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第一太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子凭母贵

大明第一太子 夜星月语 1311 2020.06.30 09:51

  陈氏看着母子二人对视,在一旁笑着打趣,俩人之间交谈有口音,说的快了朱乾都又些分辨不了。

  不过他现在的心思也不在这上了,婴儿的身体太弱了,出生至今五天了,每天只有一两个时辰是清醒的,还都要浪费在吃奶拉屎上面。

  朱乾通过奶娘侍女之间的谈话,什么小明王韩林儿,老爷领军攻打集庆,李善长前来投靠,徐达将军的母亲过寿,恭喜夫人生下老爷的第一个嫡子等信息判断出自己应该是朱元璋的第一个孩子,历史上的懿文太子…

  朱乾看了看自己母亲,小嘴一瘪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自己死前19岁,如果自己没算错的话马皇后今年也才23岁……

  朱乾回想了一下明朝第一位皇太子朱标的生平,头就有些晕了。

  多想一下就困的不行,稚嫩的大脑有些负担不起长时间的思考。

  朱乾只能闭上眼睛休息一会想一会。

  幸好他初中历史老师很漂亮,所以他对历史比较感兴趣,可惜更了解的也是两汉三国隋唐这些有故事演义的朝代。

  明朝的事情知道些但是总归是不太全面。

  不过朱标这个人他倒是了解过,毕竟这位太子爷太倒霉了,而且他儿子朱允文也比较出名。

  当然朱乾其实很满意了,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在现代也没混的多好,把他扔到三国隋唐他也没那个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本事。

  太子朱标这个身份再好不过,而且自己穿越到刚出生的朱标身上,什么都可以慢慢学,想来怎么也能显得比一般孩子聪慧些。

  又睁眼看了一眼一旁的生母,给她露了一个大大的婴儿笑脸,骗了一口亲亲。

  一般是母凭子贵,但是在朱元璋这可就是子凭母贵了。

  朱元璋这个人是盖世英豪不假,但是早年凄苦当过和尚要过饭,导致性格有些暴躁!

  一旦触及他的底线,那只有死路一条,这世上也只有马皇后才能劝住他。

  马皇后的祖上曾是归德府宿州富豪。父亲马公家住新丰里,由于乐善好施,所以家业日渐贫困。母亲郑媪,在1332年生下马氏不久就去世了。

  马公没有儿子,视马氏为掌上明珠。马氏自幼聪明,能诗会画,尤善史书,性格也颇倔强。

  马氏的父亲马公因为杀人避仇,逃亡他乡,临行时将爱女托付给生死之交郭子兴。郑媪早卒,其后马公也客死外地,郭子兴越发可怜此女孤苦,收为养女。

  郭子兴教她文化知识,夫人张氏则手把手教她针织刺绣。十几岁的马氏聪明无比,凡事一经指导,马上知晓。马氏模样端庄,神情秀越,还有一种温婉的态度,无论何等急事,她总举止从容,并没有疾言厉色,所以郭子兴夫妇很是钟爱马氏,一直想给她找一个好夫婿,使她终身有托,不辜负马公遗言。

  三年前朱元璋加入了郭子兴的部队,他精明能干,处事得当,打仗时身先士卒,获得的战利品全部都上交郭子兴元帅。

  得了赏赐,又说功劳是大家的,就把赏赐分给大家。不久,朱元璋在部队中的好名声传播开来。郭子兴也把他视作心腹知己,有重要事情总是和朱元璋商量。

  郭子兴见朱元璋是个人才,对自己的大业将会有很大的帮助。于是便把养女马氏许配给了朱元璋。

  郭子兴虽然器重朱元璋,但他这个人性情暴躁,忌才护短,又好听谗言,迟疑寡断,在别人的挑唆下,也曾多次猜疑朱元璋,对他加以斥骂。

  一次,郭子兴发怒,将朱元璋禁闭在空室,不许进食,马氏得知后,亲自到厨房,“窃炊饼,怀以进,肉为焦”。

  后来马氏见形势不对,就毅然把自家所有财产送给养母张夫人和郭子兴妾张氏,请她们在义父前给干女婿说点好话,以弥缝裂痕,使得朱元璋能脱离困境。

  这样的夫人哪有男人会不爱呢?

  要知道朱元璋可二十七岁了,身为元帅又不是没有侍妾,怎么可能除了义子外,一个子嗣都没有。

  老朱后来光儿子就生了26个,想来他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的嫡妻生下长子,才会允许别的女人生。

  …………

  小朱同学才想了这么点东西就困的不行了,刚想睡觉就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小圆腿流下,非常的难受。

  但睁眼一看,俩个女人还在互相夸赞,没办法!

  启用必杀技!

  “啊~啊啊啊~”

  朱乾是流尿不流泪的优秀朱宝宝,干嚎了几声就吧一屋子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马皇后身体才刚刚恢复,朱标前几天一直是奶娘带着的,她还是头一回看见儿子这么干嚎。

  马氏赶忙摸了摸他的小脸:“我儿怎么了?乖乖~不要哭啊~”

  一旁的侍女奶娘看着主母亲自哄孩子也不敢上去插手,要是冲撞到主母,等老爷回来了……

  想到这侍女跟奶娘都是身体一颤,脚都软了。

  朱标也是实在难受,看自己母亲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果然一孕傻三年么?

  也是了,毕竟才二十岁,没照顾过婴儿,朱元璋那些义子也都是八九岁才认下的,既然如此小姐姐你儿子我就勉强原谅你好了。

  朱标看目前是指望不上娘亲了,艰难的转动头部,眼巴巴的看向了陈氏,

  “啊嗷嗷~”

  “快点啊~小姐姐不懂,你个少妇还不懂事?”

  陈氏也是早就看出孩子是尿了,但马氏没问也不好直接插手,到底是尊卑有别。

  马氏看儿子看向陈氏也反应过来:“姐姐,这是怎么了?饿了还是…

  话还没说完,马氏自己就反映了过来,脸颊微红向着奶娘招手,奶娘连忙送了一口气,走上前给小公子换尿布。

  马氏送了口气,躺倒在床上:“倒是让姐姐见笑了。”

  陈氏看着奶娘开始换尿布孩子也不哭了后,开始宽慰马氏:“妹妹说的什么话,你这是第一次生孩子,什么都不太懂呢,等以后啊,这孩子一张嘴你就知道他是饿了还是尿了。”

  朱标已经困的什么都听不清了,眼睛一闭就失去了意识。

  又过了几个时辰,起来吃了几口奶就又困的不行。

  婴儿的就是这样了,每天都在饿跟困。

  不过每天清醒的时间也是越来越多了,他们说的话也是越听越习惯了。

  随着马氏身体恢复,朱标小爷就从奶娘床上搬到了亲娘的床上。

  有天夜里,马氏趁着侍女们都下去了,还偷偷摸摸的亲自给朱宝宝喂了奶,可惜小朱宝宝用了吃奶的力气也没吃到一口奶。

  只好又叫了奶娘过来,古代有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对女人而言逗自己孩子就是最大的娱乐了。

  到现在,马氏眼中除了自己的朱宝宝已经什么都容不下去了,只要片刻不见儿子就要找。

  小朱同学也不太清楚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了,每天就是吃喝拉撒,要是不困就找自己娘亲卖萌骗亲亲。

  在母亲眼里,自己孩子就是拉屎都可爱无比,亲亲自然好骗。

  大约是过来十多天吧,小朱宝宝正在跟娘亲玩贴额头的游戏。

  一个侍女前来禀报:“夫人,英公子来了。”

  外面就传来了一个男孩的声音:“儿子朱英前来拜见母亲!母亲身体可好,弟弟身体可好?

  小朱思索了一下,英公子,那应该就是沐英吧,大名鼎鼎的云南沐王爷。

  马皇后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脸“英儿进来吧!过来见见你弟弟。

  说完就有侍女前去开了外屋的门,一个十岁出头模样的男孩走进外屋,面向内屋就跪了下去,额头触地:“儿子拜见母亲,您身体恢复可好?儿子询问过大夫后特意进山去寻找滋补的山珍来给母亲养身体。”

  外屋内屋还隔着一道房门,所以见不到人,小朱同学伸脖子也没看到这位未来镇守云南的沐王爷。

  马皇后眉头一皱:“你才多大!怎么可以就这么跑进山里,娘这里什么都有,不用你去冒险,以后绝不准再去了,听到没有!”

  外间的少年也不反驳,又是一个脑袋磕到了地上:“是,儿子不该让母亲担心,以后再不敢了。”

  马皇后听到赶忙说到:“你这孩子,怎么还跪着呢!快起来。”

  又柔声说了他几句,就抱起小朱宝宝递给奶娘“去,让英儿看看他弟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