您开启一段热情似火的爱情。”

  珍妮弗不慌不忙用一种及其暧昧的方式试图糊弄过去。

  因为她现在的确非常紧张,甚至能感觉到屋内还有一个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正在盯着自己。

  “不,夫人,您的年纪一点都不大,而且充满了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与风韵。不知道我是否荣幸可以与您共进午餐?”艾尔伯特趁势一把抓住年轻寡妇的手,表现的宛如一名好色流氓。

  不过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在抓对方手的刹那,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羊皮纸卷轴。

  珍妮弗的手与这张羊皮纸卷轴接触的瞬间,仿佛触电了一样,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紧跟着迅速抽回来,满脸警惕的质问:“你究竟是谁?”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躲在这座僻静的小镇上,甚至还跟本地领主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说着,艾尔伯特将手上的卷轴摊开。

  只见里边封印的一环奥术——法师护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张空空如也的羊皮纸。

  不用问也知道,这个法术就在刚才接触的一刹那,被对方吸收掉了。

  很显然,这位年轻的咒火使者还无法很好控制自己的能力,甚至会自行吸取一切与之有直接接触的魔法道具、卷轴和药剂。

  “你……你知道我的能力?!”

  珍妮弗瞳孔骤然收缩,飞快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看上去既惊慌又恐惧。

  “我不仅知道你的能力,而且还知道你所掌握的力量叫做咒火,是所有魔法能量中最不成熟和稳定的一类。看你这副见鬼的反应,该不会是连自己的能力叫什么都不知道吧?”艾尔伯特饶有兴致上下打量着对方。

  “咒火?”

  珍妮弗无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眼睛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没错!咒火!你刚才从魔法卷轴中汲取能量,就是咒火使者最典型的能力——吸魔。怎么样,有兴趣找个没人打搅的地方,跟我单独聊聊吗?”艾尔伯特面带微笑的发出邀请。

  毕竟咒火使者可不是像法师、元素召唤者这类奥术施法职业,是从长期学习与研究中心获得力量。

  恰恰相反,他们绝大部分都源自于在特殊情况下的“觉醒”。

  也就是说,拥有咒火使者资质的普通人,会在外部或者自身压力下,突然将潜能释放出来。

  而这种突发状况,往往会导致咒火使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知道自己的力量究竟是什么,甚至会错误地认为自己是个依靠天赋和血脉施法的术士。

  年轻的寡妇明显有些意动,但同时也在忌惮着什么。

  足足过了一分钟,她才深吸了一口气从嘴里吐出三个字:“跟我来!”

  话音刚落!

  珍妮弗立刻用力按下摆满各种布料和针线桌子的左下角。

  只听到咔嚓一声,一面墙壁突然旋转了九十度,漏出一条隐藏的阶梯。

  她二话不说,直接关上裁缝铺的大门,带头钻进这条狭窄昏暗的通道。

  大概两三分钟左右,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空旷的地窖内。

  从周围墙壁上泥土的颜色和新鲜程度判断,这里明显不是最近几年才挖掘出来的,而存在了至少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

  有些地方甚至还保留着一些石柱之类的支撑结构,而这些东西看上去则更加古老。

  闻着空气中残留的腐朽气息,艾尔伯特不由得感叹道:“真没想到,你这家小小的店铺下面居然隐藏了一个古老的墓穴。我很好奇,摆放在这里的棺材和陪葬品哪去了?”

  “哦?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座古老的墓穴?”珍妮弗皱起眉头反问。

  不用问也知道,她十分讨厌眼下被牵着鼻子走的尴尬处境。

  尤其是眼前这位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很多的青年,仿佛什么都知道一样,让她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惶恐与不安。

  “很简单!看到那些柱子上的文字和符号了么?它们跟巨石阵传送门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古精灵语。”艾尔伯特漫不经心的给出了答案。

  “告诉我,你究竟是谁?找上门来又有什么目的?”

  眼见自己不能在学识和见识方面占到什么便宜,珍妮弗立刻选择放弃没有任何意义的试探,直截了当切入主题。

  “不,夫人,一场友好的谈话可不是这个样子。在我回答问题之前,你应该先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跟那些邪教徒和本地领主格兰特男爵是什么关系。另外,我真诚的建议你不要试图使用自己的能力,否则……”

  艾尔伯特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

  下一秒……

  年轻的寡妇突然感觉到脖子微微一凉。

  她下意识伸手摸了一把,结果赫然发现自己脆弱的咽喉位置,竟然被不知名的力量割开了一道血线。

  很显然,艾尔伯特在用这种发出警告。

  如果她敢有即使一丁点的攻击和施法倾向,那个隐形的东西就会立刻将其杀死。

  珍妮弗不是傻瓜,迅速意识到对方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而且是有备而来,赶忙松开攥紧的拳头,用极其严肃的语气问:“你确定?”

  “非常确定!请说吧,我在听。”

  阿尔伯特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已经意识到,这件事情背后一定牵扯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是这片土地贵族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