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小师叔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2020 2019.11.28 23:31

  黄清风的话,让柳元峰的表情都是变了,其他人也纷纷朝着这边看过来,面露异色。

  不知道这好端端的,眼前这总院执事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益气正的儿子,也在这试炼当中。”

  “他的徒弟执掌册堂,虽然不敢违规,但是透露点消息定然是没问题。”

  “老院长,你说益气正知不知道林谦深浅,他儿子会不会下杀手。”

  “云总院长有这么一个,已经是压他一头。”

  “现在又来一个总院长这等的好苗子,他怎么可能不提前扼杀?”

  旁边林谦听着,倒是有些乐了,没想到还没开始试炼呢,就凭白无故的惹来了杀身之祸。

  想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不禁是朝着旁边的周婉雪看了过去。

  “一伙人要杀你,一方人想杀我,咱们这招人恨的本事倒是一等一。”

  瞧见林谦还有心情开玩笑,周婉雪也是捂着脸,无言以对。

  “但是这林谦闯过第四十层,就算益气正的儿子要动手……”

  “周皇朝毕竟地处偏僻之地,条件和资源要差,天赋是天赋,实力是实力啊。”

  “老院长也不是不知道,一旦到了地境,天极林的强度会翻上数倍,闯过四十层难度更甚。”

  “那益气正的儿子益难平,上次一年前听闻的时候,已经是地境二级巅峰,难不保现在是地境三级。”

  柳元峰这时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忍不住看向旁边的林谦。

  对方,才不过是人境十级,若是遭遇到了对方,如何是好?

  黄清风皱着眉头望着林谦:“试炼参加退不得,但毕竟是总院长的安排,对方有这般决定,应该是有所考量。”

  “还是先过去看看情况,见到总院长再问清楚。”

  提及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热心肠的黄执事,也是跟林谦说了很多话。

  什么宽慰他不用太过担心,进入嚎哭山林之中后,就找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藏好,切莫被人发现了,暗中通过试炼就行了。

  亦或者是多多寻找机缘,切莫找人逞凶斗狠之类的。

  尽管面前之人的话是多了一点,但林谦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真情实意,知晓此人是关心自己。

  尽管脸上是笑着,不断点头答应,但心里却并不在意。

  且不说自己已经到了地境,还有新卡在手,区区这个益难平他还没多担忧。

  更何况对方找上门来的话,就是来送胜负点,又有何惧。

  飞轿赶路很快,但也不是一刻不停,几乎是没间隔三个时辰左右会停下歇息。

  问起原因,黄清风解释是要保证自身灵气不至于枯竭,起码得在一半以上,也要确保这飞禽不至于过于疲惫。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突发的状况,所以尽量保持良好状态,以防意外。

  而这断断续续,也是足足耗费了三天的功夫,才来到了嚎哭山林的外围区域。

  嚎哭山林的区域范围很多,并且这次灵气暴动影响的范围处于一个外围偏中部区域,不强不弱,用来试炼是最好。

  等到飞轿落地,来到这嚎哭山林外部的时候,林谦等人走出就瞧见前方已经有了营地。

  营地有简单的木墙围着,布置有阵法,通过身份令牌验证后被镇守门口的总院执事放行进入。

  到了营地里面,林谦便瞧见一个个宽大的营帐是整齐有序的立好。

  营地内,已经有不少人影,大多都十分的年轻,见到林谦他们一行人进来后,都是好奇的张望过来。

  可见到他们身上外袍绣的周字,便是收回目光,有的稍微轻蔑一笑,不再注意。

  黄清风领着林谦他们一众人等,先是进了营地中央偏帐内进行报备,随后是领着去了主帐内。

  通传之后进入其中,便瞧见一个男子正坐在那,低头看着什么东西。

  “老师,你们来了。”云长空这边是站起身来,望着面前的柳元峰等人。

  柳元峰点头应了一声,上前急切的低声问道:“那益气正的儿子在这次试炼,境界天资不俗,你可知道清楚?”

  “当然知道。”

  “既如此的话,为何不直接将林谦特许入了总院,还要让他来这试炼走一趟?”

  “灵气暴动可是难得的机遇,他若是不来可就亏了。”云长空说着的时候,也是朝着林谦那边看了一眼。

  “但是……”

  “老师,莫要担心,此事我早就有了主意。”云长空拍了拍这位老师长的肩膀,向黄清风道,“带他们去营帐好好休息,试炼开始之前调整好状态。”

  “第一次坐飞轿,肯定累了。”

  “是,总院长。”黄清风这边领命,便是带着柳元峰和其他人,朝着外面走去。

  “林谦,你留一下。”就在这时候,云长空的声音忽然响起。

  柳元峰和黄清风对视一眼,心里倒是放松了不少。

  很显然云长空不是贸然让林谦去送死,果然有所准备。

  林谦转过身走了回来,留在营帐之内,而云长空则是走下来出了营帐。

  在外面转了一圈之后,云长空在走回来,并且入内之前,阵法波动浮现而出,无形屏障流转。

  见到云长空这小心谨慎的模样,林谦也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咳咳。”轻咳两声,云长空瞅了一眼林谦,面色古怪的很。

  林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明所以:“唔,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上次回到总院之中,见了曾经的老院长,知道了一点事情。”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云长空揉着脑袋不知道想什么。

  “那个,嗯,老院长是我师父,但他前面二十年的时候呢,在一个人那做了记名弟子,学了不少东西。”

  “这位师祖呢,原本我不知道是谁,可现在知道了。”

  林谦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所以呢?”

  “所以,我得……得喊你一声小师叔。”

  “……”林谦站在原地半响,随后是深吸一口气,“你师祖是我爹?”

  “对!”

  “你是我师侄?”

  “嗯!”

  “那师侄,内定第一能行吗?”

  “过分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