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脉是自走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新的比试规矩

血脉是自走棋 玄君帝0 4026 2019.12.08 23:59

  听到林谦提及的要求,他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初在周皇朝天极副院中,天极林对方的举动。

  甚至,回想起来当初自己居然还傻乎乎的跟着照做,他脸都不由自主的一红。

  “这个地方,我上哪给你弄这些玩意去。”云长空瞅着面前的林谦,没好气的开口。

  “……”林谦这边,默默的看着面前的云长空,带着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被面前林谦这么盯着,云长空只感觉自己的心里毛毛的。

  半响过后,他只能告饶:“行了行了,我去给你弄好了吧?”

  “真是……事情多。”

  云长空忍不住抱怨了两声,随后是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没多久,营地中就有了飞轿起来,朝着远处飞遁了出去。

  站在营地内的林谦,默默的看着那飞轿起飞远处,脸上露出笑容。

  “看样子,这云长空和背后的老院长,对老爹是真的尊敬啊。”

  很多事情,其实是可以从小事情分辨出来。

  云长空先前没有直接答应自己的要求,说是要考虑一下。

  语气说是考虑,不如说是对方准备先跟自己的师父,也就是那位老院长商量一下后,再给自己答复。

  看样子,那个老院长是同意了自己的请求,这个看起来有些荒诞、假公济私的提议。

  能同意,就说明对方是真的将自己这个存在放在心上。

  再说云长空真的帮自己去弄香炉和香,这个要求说难不难,但可能会稍微麻烦。

  并且还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若是这个云长空对老爹的尊敬。

  那么这个可有可无的小事情,他自然是会去答应。

  飞轿起飞,说明云长空也的确是将自己放在心上。

  单单从这两件事情上面去判断,林谦心中也是稍微有了计较,对这两个人稍微放心了不少。

  没多久之后,云长空又是亲自的找上门来,将香炉和香丢给了面前的林谦。

  “说实话,这个东西只是一个心理安慰,非得执着这个干什么?”

  林谦笑了起来,望着面前的云长空:“这是玄学,你不明白。”

  “……”云长空站在原地,看着林谦半响后摇头,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瞧见云长空离开后,林谦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香炉和香,抱着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之内。

  而另一边,回到自己营帐中的云长空,来到了桌案的面前,看着上面另一尊香炉和香,若有所思。

  “试试?”

  想了想后,云长空还真的如同林谦那样,焚香祷告,拜着一个画像。

  那个画像,如果林谦瞧见了的话,定然是能够认出来,赫然是自己话的企鹅。

  依旧是照着林谦当初的举动,拜了拜之后的云长空,就开始盘膝端坐在营帐之中,开始尝试突破境界。

  他卡在这个境界已经很久的时间,只是今日若有所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焚香祷告之后,信心更加足了,云长空总感觉自己这一次的突破,可能会更加顺利。

  而另一边,林谦已经是呼呼大睡,躺在自己的隔间中好好休息起来。

  躺在旁边的周婉雪则是侧着身子,越过隔在两人中间的衣物,默默的看着沉睡的林谦,眼眸中隐约有着光芒闪烁。

  翌日清晨,林谦早早的就起身来,舒展了下身子骨。

  洗漱了片刻后,就是来到了窗口的旁边,盘膝端坐修炼,感受着四周的天地灵气。

  这个时候的天地灵气,极为的纯净浓郁,如果是用来修炼的话,那是正好。

  周婉雪也早早的苏醒过来,跟着林谦一同早早的开始了今天的修行。

  往日的这个时候,她也是跟着林谦一同早起修行。

  修行过后,吃了点东西,林谦和周婉雪就是在营地当中瞎晃悠了起来。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人已经开始回到了营地当中。

  距离正午试炼结束,时间也很接近了。

  因为正午之前回来,成绩才会作数,为了预防意外的情况,不少储物背包差不多装满的人,已经是赶着到了营地内。

  当他们回到了营地之中后,一个个脸上都是流露出喜悦的神色,跟身旁相熟之人,交谈着这次的收获。

  还有许多人是来到了中央的白玉石碑前,看着上面的分数感慨不已,更是对林谦和周婉雪两人指指点点。

  并且,当他们来到了营地之中,一些话语和言论,也是开始在他们当中悄然传递开来。

  林谦!周婉雪!

  这次他们在试炼当中,见到被斩杀却没有收割干净的凶兽尸体,几乎都是被他们杀的。

  尤其是不少修为羸弱些的人,开始将林谦和周婉雪当做恩人对待了。

  毕竟对他们来说,这次参加试炼,心里也是有点数的。

  不过,这次试炼,他们收获的东西是可以带回去,自己享有的。

  所以这次他们可以说,仗着林谦和周婉雪的照顾,一夜暴富。

  当然也有些人,发现了这次试炼的问题所在。

  榜单乱了。

  有些回来的人,本身是实力不俗,瞧见榜单上面的排名后,眉头紧皱。

  榜单上面的混乱程度,超出了想象,对他们来说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只是,也有人不是非常担心,他们能够看出来问题,那么天极总院那边,自然也看的出来问题。

  到时候,肯定是有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

  还不到正午,人已经回来的差不多了,先前回来的人已经去了自己的营帐所在,收拾了一下自己。

  正午时分,试炼结束。

  除了已经死在了林中的人,已经是全员回来。

  白玉石碑前,诸多学员已经是聚集在了这个地方,跟在陪同来的院长和执事身后。

  正前方,云长空站在一处平台之上,打量着面前的诸多学员。

  “这次试炼结束,按照原本的规矩,应当是颁发奖励,然后按照名次来进入总院。”

  “三百六十人,原定是前一百名次的人,可以进入总院之中。”

  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学员人群之中,已经是开始有了动静。

  尤其是一些实力强横,但是因为林谦的缘故,名次排在后面的学员,皱紧了眉头。

  而有些实力弱一些,却因为运气好进入前一百的人,则是盯着那白玉石碑上自己的名字,心中喜悦。

  “这次的试炼,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所以原本的规矩肯定是不适用。”

  “你们自己心里,应当也是十分的清楚。”

  云长空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不少学员都是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序位排次在前头的一些副院院长,也是放松了不少。

  毕竟,他们的学员能够有多少进入总院,那么来年总院反馈下来的资源,也会相应的有所改变。

  人越多,资源自然就是越多的。

  “此次的试炼,依旧是结束,名次的赏赐照发不变。”

  “只是进入总院的名额,决定方法有所改变。”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云长空朝着林谦的方向看了一眼。

  其他的人,注意力也都是纷纷集中了过来,盯着面前的云长空,目光中也是浮现出期待和好奇。

  他们也很想要知道,接下来天极总院这边,将要提出怎么样的解决办法。

  “名额比试,这次名额的决定办法,通过比试的方法来决断。”

  “只是比试的方法,略微有些不同。”

  听到云长空提及到比试的时候,不少实力强大的学员,脸上已经是浮现出了兴奋的表情,摩拳擦掌。

  毕竟他们的实力强横,如果按照这个方式来选定名额的话,自然是不会发生意外。

  但当云长空提及这次的比试,有所不同的时候,不少人的心也是随之紧张了起来。

  该不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吧。

  “此次的试炼,因为林谦而起,自然也要因为他而终。”

  “明日,擂台搭建,林谦作为守擂之人,按照现在白玉石碑上的名次,一一接受你们的比试挑战。”

  “然后我会根据比试的情况,你们的表现,来断定前一百的人选。”

  “一百人选定出来之后,其他人还有挑战的机会,如果挑战成功,就可以替代被选中之人,得到进入总院的名额。”

  云长空的话音刚刚落在,在场瞬间是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那些执事和副院院长,更是瞪大着自己的双眼,瞧着前方站着的云长空,有些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从总院长口中说出来的。

  唰唰唰!

  几乎是不约而同,林谦周围的人都是纷纷转过头来,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林谦的名号,早就已经是传遍了整个营地当中,在场不少人都曾经过来与之交谈,打个照面。

  包括一些实力强劲的人,他们并没有因为境界而瞧不起林谦,也没有因为血脉废而轻视对方。

  毕竟,榜单第一,猎杀了那么多强力的凶兽。

  林谦绝非是表面上那么的简单,尤其是当云长空提出了解决的办法之后,他们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天极总院最年轻的总院长,绝对不会是什么傻子,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定然是深思熟虑。

  甚至代表了一个信号,林谦是在场当中最强的学员。

  至少在云长空看来,在场是没有人能够赢过林谦,用他来当做试金石,简直是再好不过。

  在场的当中,也有其他的强大学员,看向林谦目光中,除了警惕和郑重以外,还有着一些跃跃欲试的战意。

  柳元峰和黄清风也是回头来,看着人群当中的林谦,见到对方神色如常,十分淡然,估计对方早就知道了情况。

  两人脑海中第一瞬间浮现出来的想法,便是总院长莫不是疯了,这林谦莫不是疯了。

  这事情,不是在乱来吗。

  “诸位,好好休息,准备明日的比试。”面对这数百人的目光,林谦面不红心不跳,反而是拱手朝着四周示意。

  “好说!”

  “明日倒是要见识见识,这试炼榜首的实力。”

  “阁下魄力,服。”

  周围之人,实力强横的学员,已经是纷纷开腔,抬手回礼,目光火热的看着众人中间的林谦。

  单单是面对这么多人的注视,神色泰然波澜不惊,就已经见识到了这林谦的风采。

  不过,大家都是少年,年少轻狂,心高气傲。

  本身在自己的副院当中,又是属于顶端的一批人,自然还是希望能够跟林谦亲手较量一番。

  见识见识,他的本事到底如何。

  事情宣布完毕之后,众人也是纷纷的散开,朝着自己的营帐之中回去,准备明日的比试事宜。

  而林谦这边也是回到了营帐中,开始准备着什么。

  另一边,营地之内,已经是有人开始悄然的摸了出去,两道身形方向不同,速度很快。

  营地之外的林中,一人正不断的游走林中,可面前一株树的后面,忽然是转身出来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山执事,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去什么地方啊?”云长空慢条斯理的开口,看着眼前忽然停住身形的山君定。

  山君定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云长空,浑身已经是被冷汗浸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总……总院长。”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打算跟某位副院长说明一下,这个地方的情况吧?”

  山君定知道此刻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深吸口气开口说道:“总院长,总院的情况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

  “这个林谦杀了益难平,事情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副院长肯定是会想尽办法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到时候总院动荡起来,你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难道你要为了一个林谦,折损自己的前程,毁掉整个总院不成?”

  听得面前之人的威胁,云长空的脸上是露出了好笑的表情,轻轻摇头:“山君定啊山君定,有些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啊。”

  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尸体忽然是落在了他的旁边。

  山君定仔细看去,发现地上之人,居然是闻人家的人。

  而丢过来的方向,一个身形也是缓缓的走了出来。

  当他看清楚人影的时候,大惊失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