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晚宴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250 2020.03.10 16:57

  寒冷的风从北方吹来

  痛苦的大地滋生出绝望

  象征死亡的暴君啊

  它就如同乌云一样遮挡了阳光

  绝望的人们虔诚祈祷

  渴望能有英雄站出来结束这场噩梦

  日复一日

  就在他们几乎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

  一名正直勇敢的骑士终于来到

  ……

  伴随着高亢且充满磁性的嗓音,一首简单明了的叙事诗回荡在空旷大厅内。

  也许是伴奏十分出彩的缘故,也有可能是演唱者的功力深厚,总之整个诗篇唱下来,让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共鸣,就好像亲眼见到了故事中英雄伟大的冒险。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所有听众都毫不吝啬献上热情的掌声。

  “唱得不错!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卡特骑士传奇》第一章节。”玛利亚面带微笑的评价道。

  作为这座城堡未来的女主人,她正在迅速适应自己的新角色,同时不断恭维讨好坐在主位上的老伯爵。

  “是么,你能喜欢那就最好了。要知道我这里可比不上你母亲的领地那么繁华,更没有一座港口城市来吸引来自其世界各地的商人。”艾伦伯爵举起杯子抿了一小口暗红色的葡萄酒,意味深长的回应道。

  尽管他看上去已经有接近六十岁,头发和胡须几乎全白了,可粗大的指关节,以及肌肉线条分明的体型,足以证明他依旧是个令人敬畏的强大战士。

  “可您这里却盛产最强大的骑士,不是吗?”少女不动声色的反问。

  “哈哈哈哈哈!”老伯爵听到这句话,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没错!沃特曼家族世代都拥有这片土地上最多、最强大的骑士和军事力量。再加上伊斯顿家族的庞大财力,我们可以结束这片土地持续的混乱,铸造一顶真正的王冠。”

  “这也正是我嫁过来原因。现在,有人已经意识到两个家族联合所代表的含义,正处心积虑像要从中破坏。不知道您接下来打算怎样应对?”玛利亚小心翼翼的继续试探。

  “别急,孩子,别急。你要明白,能在这场游戏中赢得最终胜利的,通常都不是第一个跳出来的家伙,而是能够忍耐到最后时刻才出手的人。更何况,我已经派人暗中去调查那些黑甲骑士的来历,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给你一个交代。”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艾伦伯爵虽然脸上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可是眼神却异常锐利,如同外面寒冷的风,让人忍不住浑身发抖,连周围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好几度。

  幸好,这种状况并未持续太久。

  当他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老女巫时,立刻换上了另外一幅表情,主动站起身打了个招呼:“菲儿夫人,您总算是出现了。怎么样,尊贵的客人现在能听懂我们的语言了吗?”

  “是的,他现在能听懂您说的每一个字。”女巫稍微侧了下身,让跟在后面的青年直接与伯爵来了个面对面。

  “晚上好,年轻的巫师。请允许我向你表达由衷的谢意,你获得了沃特曼家族的友谊。我们从不会忘记任何一位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的朋友,同样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试图在暗中搞鬼的敌人。”说罢,老伯爵张开双臂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额——谢谢。”

  艾尔伯特明显不太适应这种近距离亲密接触的礼仪,尤其对方还是个老男人,动作显得稍微有点僵硬。

  艾伦伯爵无疑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很快松开手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来吧,请坐到我的旁边。相信你睡了那么久,现在一定饿坏了。身为主人,我隆重推荐你品尝一下本地的特色美味佳肴。这里有涂抹了蜂蜜的烤乳猪、烤全羊,还有鲜嫩美味的炖鹿肉、鱼汤,总有一道菜能满足你挑剔的舌头。另外,填饱肚子之后,我还有不少问题希望能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没问题!”

  艾尔伯特轻轻点了下头,跟随老伯爵一起来到餐桌,开始有条不紊进食。

  不得不说,这场宴会提供的食物的确相当丰盛,一眼望去几乎全是“硬”菜,肉类差不多占到了百分之九十的夸张比例。

  唯一可以算是“素”的,恐怕就只有象征性用来点缀的少量蔬菜与水果。

  主食是用麦粉烘烤而成的面包,吃起来稍微有点硬,还带一点点酸味。

  如果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发酵的时间过长,再加上缺乏重要的添加剂“碱”,不然吃起来味道应该会更好。

  一小块面包,几块温热的炖鹿肉,外加一小碗鲜鱼汤……

  吃完这些之后,虽然胃口仍旧还在不断发出饥饿的信号,可艾尔伯特却放下餐具停止了进食。

  因为他明白,整整三天几乎什么都没吃的自己,现阶段最好不要吃的太饱,不然轻则会造成胃肠不适,重则搞不好会活活撑死。

  眼见客人放下餐具,开始小口小口抿着用晾干野花冲泡的饮料,早已等待了半天的玛利亚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艾尔伯特·费根是你的名字,对吗?还有,你究竟来自什么地方,又是怎么击败那些可怕的黑甲骑士的?”

  放下手中用木头雕刻而成的杯子,青年抬起头注视着少女的双眼,大概两三秒钟左右才不动声色的回答道:“没错,艾尔伯特是我的名字。我的家乡距离这里非常遥远,遥远到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去了。至于最后剩下的问题,十分抱歉,我现在恐怕没办法说太多。”

  “为什么?难道因为你是巫师,所以要保持神秘感吗?”玛利亚一脸好奇的打趣。

  “不,我只是不习惯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前提下,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底牌。”艾尔伯特一脸认真的给出了答案。

  要知道他眼下的施法等级还很低,刨除少量的低级法术,就仅剩下一个风元素埃拉斯可以勉强作为底牌。

  再加上,这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购买和补充魔法卷轴、药剂和材料,因此实力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受到极大限制,能隐藏一点就多隐藏一点,最好不要被第二个人知道自己都掌握了那些法术,以及每天所能使用法术的数量及上限。

  施法者这种特殊职业,永远是在动手之前最能使敌人感到敬畏和恐惧。

  一旦有谁搞清楚某位施法者掌握了什么样的法术,还有施法数量与习惯,那么他就能制定一个计划,亦或是设置一个陷阱。

  艾尔伯特在游戏中,见过太多自信满满的施法职业玩家,倒在各种各样的陷阱与阴谋诡计之下,因此一点也不想重蹈他们覆辙。

  毕竟游戏中死了还能复活,可现实中要是不小心死亡,就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