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笑着说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2006 2019.12.02 23:58

  为什么这种郑重?

  其他人可不知道,但他清楚,这个家伙可是闯过了天极林四十层的人。

  当然,这个消息没办法分享给其他人。

  如果跟这帮人说了,他们还会这么出力?

  对付一个废血脉的人,和对付一个闯过天极林四十层,很有可能是下一个云长空的人。

  那概念可就不一样了!

  有些人可是墙头草,若是知道了消息,谁知道会怎么选择。

  “来了!”这边,老院长已经感知到了,因为林谦刻意绕圈的情况之下,这两伙人差不多是同时抵达。

  等等!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林谦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时候,他才发现林谦身上,居然没有穿准备好的防御灵器?

  “不好!”如此多的人围攻过来,他只身一人的话……

  簌簌簌……

  周围忽然是传来了动静,林谦朝着旁边周婉雪道:“人要来了。”

  “接下来怎么办?”周婉雪皱着眉头,警惕的盯着四周。

  林谦戳了戳周婉雪的额头:“傻了啊,这还想不明白。”

  “闻人家见你资质好,要拿你炼药。”

  “那益难平忌惮我,想提前扼杀我。”

  “但是,我们要做一个善良的人。”林谦说话间,将旁边地上的一对大戟拔了起来。

  与此同时,前方草丛中已经是冲出了一个个身影,来到这片林中坪地边站定。

  人群中的益难平,轻吐口气,缓一缓先前疾行的气机:“林谦,你可知……”

  嗖!

  还不等他话开口,面前一杆黑色的大戟就已经是飞了过来,破空声不断放大,让他急忙偏头避让。

  噗嗤……

  就在他避让开来的一瞬间,那大戟已经是擦身而过,直接洞穿了他身后一人,将其带飞出去,死死的钉在了后方的树干之上。

  “古之恶来!”

  “力量翻倍……”

  林谦浑身开始膨胀,原本宽松的外袍也因为暴涨的肌肉绷紧,而他脸上也是露出笑容,瞳孔闪烁金光。

  “一个时辰!”

  咚!

  林谦踩踏地面发出沉闷的巨响,而他整个人就仿佛是一头凶兽,散发着暴戾的气机。

  提着大戟就朝着益难平这边人群冲了过来,接近之时就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而是对准了其他人。

  “你……”其中一人急忙提起手中的长剑,慌乱之下就朝着林谦砍了过去。

  可他这一剑还没有挨到林谦,长剑就已经是被一戟劈飞了出去。

  紧随其后,那一戟飞来,他脑袋就凌空而起,最后是落在地上滚了两圈。

  解决一人的林谦靠近那树,将另一杆大戟拔了出来,随手一挥,就朝着其他人冲了过去。

  “林谦,有话好说,我们只是……”一瞬间,就直接死了两人,将其他人给吓懵了过去。

  有人甚至直接开口,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谦冲撞了过来,一戟刺穿。

  “还傻愣什么,一起上啊!”那边益难平已经是被这帮蠢货气的头顶生烟,同时也是忌惮的看着林谦所在的方向。

  这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而且十有八九,早就知道他收买了人跟着,猜到过来的就是自己等人。

  并且,早就在蓄势等待。

  如若不然,为何自己等人一冒头,他就冲杀过来,先斩了两人。

  “战魂凝聚!”

  这边,益难平一声吼也是让众人反应过来,回过了神。

  彼此的气机也是纷纷提升,背后浮现出各色的虚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而益难平,背后也同样是浮现出一头斑斓猛虎,这虎形的虚影四足之上,有着云雾涌动,若隐若现。

  轰!

  这云雾猛虎的战魂凝聚而成,益难平身周都是萦绕着微风,而他的手中也是提着一长钩,另一只手捏着钩柄底端的链子。

  此刻的他,凝视面前林谦神色严峻。

  就先前那一个照面的冲撞和厮杀,他就已经明白,面前林谦比想象中还要可怕的多。

  “不愧是通过了四十层天极林的人!”益难平望着前头的林谦,杀意更甚。

  如此实力,如此天资,若是不扼杀在这个地方,今后父亲就更加没有机会反抗。

  “围困他,我们这么多人,就算他凝聚了战魂……”益难平正开口,还要继续鼓舞的时候。

  噗嗤!

  面前两人直接是被大戟撕裂开来,鲜血飞溅,刚刚围困向林谦的众人,已经是被暴力冲撞开来,四下飞溅。

  “地境,你们是地境!!!”诛杀二人,撞飞其他人,林谦站在原地,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声震山林,相较于自己的战魂,益难平忽然觉得面前的林谦反而更像是一头猛虎。

  接下来林谦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面色微变。

  “这么弱,你们太弱了啊。”

  原地的林谦脸上,有些懊恼,极其的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胸中憋闷的情绪不断涌上心头,双手微微的颤抖。

  对,他们承认是过来围杀林谦。

  不错,他们现在技不如人,打不过。

  士可杀,不可辱。

  你林谦委屈什么,那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算是什么意思?

  “浪费时间,真的是浪费我的时间啊。”林谦深吸口气,环顾地上的众人,“早知道,我还不如去找凶兽厮杀。”

  林谦话说完,身形速度陡然爆发,朝着其余几人冲杀过去。

  “林谦,你……”

  “不,饶我一命,我们也是被益难平蒙蔽的。”

  一群人原本以为,林谦这个样子应该是不准备对他们动手了。

  虽然屈辱,但对方这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样子,不正是这个意思吗?

  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再下杀手。

  “林谦住手,你这是……”益难平急忙冲上去,同时手中一挥,那长钩就是带着风声,以诡异的角度向林谦吊去。

  可跟面前这益难平带来的学员厮杀之时,林谦仿佛背后长了眼睛,抬手一戟就是将这飞钩隔开,且还抽空看了对方一眼。

  “不要着急,等一会,就到你了。”林谦笑着说完,另一只手反手一戟,就捅死了脚下踩着的另一人。

  一把扯回长钩,益难平望着林谦心底发寒。

  不对劲,这人不太对劲。

  他为什么要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