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元素的主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我为杀死你而来

元素的主人 海拉斯特黑袍 2090 2020.03.20 19:20

  简单吃了点热气腾腾的饭菜,艾尔伯特很快便在风元素埃拉斯的守护下进入了梦乡。

  因为脑海当中那份属于游戏角色的记忆和经验不断提醒他,充分休息对于一名即将参加激烈法术决斗的施法者来说有多么重要。

  所以无论情绪上有多么剧烈的波动,都没能影响到睡眠的质量。

  这觉一直睡到日落时分。

  等艾尔伯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金色的夕阳刚好从窗户照射进来,呈现出一副日落的美景。

  “你醒了?感觉如何?”

  也不知道在一旁守候了多久的伦莎赶忙站起身,语气中充满了关切。

  “非常不错!菲儿夫人呢?她回到城堡了吗?”艾尔伯特掀开被子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回来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恐怕得赶紧趁这个机会前往举行魔法仪式的地方隐藏起来。”

  伦莎不由分说,将一件不反光的黑色斗篷扔在床上,示意艾尔伯特穿在身上。

  从斗篷表面那宛如阴影一般的能量不难判断出,这是一件经过魔法处理的物品,尽管持续不了多久。

  艾尔伯特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将穿好靴子,把斗篷披在身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随后两人便一前一后,迅速通过一条隐蔽的小路,从侧面的排水沟离开城堡。

  沿着光秃秃的灌木林穿行了大概两个小时,他们终于抵达了一片相对空旷的草坪。

  只不过所有的草都已经在魔法力量的侵蚀下枯萎,变成一堆堆扭曲畸形的诡异状态。

  在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杂草中,可以隐约看到一条条散发着暗红色幽光的线条,以及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的神秘符号。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女巫准备进行魔法仪式的地方。

  所有这些纹路和符号,恐怕都是最近几个星期紧张忙碌的结果。

  “如何,你有把握战胜她么?”伦莎站在魔法阵的边缘一脸紧张的问。

  艾尔伯特眯起眼睛扫了一眼这个复杂而又庞大的魔法阵,意味深长的回答道:“法术决斗,是两个以上施法者之间用来解决矛盾的最终手段,很多时候并不仅仅只是力量的碰撞,还有意志力、忍耐力、经验和智慧的较量。任何意外情况,都有可能让决斗的结果发生变化。因此从来没有绝对的输赢。”

  “所以你在冒险?!”伦莎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

  要知道她可是觉得艾尔伯特比自己的老师更厉害,所以才果断赌上了全部身家性命。

  毕竟菲儿夫人亲口承认,她自己根本没办法再开阔地形杀死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士。

  “人生原本就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只不过有些人喜欢寻求刺激,有些人则喜欢平淡和安稳。很不幸,我属于前者。”艾尔伯特嘴角微微上翘,两只眼睛闪烁着兴奋与期待的光芒。

  身为一名获得了成百上千场战斗胜利的玩家,他完全不觉得自己会输,甚至还隐约有点期待菲儿夫人能给带来一些不同的威胁和体验。

  通过这场法术决斗,他会对这个世界的魔法水平做出评估,然后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该死!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伦莎无疑读懂了那个眼神,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独自一人钻进茂密的树林中将自己隐藏起来。

  但艾尔伯特的做法却刚好相反,他就这样站在魔法阵的边缘,耐心等待着女巫的到来。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等距离午夜仅剩下不到三十分钟的时候,菲儿夫人终于驶着一辆装满了婴儿的马车出现在魔法阵的另外一边。

  “晚上好,夫人。”艾尔伯特单手抚胸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师礼。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巫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为了杀死您。”

  艾尔伯特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大大方方说了出来。

  他没有选择隐藏起来发动突然袭击,一方面是不想让那些婴儿受到波及,另外一方面也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杀我?”菲儿夫人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冷笑着讽刺道:“我明白了!一定是那个愚蠢的学徒对你说了什么,对么?”

  “不!杀你是我自己的判断和决定,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现在,请放开那些婴儿,让我们来一场施法者与施法者之间的决斗,胜利者获得一切,失败者失去一切,包括各自的生命。”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艾尔伯特手上猛然间多出了一张羊皮纸卷轴。

  不用问也知道,这便是开战的信号。

  菲儿夫人脸色瞬间大变,迅速将装满婴儿筐子的马车驱赶到一旁,用及其严厉的语气质问:“你知道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事后遭到伯爵的追杀。”

  艾尔伯特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迅速激活卷轴上存储的法术。

  下一秒……

  一张白色的网便从天而降!

  直接把女巫笼罩在里边。

  蛛网术!

  一个二环魔法中最受奥术施法者青睐,同时也是使用频率最高的控制类法术之一。

  在那些坚韧粘稠的蛛丝缠绕下,菲儿夫人显得异常狼狈,好几次差点跌倒在地。

  但没过一会儿工夫,她便召唤出大量带有毒刺的藤蔓,硬生生把蛛网撕开了一道口子。

  等脱困之后,女巫立刻撕下平日里和蔼友善的面具,满脸阴狠的威胁道:“你会为自己冒失的举动付出代价!”

  “抱歉,亲爱的菲儿夫人。真正需要付出代价的是你。听这风声,那是死去婴儿的冤魂在哭泣。”

  话音刚落!

  艾尔伯特马上用眼睛测量了一下对方与马车之间的距离后,毫不犹豫释放出刚刚准备好的法术。

  轰!

  只见一道刺眼明亮的火光闪过,以女巫为中心周围半径四米之内完全被一片火海所吞没。

  火球术!

  最能体现塑能系法术强大破坏力的代表之一,此刻终于亮出了凶狠的獠牙。

  那些才被召唤出来的藤蔓在烈焰的焚烧下,直接变成了一滩黑色的碳化物。

  至于菲儿夫人本人倒是在一团深蓝色幽光的保护下安然无恙,仅仅是长袍被烧掉了一大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