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生活系少年神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老街踏雪

生活系少年神豪 我不是程功 2055 2020.06.30 17:23

  程功两人跟着老先生走进展厅,韩幼冰好奇的东看看西瞅瞅。程功也跟着欣赏起挂在墙壁上的画作。

  展厅算不上富丽堂皇,但也装修的古香古色。老人这一辈子,就讲究一个格调,大冬天,还经常一个人跑到外面看雪、饮茶。看的程功都感觉冷。

  程功对于物质方面来说,不算是一个太讲究的人。但对精神上的要求却很高。

  如果没有经历过前世的坎坷,以后的程功说不定也会成为严老先生这样的人。

  展厅现在没什么人,除了他们三个,就只有收银台的小姐姐。此时老人已经在展厅的后堂摆好了茶水,招呼两人过去。

  程功走到老人身边,在太师椅上一摊,将葛优躺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端起茶水先轻抿一口,然后将一杯茶水一口气给干了。

  一个字,爽~。……

  老人看的直乐。对于程功的自来熟,老人感觉很亲切、不做作。通过一路的沟通,对于这个孩子真的很喜欢。看着程功那放松的样子,随手又给他续了一杯茶。

  程功赶紧伸手接过,他再放么放荡也不敢让老人伺候自己,除了对老人的尊重外,对老人的文人风骨也是敬佩不已。

  跟以后的向钱看齐不同,老人更重视文化的传播与传承。经常自己出钱举办一些艺术活动。

  严爱国摆摆手让程功坐下,示意自己不在意。在得知程功只有十三岁时,就真的把他当孩子照顾了。

  这时韩幼冰也来到程功的身边坐下,没敢像程功那么随意,接过程功递过来的茶水,很本分的在那里品茗。一些基础的茶道知识她还是懂的。

  “程功,你现在还有什么作品吗,可以拿出来咱们鉴赏一下。”老人随和的对着程功道。

  “唔,咳咳,我没有什么作品,不过如果您想看的话,我现在可以给您画一幅,就算感谢您的招待了。”程功忙放下杯子,对着老人道。

  老人听到后来了兴趣,小家伙对自己很自信啊,有意考校他他道:“国画来的了吗?”

  “行啊,那我就来一幅老街踏雪图吧,让您也瞧瞧我的功底儿?”程功对着老人道。

  老人笑了:“行,那我给你准备家伙事儿!画的好,我给你提词!”

  “得嘞!”程功哈哈大笑,想把字写好也是及耗费精力的,老人的国画常有,墨宝可不可多得。因为写的不满意的,都被老爷子自己毁了。

  韩幼冰此时安静的看着他们爷俩的互动,左手把玩着杯子,右手托腮,精致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满是笑意。

  等爷俩已经在门口将台子搭好,放好宣纸笔墨颜料,程功向前走了几步,转身仔细瞧了瞧四周,就闭上了眼睛。

  严爱国此时也好奇程功能做到什么程度,此刻他心里有了一些猜想。

  韩幼冰也陪在一边,安静的望着程功。

  此时程功已经睁开了眼睛,走了回来。将宣纸慢慢展开铺平,拿起了毛笔,调好底色,开始了作画。这是一份跨时代的考核,程功想认认真真的完成它。

  程功的手速很快,用大型号的毛笔铺上底色,寥寥数笔就将老街由远及近的景象表现出来,换笔、上色,上面的景色人物也渐渐的丰满起来。期间没有停顿,一气呵成。颇有唐伯虎点秋香的既视感。

  画作完成时,老爷子都震惊了,这副画颜色内容并不简单,很复杂。换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光是勾勒造型都完成不了。

  而且对着炎炎夏日,程功画的确是银装素裹,又将街上的游人换上古代的衣着,就连正在作画的自己,程功都给添了进去。一群雅人似乎在体会人间极乐,踏雪寻梅。

  “好,好哇...这幅画放在古代也算是佳作了。程功,我到底还是小瞧了你啊!”

  看着寥寥几笔就被刻画的可爱生动的人物建筑,古香古色的气息透出一股风雅,严爱国感慨道。谁能想到这是被程功随便扫了几眼,默画出来的啊!这个孩子,了不得啊!

  严爱国说着就上前,拿起笔酝酿起来。

  程功此时也回过神来,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断老爷子的酝酿。

  过了好一会儿,严爱国动了。

  没有什么挥毫泼墨,落笔,老人的手稳而快的书写着,场面及其安静。程功护在周围,怕旁边看热闹的人,将老人的一鼓作气打断,虽然过后还能继续,但究竟不完美了!

  随着老人的手慢慢抬起,程功也长出了一口气。

  在画作的留白处,是一篇笔迹瘦劲的瘦金体。与画作结合在一起,显得美轮美奂。

  “仙气儿飘飘啊”程功感慨道,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发挥出这种水平,而老人的字更是提升了整片画作的质量。

  老人笑着将笔放下,似乎对自己的作品也很满意,等墨迹稍干,对着程功笑道:“怎么样,我提的字,还配得上你的画吧”

  “哎呦,您这不折煞我呢吗?没您的字,这幅画都是没有灵魂的!”程功赶紧答道。

  这次爷俩合作的很过瘾,能够在艺术上达到这种共鸣,很不容易。

  虽然知道程功在捧他,但老爷子还是很受用的哈哈大笑。

  收拾好东西,将画拿回屋里时,一个身材不高,体型很胖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

  程功看向老爷子,表示在问什么情况?

  老爷子也不知道,因为展区是在前厅,现在也有几个人在看画。而后堂是属于老爷子休息待客的地方,所以后堂除了老爷子招待,不然一般没人进来。

  严爱国开口道:“您这是?”

  “哦哦,不好意思打扰了老爷子。我刚才在外面看您二位合作的画,很喜欢,有心想好好瞧瞧,前厅也没有,这不就跟进来了吗!”那个矮大胖赶紧解释道。

  “行,那咱再一起瞧瞧。”老爷子乐了,这副画被人认可,老爷子也很高兴。

  几人招呼着坐下,程功很自然的干起来倒茶递水的活儿。毕竟以前在这时,也没少干,习惯了。

  韩幼冰也起身帮忙,严爱国就笑咪咪着看他们忙活。好像挺享受他们的伺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