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恶意变形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205 2020.04.05 18:47

  “这是……占卜?”

  盯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银色卡片,艾尔伯特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因为从这些卡片上,他感知到了某种与预言系魔法极为相似的特性与能量。

  但女人却微笑着摇了摇头:“不!这是命运!来吧,抽一张。”

  “如你所愿。”

  在对方的催促下,艾尔伯特随手从卡片的中间抽出一张,结果发现正面居然笼罩着一团黑色雾气,什么都看不清楚。

  “把它给我。”

  女人伸出了一只洁白纤细的手。

  由于戴着面纱的关系,她只漏出了一双黑色的眼睛,很难从中判断出真实的年龄。

  艾尔伯特显然很想要看看这个故作神秘的女人究竟在搞什么把戏,十分配合把手里的卡片递了过去。

  当卡片与女人手指接触的刹那!

  笼罩在卡片正面的黑色雾气瞬间散去,呈现出一副石头城堡的图画。

  “啊!城堡!一张不错的卡牌。它象征着地位和权利,预示着你很快就会获得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女人用一种极其悦耳的声音解读道。

  “哦?是么,我怎么突然有一种遇到骗子的感觉。”

  艾尔伯特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直截了当将内心之中的轻蔑展现了出来。

  抽一张带有预言系魔法特性的卡片,或者叫塔罗牌,就想预知一个人的命运?

  但凡对魔法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

  要知道在众多魔法派系当中,预言系又被誉为最模糊、最难以理解,以及最不可靠的法术。

  通常来说,它的主要用途是揭露隐秘的资讯,比如说已经失传的秘密,关于未来某个片段的映像,一些不知名秘宝的埋藏地点,隐藏在虚假幻象背后的真实,亦或是遥远地区某个人物、地域的异常情况。

  而且在揭露的过程中,法术往往不会直接给出清晰明确的答案,反倒是用一些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谜语、画面来让施法者自己理解。

  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是预测同样一件事,根据施法者的年龄、经历和性格不同,也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果。

  所以艾尔伯特根本不相信有人能真的预测未来,尤其是一个连自己名字和相貌都试图隐藏起来的女人。

  就在他注视着这个女人那双明亮的眼睛时,一名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男子碰巧从旁边经过,似乎听到了什么,咧开嘴肆无忌惮的狂笑道:“哈哈哈哈!真想不到,你居然也有被人当做骗子的一天。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整天装神弄鬼,把什么狗屁命运挂在嘴边上。”

  “滚开!我做什么与你无关。”

  女人下意识皱起眉头,满脸都是厌恶的表情。

  “别那么无情,好歹我们也曾经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

  男子十分轻佻的伸出手想要去摘下对方的面纱。

  可遗憾的是,还没等到他的手触碰到紫色的纱巾,就被一层突如其来的力场直接撞开,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最后一次警告,走开。我很忙,没工夫浪费在你这个蠢货身上。”

  女人手中的卡片在魔法力量操纵下立刻全部漂浮在半空中,而且每一张卡牌都蕴含着危险的能量。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武器,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

  “好吧,好吧,别那么紧张,我走还不行么。”男子举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状开始迅速后退。

  等退到相对安全的距离后,他马上转身冲着艾尔伯特大声说道:“年轻的巫师,小心这个女人,千万不要被那美丽的外表和声音迷惑了。她是个专门玩弄情感与人心的魔鬼,而且年纪大到足以做你的母亲。”

  “感谢提醒。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比较好。”艾尔伯特抬起手往旁边指了指。

  下一秒!

  只见几分钟之前才消失的阿雷亚·曼萨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男子的身边,并且脸上的表情极为恐怖,两只眼睛更是充满了杀气。

  “噢——糟糕!曼萨科阁下,请听我解释……”

  “解释?不!你需要的不是解释,而是教训,一个印象深刻到足以烙在脑海深处的教训。”

  阿雷亚·曼萨科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男子的话,同时猛地抓住对方右臂,将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量注入其中。

  瞬间!

  这条手臂开始长出大量毛发,五根手指和关节也渐渐退化成动物一样的蹄子形状。

  恶意变形!

  艾尔伯特脑海中顿时闪过这个词汇。

  这是变化系中最常见,同样也是实用的系列法术之一。

  很多传说故事中,巫婆把人变成青蛙或者松鼠之类的小动物,用的就是恶意变形魔法。

  毫无疑问,能够做到在不吟唱咒语,没有做出任何施法动作的情况下,通过一次接触就让对方身体某个部分产生变形,绝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变形大师。

  如果换算成施法等级,起码应该有十三级左右,能够释放最高七环的强大法术。

  “该死!”

  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立刻从腰包里掏出一瓶药剂仰头喝了下去,然后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等他彻底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阿雷亚·曼萨科眼睛里的杀气才稍微消退了一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家伙是个白痴,脑子有点问题,他说的话根本不用理睬。”

  “那这位神秘女士呢?她张口闭口都是命运的样子,让我不由自主联想到了某些不太好的记忆。抱歉,请允许我先离开一会儿,因为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欺骗的味道。”

  说罢,艾尔伯特意味深长瞥了一眼身穿紫色长裙的女人,单手抚胸略微欠了欠身,直接转身离开喧闹的正厅。

  他前脚刚离开不到十秒钟,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出声的女人便露出苦涩笑容:“对不起,我失败了。看来他比我们想象中更聪明、更难缠,而且对预言系魔法充满了不屑。”

  阿雷亚·曼萨科轻轻摇了摇头:“不,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低估了某个人的胆量与愚蠢。真想不到,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没有遗忘你们俩之间的恩怨。”

  “现在怎么办?这个年轻的巫师已经对我们产生了戒心,再想要获得他的信任恐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别担心,一切都在计划之内。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让他获得属于格兰特男爵的领地,一点一点品尝到权利的美妙。相信我,像他这样的家伙是不会心甘情愿屈居别人之下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他跟艾伦伯爵反目成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