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山民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164 2020.03.29 19:30

  随着春季的全面到来,森林中环境气温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上升,道路两旁积雪融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有不少地段已经变成了一片泥泞的海洋。

  别说马车了,就是人不小心踩上一脚都会不可避免的陷进去,裤腿上沾满大大小小灰色的泥浆。

  此时此刻,艾尔伯特才终于意识到当初那名年轻骑士提到积雪融化的时候,为什么满脸都是厌恶。

  或许对于农民来说,积雪融化万物复苏意味着播种季节的到来,可对于其他人,尤其是需要在城镇和村庄之间不断往返的商旅来说,简直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噩梦。

  眼下,他就身处在这场噩梦之中。

  不光脚下八成新的牛皮靴子已经彻底覆盖上一层烂泥,就连黑色的天鹅绒长袍也没能逃过一劫,沾满泥点的马匹也时不时发出抗议和不满的叫声。

  “大人,请再坚持一下,走完这段路前边就会好很多了。”

  斯图尔克似乎察觉到了艾尔伯特表现出来的强烈不适应,抬起头笑着安慰道。

  这个年轻人明显还处在刚刚离开父母的兴奋情绪中,两只眼睛不停搜索两旁的树林,仿佛非要找出几个强盗、野兽和怪物干掉才甘心。

  “好?我可不觉得在这个积雪融化的季节,还能找到一段好走的路。”

  艾尔伯特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并没有把对方的安慰放在心上。

  他不是那种不能吃苦的人,只是本能的排斥这些脏兮兮的烂泥黏在自己身上、乃至皮肤上。

  洁癖,是每一个生活在现代化大都市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的生活习惯。

  毕竟肮脏意味着病毒和细菌的滋生,意味着会造成各种各样的疾病,稍微有点卫生常识的人都会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干净整洁。

  可遗憾的是,在这个生产力极度落后的世界,底层农民连洗个热水澡都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更别提在野外保持干净整洁了。

  “哈哈哈哈!您说的没错!在抵达艾伦伯爵的城堡之前,我们恐怕是别指望能摆脱掉这些黏糊糊脏兮兮的烂泥了。”斯图尔克忍不住大笑起来。

  比起谨小慎微的父亲老图尔斯,他的性格明显更加开朗大胆,一路上总是不停地尝试交谈,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

  相比之下,一旁的希拉就显得安静许多。

  这个女孩一路上不但包办了包括打水、做饭、生火在内的所有杂物,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不用问也知道,她在通过这样的方式展现强大的自我克制力和忍耐力。

  两个小家伙一路上的举动无疑让艾尔伯特十分满意,甚至有一种捡到宝了的感觉。

  就在他刚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斯图尔克脸上开心的笑容瞬间消失,以极快的动作取下背在身上的短弓和箭矢瞄准左侧的森林。

  只见在利箭指着的方向,有几个身上穿着兽皮,同样手持短弓和箭矢的家伙缓缓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小心,大人。他们是山民。”男孩压低声音发出警告。

  山民,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山里,以狩猎和捕鱼为生的特殊群体。

  与定居在村落里依靠种地和放牧为生的农民不同,他们并不服从领主的统治,也不会主动上交任何赋税,除非进入城镇出售猎物、毛皮和购买基本生活物资。

  最重要的是,由于长期跟凶猛的野兽、怪物打交道,使得山民们的性格都极为彪悍,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杀人。

  而且他们完全不在乎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扮演一把强盗,将那些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商队和旅人洗劫一空。

  “这些家伙想干什么?”艾尔伯特眯起眼睛饶有兴致的问。

  很显然,他一点也不觉得对方手上那些简陋的武器能够给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也许是想要洗劫我们,有可能是打算跟我们做一些交易,或者追逐猎物的时候碰巧遇上了。不管是什么,这些家伙都十分危险。”斯图尔克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紧张。

  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其中一名穿着熊皮的山民主动上前两步,扯着嗓子大喊:“喂!不管你们是谁,识相的就赶紧主动放下武器,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

  艾尔伯特嗤笑着打断了对方毫无营养的威胁。

  “你在找死!”

  穿着熊皮的山民似乎感觉到自己被冒犯了,马上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布兰特!杀了个这个蠢货!”

  下一秒……

  嗖!

  一支利箭刺破空气发出尖啸声,直奔艾尔伯特的咽喉。

  可遗憾的是,当进入距离身体不到几公分的区域时,箭矢仿佛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力场,擦着天鹅绒长袍扎进旁边的树干。

  法师护甲,一环奥术中最实用的常住防护性魔法,防御力几乎与穿上一件坚固的皮甲相当。

  任何一名理智的奥术施法者都尽可能保持这个法术,永远也不会让它从自己的身上消失。

  看着那只插进树干足有半指深,尾羽还在轻微颤抖的利箭,艾尔伯特的眼睛顿时散发出刺骨的寒意,抿起嘴角自嘲道:“好吧,我不应该期待一群满脑子都装着原始愚昧观念的野人会遵守文明社会下的秩序与法律。既然你们如此喜欢暴力,那我就给你们暴力。”

  话音刚落!

  他立刻激活体内元素召唤者的力量,将自己的意志投影到火元素位面。

  还没等那些山民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团炙热的火焰从单向传送门内喷涌而出,紧跟着一个大型火元素从里边钻了出来。

  “主人,维尔坎听候您的召唤。”

  “杀光他们!”

  艾尔伯特毫不废话,直截了当给大型火元素下达了屠杀命令。

  没有任何犹豫!

  维尔坎在接到命令后,直接扑向距离最近的敌人,用身体恐怖的高温将对方身上包括毛皮在内所有可以燃烧的东西统统点燃。

  “啊啊啊啊啊!不!快救我!”

  才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倒霉蛋便发出了痛苦的惨叫,躺在地上拼命翻滚,试图用泥浆来熄灭熊熊燃烧的烈焰。

  可他明显小看了大型火元素的恐怖杀伤力,结果这些泥浆非但没能熄灭火焰,反而在高温的灼烧下与皮肤紧紧黏在一起,最终变成一具被灰色陶土覆盖的尸体,不断向周围空气中散发出刺鼻的肉香味。

  毫无疑问,这名山民被活生生烤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