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闻人来袭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2020 2019.12.03 23:18

  益难平死死抓着手中灵器,不敢轻举妄动。

  对面林谦,已经是带着笑容,一戟戳死了自己带过来的最后一人。

  他呼吸急促,手心微微发汗。

  本以为带人围杀过来,胜券在握。

  原想着这么多人,最多也是人境十级,强的也有地境好手。

  加上自己对上林谦,岂不是轻而易举。

  可现实,极为的残酷。

  面前这林谦战力陡然爆发之下,远远超过自己想象,对方更极其理智,放任自己不管,专攻其他人。

  “你……你笑什么?”

  “啊?”林谦看向益难平,随后解释,“这不是,我赢了嘛。”

  笑什么,当然是笑胜负点在增加啊。

  本以为是浪费时间,可林谦刚才一看血脉棋盘,惊喜发现这胜负点居然有提升。

  先前见这帮家伙,弱的就有些离谱,他还闹心呢。

  结果,转角遇到爱,居然有胜负点,那他就开心了。

  “你好歹毒,杀了人居然还笑的出来。”益难平指着林谦,斥责起来,“此事我会禀明总院,你这等人,不可入学。”

  林谦瞪大了双眼,看着益难平,指着旁边:“真就尼玛离谱呗,你带人杀我,还赖我还手了?”

  “你这人……好不要脸啊。”

  “哼,这事情,到时候你自己去解释吧。”说着,益难平就朝着后方撤退,转身要走。

  可当他刚刚窜出去两步路的时候,带着炽热烈焰的弩箭,便从旁边朝他射来。

  益难平瞳孔收缩,急忙抬起手中长钩抵挡。

  铛!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始料未及的力道袭来,他一时之间都没拿出钩柄,脱手飞了出去。

  还是另一只手抓着锁链,硬生生将长钩拉了回来。

  他偏头看了过去,瞧见一个女子手持战魂兵正朝这边靠近过来,但奇怪的是,对方却没有凝聚战魂。

  别说益难平看不明白了,就连旁边藏着的老院长,也同样是瞧不明白。

  林谦的战力,未免猛的有些太过夸张了点吧?

  原本一群人围拢过来的时候,他还很担心,林谦会寡不敌众,陷入艰难境地,更何况他还没穿戴自己准备的灵器。

  结果就眼前这情况,分明就跟成年人打小朋友一样,一下一个。

  但更让他为之震撼的还是林谦关于战魂方面的运用,简直就匪夷所思,非常人能相提并论。

  他于旁边看了许久,硬是没明白,这到底是为何。

  当他凝视前方,见到林谦追上益难平的时候,忽然面色一变:“不好!”

  林中前方这坪地,林谦刚刚走过去,四周地面忽然有着光芒涌现而出,化作符文锁链升腾。

  锁链哗哗作响,转瞬之间就化作牢笼,将林谦封死在了里面。

  砰!

  林谦手持双戟,轰砸在这牢笼壁垒之上,却是嗡嗡作响,可纹丝不动。

  而此刻,本转身要逃的益难平停下脚步,看的被困住的林谦笑了起来。

  “别白费力气了,这链光阵可不是你打的破。”这边的益难平一边说着,同时绕了个身位,来到这牢笼的旁边。

  叮!叮!叮!

  边上靠近的周婉雪,手中手弩已经是接连射出烈焰箭矢,打在这屏障的上面。

  可碰撞其上就化作烈焰崩裂开,根本不能起到任何功效。

  益难平见到此景,更是笑的大声:“别白费力气,此阵内外一致,防御很强。”

  “本来就是防御和困敌都能用的玩意,虽然不致命,但对你来说,时间很致命吧?”

  “你的身躯陡然发生变化,战力暴涨,身上光芒闪烁,显然是凝聚了战魂使用了秘技。”

  “可你的灵气又能坚持多久呢?你的秘技,又能坚持多久?”

  益难平的问题,让旁边周婉雪表情也是陡然阴沉了下去。

  本以为这家伙是要逃走,没想到只是为了引林谦入阵法陷阱,让其被困住,等到时间过去削弱战力再行事。

  益难平拍了拍这链光阵的屏障,瞧着里面的林谦:“抱歉,着实是你刚才的表现,太让人意外,我自认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拿下你。”

  “所以装着被你抵挡,闪开远处提前布置陷阱。”

  链光阵内的林谦,望着外面的益难平:“你很理智。”

  “你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比当年的云长空还可怕,定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

  林谦笑了起来,偏过头朝着另一边看去:“但是你确定,一定能打得过我这位娘子吗?”

  轰!

  热浪滚滚,益难平朝旁边看去之时,便瞧见那周婉雪的头顶上悬浮着九尾天凰,展翅下有着焰浪席卷两旁。

  天凰振翅扶摇直上,最后是一个俯冲砸入周婉雪的体内。

  而她整个人也仿佛是被包裹在炙热的烈焰当中,手中长剑化作赤红色泽。

  呼!

  周婉雪动身,火红的身影席卷而来,带着炙热的气息直逼面前的益难平。

  风声响起,长钩飞出绕了个半圈,向周婉雪的后心拉扯过去。

  微微俯冲过来的周婉雪头也不回,拿着的手弩就反手扣下扳机。

  铛!

  弩箭精准的打在袭来的长钩,而周婉雪也已经靠近益难平,反手一剑朝着他那面门挑了过去。

  剑锋扫过化作火焰的剑幕,直接划向对方的咽喉。

  可益难平却是站在原地,自顾自的将长钩收拢回来,无视这斩来的一剑。

  轰!

  旁边忽然有长枪挑了过啦,枪尖还带着火苗,触碰长剑之时骤然爆燃。

  剑被直接格挡开来,周婉雪急忙后撤,一抖剑花那焰苗就是跳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多谢惠兄。”这边益难平拱手,朝着来的红袍之人说着。

  随后,他也是朝着那链光阵中的林谦看了过去:“这位周皇朝的公主,敌不过敌得过跟我倒没什么关系。”

  “你真正需要担心的问题,还是她能不能敌得过这惠兄的手段。”

  链光阵内的林谦,瞧着那一脸得意的益难平,扭头看向那忽然出现的十个红袍人。

  以及为首的持枪男子,而对方也是瞧着自己这边。

  随后,闻人惠是收回了目光,看着对面的周婉雪:“你的罪过,很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