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南燕皇陵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故国山河

南燕皇陵 海岱散人 2821 2020.07.01 06:38

  尧王山就在原来广固城的边上,山头不高,地势也不算险要。在这修墓虽然太过靠近都城,但往往容易灯下黑,任谁也想不到。慕容超下令修墓的时候打的是造园宥的幌子,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很少,所以后来想杀段宏时别着嘴,加之刚刚继位根基不稳,这才让段宏捡了条命。

  六月底的天气,白天已是暑热难当,两人尽量昼伏夜行,一是来避开白天的酷热,二来也是避人耳目。皓月当空,万籁俱寂,四下原野里蛙声一片,完全感觉不到大战在即的紧张气氛,让心情舒畅。趁着赶路的功夫,二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过往的琐事。“劈山那座墓的密道慕容超也知道,怎么没杀你?”“劈山那座墓不是我督造的,哪来密道?”“什么?你不知道?”看段宏的样子不像是说谎,刘昂无比惊讶,既然不是段宏的手笔,那当时修墓的时候慕容超已经留了后路,看来还是小瞧他了,这人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老谋深算、布局长远,不算修墓的工匠,劈山这条密道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不过劈山那墓牵扯到的秘密太多,段宏知道的多了对谁都不好,所以刘昂捡不重要的说了说,《公输法》那段隐去没提,反正原件也已经被他毁了。

  俩人边走边聊,第二天入夜的时候来到了尧王山脚下。气喘吁吁的爬上一座小山坡,借着明朗的月光向南眺望,巨大的广固废城尽收眼底,当年破城时的一把大火加上后来风雨侵蚀,原来恢宏壮丽的广固城已经不复旧观,宫阙楼台俱已化作残垣断壁,静静的躺在阳河之畔,山风呼啸而过,仿佛隐隐传来鬼哭之声;往东眺望,新筑的东阳城灯火通明,城头上巡夜兵士的火把不停游动,进城出城运送物资的人马车队来来回回,彻夜不息,鼎沸的人声仿佛隔着几十里路也能听见,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与这边广固废城形成了鲜明对比,只不过在这繁华之下隐藏的是无边的血色。二人看着眼前的景色,各般滋味涌上心头,一时间全都沉默不语了。

  许久,段宏叹了口气道:“这可真是生死无常,当年献武皇帝定都广固,耀兵于阳水之畔,那时兵车万剩、带甲十万、旌旗蔽日,耀得人眼睛疼。整个青州也是物阜民丰,百姓殷实富足,广固城彻夜灯火辉煌、金吾不禁,像极了今天你们这东阳城的模样。”“眼前这东阳城,看似繁华兴盛,实则杀机四伏。你细看那些进出城的,哪有百姓客商模样的,全是成队的骡马大车和带甲兵士,运的恐怕都是军粮和守城器械。这次北魏来势汹汹,如果我们守不住,眼前的东阳城就是下一个广固城!”果然,细看之下由城门进进出出的都是兵士押解的车队,一辆辆装的满满当当,除了随性的民夫,行商百姓倒是绝无一个,而且再一细看,城内除了个别几处燃着灯火,其他地方全是漆黑一片,大战之前的紧张气氛已经显露无余。

  “你们…这次能守住吗?”“天下哪有不破之城?”段宏问得心虚,刘昂答得也模棱两可。见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段宏赶紧笑着打岔道:“且放开胸怀吧,此间事了,如果咱俩能全须全尾的退出来,我再助你守城便是。想当年,俺跟着献武皇帝收复胶东…”“可拉倒吧,你连大岘关都守不住。”刘昂也笑着挖苦他。“俺那是…俺那是…”段宏一时语塞,想不出该如何反驳他。看他结巴了半天,脸红脖子粗的,刘昂知道戳到他痛处了,干脆一挥手道:“打住打住,办正事要紧,守城的事日后再说,总落不下你就是。这墓入口在哪?如何进去?”“山阴悬崖下有座孤坟,挖开便是进去的通道。”说着便收拾行装,头前带路去了。

  二人沿盘山小路来到山北,放了大绳攀下悬崖下,一看都傻眼了:只见悬崖下密密麻麻起了上百座坟,全都将近一人高,坟前连个墓碑也没有,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刘昂见此情景直接急眼了,“你不说是孤坟吗?怎么一下子出来这么多?到底哪个才是?”段宏急急忙忙进了坟堆挨个查看起来,时不时还撮把土放进嘴里尝尝。查了半天,段宏狠狠把土摔在地上,跺脚骂道:“用土、堆法和大小全都一模一样,都是同时起的,我就说慕容超那贼厮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什么贱招损招都能想出来!”“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一座一座挖下去吧?等找到了咱俩也差不多累死了!”俩人没了主意,急得团团转。突然刘昂灵光一闪,重重一拍脑袋叫道:“真笨!关键时候怎么能把它给忘了?!”说完赶紧喊段宏过来,掏出出那面宝镜,翻看起了背面的花纹。

  宝镜背面的花纹是一片小三角拱绕着一个大三角,大三角上还有放射状的线,除此之外其他再无东西,看得人云里雾里。段宏挠着头想了半天,瞅了瞅夜色下的尧王山道:“一片小三角如果代表这些坟的话,那大三角莫非指的是这山顶?”刘昂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连声附和。二人赶忙收拾了东西,攀着大绳上到崖顶,一路直奔山顶。可到了山顶又发现个问题,这山顶都是未曾风化的层层叠叠的巨大石板,打眼一看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有入口。眼看是都理解错了,二人赶紧又回到崖边琢磨:如果入口不在山顶,那那个大三角会不会是指崖壁上的什么东西?二人合计了一下,坠着大绳又把这崖壁上上下下找了一遍。这崖壁更绝,山顶好歹还是层层叠叠的石板,这崖壁干脆就是一块石板,滑不留手,根本不可能藏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二人忙活了半天,累得气喘吁吁,躺在地上就对慕容超一通大骂。可骂归骂,入口还得继续找。二人又下到崖底,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挨个挖挖试试。一连挖了四座坟,每座都有一条墓道深入岩层,里边倒是果真啥都没有,可要么就是挖到底是天然岩层,要么斜着从别的地方又挖了出来。最绝的还是第三座,正上正下的墓道挖到底突然转成了横向,二人高兴的不行,还以为撞了大运,赶紧顺着挖,但挖着挖着墓道又向上走,挖到最后干脆从第四座坟里出来了。眼看天都亮了,二人累得都快断气了还没挖出个所以然来。

  夏日的阳光终于撒在了地平线上,四周景物愈发清晰。借着晨曦,刘昂随便打量了一眼这片坟地,这一看他终于发现了异样。这片坟地在崖壁之下,乍看上去十分平整,稍微随着山势有些向下倾斜,可仔细一看不是,这片坟地内其实地势有起伏,那些坟高低是不一样的。刘昂扔了手中挖土的家伙,围着坟地就转起了圈。“这是中哪门子邪了?都看了一晚上了还没看够?”段宏见刘昂又开始瞎转悠,不解其意的问道。转了几圈后刘昂突然站住不动了,挥手喊过段宏:“你快来看,从这个角度看那座坟是不是特别高大?”段宏过去定睛一瞧,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确实有座坟显得与众不同,比别的都要高大,从其他方向看却再没有其他的坟有这种效果。他跑到那座坟边仔细查看,在里边看时所有的坟却又都是一般大小,并无二致。这下他终于明白了,这里的地势被人为改造过,真正的入口还在这,只不过是利用人的视觉差异藏了起来。

  有了目标就好办了,二人抡起膀子就开干,不一会儿就挖到底了。这一到底二人又蒙了:坑底的石块与周围的石壁浑然一体,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怎么还是错的?二人正蒙着,段宏发现了不对,坑底另一边没挖开的地面上有条极短的人工刻的直线,他赶紧过去全部挖开,地面上显露出了一个大三角形,大小能容一人站进去,线条也刻得极深。二人对望一眼,刘昂抡起把大锤使足力气朝三角上砸了下去。只听“嗵”的一声,地面被直接砸了进去,下边露出来个三角形洞口,一阵阴风从里边倒灌上来。下边是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