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我叼你那啥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2228 2019.11.29 23:34

  “唔……”云长空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没啥太多的区别。

  林谦伸手将桌案上的地图拿走,收入这储物戒中,转身准备离开。

  “东西我收下了,多谢关心。”

  就在林谦要离开的时候,云长空忽然是唤住对方:“等等,先不着急。”

  “啊?”林谦疑惑的转过身来的时候,才发现云长空走到这营帐的中间。

  而对方也是从储物的灵器当中,取出一柱。

  这黑柱上铭刻阵法,镶嵌灵晶,有着混沌模糊的气息,飘忽不定。

  “这玩意,怎么那么像测脉柱?”

  “不是像,就是的,不过是简化的版本,测试的不会太过详细,只有粗略的数值。”云长空立好这小测脉柱,示意林谦过去,“试试?”

  林谦明白云长空的意思,对方估摸着觉得自己血脉应当不是废血脉。

  只是测试的时候,有了误差。

  “我怀疑,师祖曾经亲自动手,隐藏了测试的结果。”这边,云长空忽然开口,瞧着面前的林谦。

  林谦心中一动,看着面前的测脉柱,觉得有道理。

  他老子实际上这么厉害的话,说不准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暗中保护自己天赋没有过早暴露之类?

  想到这里,林谦心中也有些激动,想要看看自己的华夏血脉,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血脉。

  “呼……”

  轻吐出一口气,林谦上前触摸测脉柱。

  嗡!

  测脉柱有了反应了,刹那之间,究极可怕的……

  微小光芒,在这测脉柱的底端稍稍闪烁了一下,随后消失。

  “……”云长空眨了眨眼,看着林谦,“要不,再试一次?”

  “好!”林谦点头,再次触摸。

  轰!

  测脉柱震颤,微弱几乎不可察的荧光,很快的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

  若不是林谦跟云长空一直盯着测脉柱,都差点忽略掉这一抹细小的光芒。

  “嗯……”林谦和云长空抬起头来,彼此对视着。

  半响过后,云长空笑了笑将这个测脉柱收了起来,随后取出了另一根更大的:“可能有误差,咱们再试试。”

  轰隆!

  一声爆鸣,那小小的光芒努力挣扎的在底端亮了一下,最后消失不见。

  云长空沉默片刻,取出先前的测脉柱,双手同时放在上面。

  瞬间光芒从底端涌上,直接漫过了八成才停止下来,明亮的光芒闪烁而出,几乎要将营帐照亮。

  唯独后方一处阴影,依旧黑暗。

  尽管已经准备齐全,但这个结果,还是让云长空无法接受。

  “没道理啊?”摸着胡茬,云长空瞧着林谦如同见鬼了。

  还真就是废血脉,测脉柱也没有问题。

  他搞不明白,林谦的血脉明明那么厉害。

  于修炼,战斗中历练变强。

  于战斗,凝聚战魂而不耗费灵气。

  就这?

  废的?

  说实话,林谦自己也是懵的,感情是自己想太多。

  真就废血脉呗?

  但林谦不太明白,按道理自己血脉也的确是很强的样子,怎么就测成这个样子。

  更何况华夏血脉,华夏啊,如此悠久……

  等一下!

  “咱们老祖宗讲的是谦虚内敛,所谓的闷声发大财该不会就是这个意思吧?”

  瞅着因为云长空而闪的跟两大灯泡一样的测脉柱,林谦仿佛是明白了什么。

  水土不服是一个,华夏文化的一些道理,恐怕也是脱不了关系。

  “可能,我的血脉就是废的吧。”最后,林谦也是叹了口气,“怪我,自身的优秀遮掩了天赋的光芒。”

  林谦最后朝着呆滞的云长空挥了挥手,暗自摇头离去。

  瞅着林谦离开之后,云长空还没回过味,慢慢的将测脉柱收了起来。

  随后,他转身朝着旁边营帐阴影望着:“师父,你怎么不亲自见见小师叔?”

  此时此刻,阴影当中有一个老者走出,望着出口的位置。

  “不,为师先不要接触小师弟,待得时机成熟再说。”

  “我会去林中坐镇,但凡小师弟有任何危险,为师会亲自出手。”

  老者表情郑重,他可是记得清楚,师父许多年前就叮嘱过自己。

  一旦玉佩碎裂,就要去周皇朝看看情况,若是小师弟需要帮助,需要护持,得全力而为。

  若是不需要,自在悠然,就默默旁观暗中护持一二就行。

  可小师弟已经来参加试炼,要入这个天极总院,那么他定然是要百分之两百的护持。

  更何况,他也从徒儿的口中,从周皇的信中知道,林谦实则不凡。

  这些年来,自己默默修行,藏着掖着想给师父惊喜,哪曾想……

  测脉柱都无法测出林谦血脉强弱,这般奇特,估摸着师父都想不到吧。

  “这小子也是奇奇怪怪,怎么就测不出血脉强弱呢?”

  “嗯?”老者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云长空。

  “呸,小师叔。”

  老者收回目光,继续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为师也不清楚,或许小师弟的血脉的确是废品,只是他自己琢磨出了利用的办法,也未尝不是。”

  “又或者说,本身就是他血脉的能力呢?”

  云长空耸了耸肩,看着营帐入口:“不过,小师叔真的很强,来了总院好好培养,绝对是强大的战力,也更有把握。”

  “再看吧。”老者说着,“好好主持试炼,为师先去林中走一遭。”

  “是!”恭送老者离开后,云长空才起身来。

  护身灵器加上好的丹药,还有师父亲自暗中护持。

  林谦若是还会出事,那云长空一头撞死算了。

  而这一边,离开营帐之后的林谦,立马便是瞧见远处还在等待的周婉雪。

  见到林谦出来,周婉雪也是看了过来。

  “有心了,担心我不知道路。”见到周婉雪挥手,林谦笑着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可还没走上两步,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你就是林……”

  这人话还没说完,就见到林谦错开步子,从旁边绕了过去。

  他面色微变,转身加快步伐又是挡在林谦的面前。

  “我问你呢,你……”

  林谦皱着眉头,朝旁边让开几步:“行行,不跟你争,我都让你了。”

  “喂,你这个废血脉……”这人被林谦再度打断,很是不快,阴着脸伸手拦住对方。

  瞧见这陌生人,又挡着自己去路,林谦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深吸口气。

  “哼,本少……”这人才刚开口,就见到林谦已经一拳打了过来,正中自己腹部。

  “呕!”拦路之人根本没想到,林谦居然敢动手,被打的弓着身子捂着肚子干呕起来。

  林谦飞起一脚就是将对方踹翻在地,照着对方脸就是猛踹。

  “你贱不贱,你是不是犯贱?”

  “说了让你了让你了,还拦着不放你找茬呢?”

  “我叼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