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瞬间蒸发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2035 2019.11.25 23:56

  听了林谦的话,齐罡急忙摆手,示意这是个误会。

  “少爷误会了,事情没有那么离谱。”

  “陛下虽然也姓周,不过其实是外来的。”齐罡连忙解释,说明情况,“上一任皇帝死了之后,家主和陛下赌骰子。”

  “谁输了谁做皇帝,结果陛下输了,所以才去当皇帝的。”

  林谦整个人都僵硬了,望着齐罡嘴角抽搐:“话说齐老伯,你是不是对离谱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赌骰子定输赢来决定谁当皇帝?这更离谱好不好,怎么我就没听到风声?”

  齐罡解释一二:“具体情况不知道,外界的传闻是陛下乃私生子,先帝暴毙驾崩,随后即位。”

  “不过此事发生过,天极总院的上一任院长是亲自过来,跟家主和陛下不知道说了什么,随后离开了。”

  林谦恍然,他开始还觉得奇怪,那云长空怎么就认识自己,还知道自己不少情况。

  后来知道,对方是提前有了解自己的情报。

  本身他还思量,这所谓的总院长,到了周皇朝就了解自己情况做什么。

  现在看来,恐怕是他从上一任的院长口中,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关于老爹和陛下。

  故而才提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知道了自己。

  按照年纪来算的话,对方估摸着是周皇朝事变之前,去了总院。

  不知道事情细节,也很正常。

  但林谦只感觉,这事情太梦幻了。

  陛下这皇位,居然是这么来的,当真是奇了。

  “等一下,如果当初爹输了的话,那我现在岂不是太子?”林谦忽然转过身来,望着齐罡。

  齐罡哭笑不得的点头:“如果真这么想,倒是没错。”

  “老爹当初,怎么就没输呢,真是不争气。”林谦摇着头,看向齐罡,“老爹和陛下,神神秘秘,肯定还有更多的故事。”

  “再多,老仆也不知晓了。”齐罡轻轻摇头,表示他不知情。

  这些事情,怎么说也是辛密,他能知道这些已经难得。

  “好了,很多事情还需要你照看,回去忙吧。”林谦站在这天极副院山门前,朝着齐罡挥了挥手,“不要太辛苦啊。”

  “多谢少爷关心,您好好休息。”

  目送林谦离开之后,齐罡才转身离开。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极副院内,那青山之上的府邸,林谦撞开府门急急忙忙冲了进去。

  来到了后院当中,周婉雪果然在那等待,来回踱步十分焦急。

  院门打开的声音,让她抬头看去,瞧见林谦急急忙忙进来,口中更是喊着。

  “震惊!不可思议,我本有可能会是太子……”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副院长夜里偷偷摸摸,去了那隔壁庄子……”

  “绝对劲爆!你想象不到,你亲爹刚才居然……”

  林谦这边,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知道的新内容,新知识,听得周婉雪也是呆滞。

  只是她不理解,为什么每次林谦开头说的话,感觉那么的奇怪。

  但听完林谦的话,周婉雪坐在原地久久不能缓过神。

  她感觉自己的目标崩塌了,原本自己打算进入总院,是为了提升周皇朝的地位,为了缓解父皇的压力。

  可谁能够想得到,自己父皇其实是隐藏的大佬。

  难怪父皇对民生方面关怀备至,对开疆拓土方面,则是兴致全无。

  赌输了才做皇帝?

  自己这公主的位置,竟然是输出来的?

  也难怪为什么父皇只有自己这一个女儿,居然丝毫不着急,没想着有个儿子继承大统。

  “可是,为什么父皇和林伯伯他们要留在这个地方呢?”

  “既然他们这般强大的话,四处遨游不是更好?”

  周婉雪看着面前的林谦,有些好奇。

  “唔……”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可能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吧。”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目标,还是这次试炼啊。”

  然而,面的林谦的提议,周婉雪却是表情迷茫:“可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没了啊。”

  “可是去总院,的确修炼条件会更好吧?”林谦看着面前的周婉雪,认真开口,“你不想变强吗?”

  “可是变强……”

  “至少再次遇见嚎叫山林中发生的事情,有实力的你,就不需要逃跑了。”

  林谦站起身来,升了个懒腰:“原本是想着变强了,吓爹娘一跳。”

  “现在倒是想着,变强了好去找他们两个,问问这两个不靠谱的爹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接在孩子面前炸了这么恐怖的事情,会有心理阴影的好不好。”林谦揉着额头,忍不住叹道。

  说起来,当初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难以平复啊。

  “而且,我想看看会有多少卡,多少棋子,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巅峰的时候,光景是什么模样。”

  “我为什么来这,我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若是没实力,感觉自己就仿佛是棋子一样啊。”

  “我虽有棋盘落子,自身却身处棋局,这种感觉可不是很好。”

  林谦絮絮叨叨,旁边的周婉雪则是担忧的望着对方。

  好像对方跟传闻中一样,又开始说一些胡话了啊。

  另一边,皇宫中。

  一处偏门的密室,木厚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周神通,以及其身边的皇后。

  “你们闻人家的破事,还真是够多的。”周神通揉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十分头疼。

  旁边的皇后挽着周神通,也是面露歉意:“周哥,让你劳神了。”

  “没办法,当初配合那个老家伙演戏,别人都信以为真,当老子是个小地方的小皇帝,好欺负呢。”

  “若不是太招摇了,真想过去拍死闻人家的老东西啊。”周神通舒展了下身子骨,不耐烦的说着。

  皇后在旁边也是笑着摇头:“周哥,还是忍耐一下吧,若是出手的话,就功亏一篑了。”

  “哎,烦死了,林兄真是丢了个麻烦给我啊。”周神通摸着后脑勺,跟皇后离开了这个密室。

  而在他踏步离开密室的瞬间,一抹金光浮现,木厚可瞬间被蒸发,仿佛从没有存在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