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宠名门娇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枣儿

盛宠名门娇女 彦泽 1987 2019.04.08 21:24

  谢风扬特意来,是想见林瑾初一面,但真见着了,先花了许多时间说淳安公主的事就罢了,事情说完了,一向能说会道的他居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想到林瑾初还赶着回去,谢风扬心里叹了口气,干巴巴道:“那你回去吧……”

  林瑾初走远了些,终于抵不住自己的好奇,打开手里的袋子,说好的枣子,映入眼帘却是几颗雕成枣子模样的玉石,有青有红,大的有鸡蛋大小,小的只有鹌鹑蛋大小,难得都是毫无瑕疵的美玉。林瑾初拿起一颗红色的,玉石红润通透,阳光下瑰丽漂亮,林瑾初听说谢风扬送她枣子时还道礼轻情意重,如今看,这礼实在一点都不轻。

  跟在林瑾初身后的眉儿和芷儿也惊叹了一回,自家未来姑爷真不愧是王府世子,送给姑娘的枣子都要用玉石来雕。

  瞧着前面就是宾客聚集的地方了,林瑾初将玉枣子收起来。

  林绮先回来,林瑾初却不见人,卢氏就有些不放心。先前林瑾夕那回事,卢氏对林绮便没了半点好感,林瑾初同林绮一道出去,却只见林绮回来,卢氏便忍不住担心女儿。见林瑾初施施然走来,卢氏才放心了些,低声道:“初儿,怎么没同林绮一道回来。”

  “回来时瞧见一只漂亮的鸟儿,多看了会儿,绮儿姐姐没等我。”林瑾初挨着卢氏坐下,毫无负担的黑了林绮一把。

  本来对林绮就没有半点好感,听林瑾初这样说,卢氏对这个挂着边儿的侄女便更加嫌弃,道:“下回自去便是,何必叫上她,这是你外祖家,难不成害怕丢了不成!”

  “好!”林瑾初并不在意林绮听到这话会怎么想,乖乖地答应下来。

  坐在旁边的林绮自然都听了去,微微垂着头,抿了抿唇,到底没说话。

  卢老夫人寿辰之后,只于两日便是林烨娶妻的日子,便是关系再不好,卢氏也不可能真到婚礼当天才回林家。因此,晚宴之后,卢氏便带着林瑾初姐弟,同卢老夫人告辞,与袁氏等人一道回林府。

  对于卢氏在林烨婚事前夕带着儿女回娘家,袁氏有些恼卢氏不给她脸面,又有些窃喜,如今事事都准备好了,袁氏有些得意还要刺卢氏一回,道:“弟妹真是的,眼瞧着府里要办喜事了,偏偏还要跑回娘家躲懒,也就是母亲宽容,不与弟妹计较……”

  卢氏翻了个白眼,没接话,她早就听林老夫人说过了,等新媳妇过了门,就培养着新媳妇管家,至于卢氏,管好林瑾夕也就够了。婆婆耳聪目明不糊涂,卢氏也懒得同袁氏去争,他们二房迟早是要分出去的,权力争来有什么用,平白叫人笑话。

  袁氏见卢氏不接茬,也觉得无趣,便不再说什么,不多时,马车便回到了林府。才进门,就见着林老夫人身边的蕙儿等在那里,见袁氏便道:“大夫人可算回来了,老夫人吩咐,大夫人一回来,便去栖霞居见老夫人!”

  “什么事?”袁氏见小丫鬟焦急又严肃的模样,也有些紧张起来。

  蕙儿却并不细说,只在前面带路,没提到卢氏和林瑾初,但他们从外头回来,自然要先去见林老夫人,卢氏跟林瑾初对视一眼,便也跟了过去,总得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从二门到栖霞居有些距离,卢氏跟林瑾初落后了一步,走到栖霞居时,便听见噼里啪啦杯碗落地的声音,再往前些,便见得林老夫人将一叠书信丢到袁氏面前,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这就是你说的,她已经改过自新了!”

  卢氏和林瑾初才刚进门,就见着雪花般飘落在地上的信笺,女孩子用的信笺,不仅染成漂亮的浅橘色,边边角角还用彩色勾出花朵来,可见是用了心的,而信上的笔迹娟秀漂亮,却分明是林瑾夕的笔迹。

  林瑾初往里看去,只见林瑾夕跪在里面的林瑾夕,她垂着头,看不清神色,微微颤抖的身子,不知是害怕还是怨恨。

  林老夫人见卢氏和林瑾初进来,吸了口气,向林瑾初道:“初儿、煜儿、昀儿先回去歇着吧,明儿个再来便是。”

  林瑾初好奇林瑾夕又闯什么祸了,但瞧着祖母严肃的模样,也不可能留下来旁观,乖乖福了福身,拉着有些害怕的小弟往外走,才迈出门槛,林老夫人带着怒火的声音,便又从后面响起。

  林昀拉着姐姐的手,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道:“姐姐,祖母在做什么?四姐姐为什么跪着?”

  林瑾夕今日没去卢家,先前伤了脸,养到如今,林瑾夕脸上的伤已经看不出来了,但林瑾夕依然耿耿于怀,哪怕只有浅浅的印子,也不愿出门。林瑾夕留在府上,林瑾初去卢家小住已经好几日了,自然不知她在府上又犯了什么错,只是瞧着情形,大约同那些书信有关。

  “四姐姐犯了错,所以祖母罚她,就像昀儿不肯写大字,爹爹罚昀儿不许吃甜糕一般。”林瑾初虽不喜欢林瑾夕,但也不会背后编排她,说到这里,又道:“不过,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等四姐姐改过了,祖母就不生气了。”

  林煜年长些,虽然在府里呆着时间不多,但对祖母的印象就是和蔼慈祥,见祖母这般生气,直觉的堂姐犯的错误不会像姐姐说的那么轻松。但他对许多事情还一知半解,记着父亲不许妄言的训诫,林煜虽有些疑惑,但到底什么都没说。

  林瑾初将两个弟弟送回去,才回到暖云居,这回眉儿和芷儿陪林瑾初外出,莺儿和萍儿留在府上,见林瑾初回来,连忙端了热茶来。今日天气好,但京城的冬天冷,林瑾初穿得厚也觉得冷,捧着热茶喝了一盏,觉得暖和了些,才问道:“回来时见祖母在训诫四姐姐,四姐姐又出什么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