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找到莉莉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找到莉莉安

吴柚乐

  • 现实生活

    类型
  • 2020.01.25上架
  • 0.61

    完本(字)

1位书友共同开启《找到莉莉安》的现实生活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莉莉安

找到莉莉安 吴柚乐 6086 2020.01.25 01:37

  莉莉安

  1.

  女孩的漆黑的头发浓密而顺直,直到腰际。

  女孩没有穿鞋,像是走了很多的路而来,脚上满是伤痕。

  女孩的背后,夕阳照射下来,暖暖的金橙色,却让她看不清那女孩的面容。

  女孩身上只穿着一身翠绿的长裙,但那条裙子那么粗糙那么破旧,就好像是一块从垃圾桶里面捡来的破旧的窗帘,但是她却能够肯定,这个女孩一定很美。

  2.

  莉莉安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画画,这既不是她的爱好也更不是她的职业,有时候她觉得自己除了会画画什么都不会。

  她一个人住在一个能望得见海湾的山坡上的房子里面,房子面前有一块很大的空地,被种上了蔷薇。春天的时候,这些蔷薇会开出很多中颜色的花,那个样子很美。但是她也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住在这里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门前种的为什么是蔷薇花了。

  帮忙打扫和做饭的李阿姨每天来半天,园丁张叔叔一周来三次,但是莉莉安最期待的就是一周来一次的赵医生,他会给她带一点很好玩的小东西和很好吃的小零食,当然偶尔也会有来送画具和其他东西的配送员。

  不过莉莉安看见他们还有那些偶尔从自己视野内经过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她是一个人住在这所房子里面的,她觉得自己好像被房子困住了,她就像是一个孤岛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这种生活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也忘记了,也许刚开始如此,也许一直如此。

  “你对着花园画画我还以为会是风景画呢,没想到却是静物画,今天的心情怎么样?”

  “今天早上的粥很好喝,我吃了两碗平时只能吃一碗。以为今天要下雨,但是天气真的很好,就是晒多了感觉头有点疼。今天有只小猫跑到这里来了,叼走了李阿姨放在厨房桌子上的鱼,被李阿姨追着跑,李阿姨追得气喘吁吁的样子真的很好笑。”莉莉安放下画笔对着赵医生一顿细说,但是说着说着只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她低下头,“可是我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她的画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房间的窗户,窗台上放着一株水仙花,窗户打开着能够看见的大海,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着高高扬起。

  赵医生又看了那幅画一会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莉莉安期待赵医生能够说一些什么,但是赵医生却只是马上恢复了他温柔随和的笑容,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不用强迫自己去记起什么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

  他的手却很冷。

  “我可以坐这里吗?”

  赵医生指了指她坐的长凳,莉莉安连忙点头,又向边上挪了挪。

  “最近遇到什么人了吗?听李阿姨说,你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不一样?我没有什么不一样啊……”

  3.

  “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奇怪,每天这样生活,连回忆都没有。虽然这样平平淡淡的也不错,但是总像是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就好像我之前是一个犯了滔天大罪的罪人连给我赎罪的机会都没有。”莉莉安冲着那个女孩说。

  “如果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你为什么要记起来呢?难道一辈子在罪恶感中活着要比现在更好吗?”女孩只是用手梳着她那一头散批着的长发,她的头发真的很长,直到腰际。

  “我不是那个意思!”莉莉安看着她平静的样子有点生气,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是说……”

  莉莉安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也喘不过气来,女孩这时候起了身,她转身进了厨房,从柜子里面拿出水杯,然后又打开冰箱给她倒了一杯凉水。

  “谢谢。”莉莉安接过,把它放到一边,并没有喝那杯水。

  “虽然说赵医生和我说,慢慢来,记不起来也不重要。但是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快点想起来,快点……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却痛的无法呼吸,我怎么会忘记那么重要的事情呢?”

  女孩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缩成一团,黑色的头发垂着,破旧的翠绿的裙子包裹着她瘦弱的身体,那一双脚露出来,那一定是走了很多路的脚满是触目的伤痕。

  但是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她为什么却哭得比自己还要伤心呢?莉莉安不解。

  就好像是她才是事情的亲历者一样。

  但是看着她的样子,莉莉安的鼻头也有点发酸,就像是被那种悲伤沾染一样,并不是像先前刻骨的疼痛,而是像是被空气浸染透过皮肤细小的缝隙慢慢到了心里。

  莉莉安记得这天晚上的月光和女子的脸,但是拿起画笔的时候脑子却一片空白。女子总是从黄昏而来,黎明而去,她只知道黄昏的阳光看起来很暖,但是清晨的雾气却非常的凉。

  4.

  有时候莉莉安想要和别人谈论一下那个女子的事情,但是李阿姨总是对她漠不关心,她喜欢和别人闲聊,东家长李家短的,但是就是不愿意和她说话。园丁张叔叔倒是愿意听她说话,但是回应总是“小姐,对”、“小姐,好”,她似乎什么都对什么都好,让莉莉安觉得无趣。至于赵医生,莉莉安却不愿意对他讲这些,至于为什么,莉莉安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他在听自己说话的时候的样子太过于专注,笑容太过于温柔了吧。

  画不出来画的莉莉安到了外面散心,她在那个时候遇到了背着画具满脸阴天的小男孩的,但那是一个很明媚的初夏的晴天。

  这个小男孩就在她的面前,清清楚楚的眉眼,但是莉莉安却也不知道怎么落笔。

  “你真的会画画吗?”十二三岁的男孩打趣到。

  按理说并不用和这样的小孩置气,但是看见他的笑脸,莉莉安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些小孩子脾气。她拿起铅笔想了想,然后低下头画了起来,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山下庙会的嬉嬉闹闹用黑白色的线条和阴影呈现出来,好像是被生动得画在了纸上,却更热热闹闹得像是要从纸里面跳脱出来。

  她把那一张纸从写生簿里面扯下来,男孩立马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是庙会。”

  莉莉安心里十分的得意,虽然知识很简单的一张画而已,既没有创作也没有主题,但是她就是很开心,这是她画的最开心的一次了。

  “怎么样?”莉莉安问,“还说我不会画画吗?”

  “还行吧。”男孩不坦率的样子非常可爱,“不过我肖像画一定比你画得好,虽然要一点时间。”

  莉莉安忍不住伸出手使劲揉了揉男孩的脑袋:“是吗?你不是说你再也不要画画了。”

  “坚持了那么多年当然很喜欢,但是被逼着画画真的很没有意思,大姐姐小时候学画画也应该是这个样子吧,真的很烦对吧。”

  “小时候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莉莉安稍稍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又露出了笑脸,“既然你说你会比我画的好,那你就画一张吧。”

  “我就和你说了,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你啦。”

  “没有关系,我就住在那里,你什么时候画好了给我看就好了。”莉莉安指了指山上那一栋尤其显眼的房子。

  “你就是住在那个房子里面的疯……”

  莉莉安微微皱眉。

  “没什么!”他摇了摇头,“我每次远远的就能看见那栋房子,觉得那栋房子真的很好看,没有想到是大姐姐住在那里。有机会可以去玩吗?”

  “随时都可以,房子很大,带上你的朋友也没有关系。”

  “我没有什么朋友。”这次是男孩表情酷酷的但是却难掩失落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会很受欢迎呢,长得很帅气还会画画。”

  “在女生中是很受欢迎啦。”

  “那怎么了。”

  “不知道一个太优秀的人是会遭人嫉妒的吗?而且转学过来,发现周围都是一群小屁孩而已。”

  “你也不是小屁孩,什么太优秀,你还是因为没有人陪你一起去庙会而且还要去上美术课然后在这里发脾气吗?”

  “乡下的庙会,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想去呢!”

  “是嘛,那你一定没有玩过捞金鱼、钓水球、射飞镖,肯定没有吃过糖画、冰糖葫芦、烤玉米、关东煮,也肯定没有见过在台上唱大戏的叽叽喳喳可好玩。”

  “这些东西谁没吃过啊,而且那些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你别小看人,我才不稀罕呢。”男孩把头扭到一边,嘴觉得像是能把画给挂上,“我只是不想上美术课,不想上美术课是因为觉得老师很烦,就只是这样。”

  “哦~是吗?”莉莉安清清淡淡的点点头,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样子,“我倒是很想去,还一次都没有去过呢……”

  “你不是早就去过了,还说这样的话,我不用你陪我啦,我是真的不想去。”

  莉莉安有些疑惑,然后又恍然大悟明白男孩的意思,但是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有去过。”

  “怎么可能?”

  “真的。”

  “那你怎么比谁都清楚?画得也和我路过时候看见的一模一样。”

  “对呀,我明明没有去过,怎么会那么清楚呢?”莉莉安皱了皱眉,她只觉得自己的头和心又开始痛了起来,有点喘不过起来,也难受的想要哭出来。

  她嘴里默念着一遍一遍的默念着为什么,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想不去来。

  男孩露出慌乱的神色看着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急的团团打转。过了好久,他用他还略显稚嫩的手抓住莉莉安的手。

  他的手很温暖。

  莉莉安身体一怔,抬头却刚好看见他的笑脸。

  “忘记了就忘记了,我和你一起再去看一次不就好了。”

  他的样子,莉莉安在很久以后一直会记起,她多想把他画下来,因为他比她看过的任何的风景都要好看。

  5.

  莉莉安是在黄昏的时候遇见的她的,这个长发及腰的闪亮的女子,穿着翠绿色的长裙,像是走了很多的路,脚上满是伤痕。

  “在这离着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

  “怎么样的海滩?”这里的海滩礁石满布,但是海浪拍打的样子也很美丽。

  “和这里很像。”

  莉莉安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他还一个人,在黎明撑着船帆出航。海洋那么大,但是他那么小,但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他该多孤独……他该多孤独啊……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他是谁,是你的爱人吗?”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

  “那你为什么要去找他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他。”

  “那你知道他在那里吗?”

  “我不知道……”

  “但是你一定要找到他?”莉莉安不解,“但是为什么呢?”

  女子已经准备动身,她推开门,黎明的光是金色,她在金色的光照射下投射下细长的影子。

  如同来时一样,强烈的光让莉莉安看不清她面庞。

  莉莉安想拉住她,但是就在一瞬间,她却已经消逝的无影无踪。

  “我会去找到他,然后告诉他我的名字,你的名字,莉莉安,我会告诉他……”

  她应该能够找到他,莉莉安想,虽然她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找他。

  她其实更希望女子能够留下来,和她一起生活。但是她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难才来到这里的,找到他让她受了那么多苦难她还是愿意,那么就该让她去,不然她一定不会快乐。

  比起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比起总是想要找回来但是却一直找不回来的那些不知道时候是坏的记忆,她也愿意能够去寻找一个人,或许那个人永远也找不到。

  那天,她的脑海里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他在庙会里面吊水球的时候冲着他笑,然后把甜甜的苹果糖递到她的嘴边,他为她唱歌谣,歌谣里面有山有水有月亮。

  原本模糊的脸,却一点点清晰起来。

  如果可以,莉莉安想要再和他去一次庙会,想要和他再看一次烟花。

  那个女子那么想要到那个海上的人的身边,也会是这种心情吗?但是这种心情又是什么呢?

  那天,莉莉安遇到了个年老的渔夫,他坐在一艘小船上正补着破旧的渔网,看见她的时候,他抬头笑了笑。

  莉莉安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苍老的人,干枯的皮肤堆砌起千万条沟壑,眼睛却像是像盘旋的海鸟一样敏锐。

  既像是已经躺在棺材里面千万年,也像是已经这样孤独的活了千万年。

  “她没有找到你吗?”莉莉安问。

  “她从没有来过,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回答。

  那天,她梦见了熊熊的烈火。

  那女子站在火中,翠绿的长裙在火中被烧成灰烬,风吹着盘旋上升着无影无踪,最后连灰烬也不曾留下。

  那火却越烧越烈,染红了天边的云朵,从黄昏烧到了黎明。

  6.

  夏天很快过去了,莉莉安在秋天的时候丢失了自己的睡眠,她总是能够见到那个女人和那个男人,一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记忆总是会穿插进来,打乱自己所构建的一切顺序。

  赵医生终于对她说,无论是她曾经忘记现在记起来与她相爱的恋人,那个和她一起去庙会的男人;还是她在黄昏时遇见的,又在黎明消失的那个女子;或者是她在海边遇见的老渔夫;那只总是给李阿姨捣乱的猫……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她虽然很平静,但是心里面并不相信赵医生的话,她才发现自己可能更信任对她漠不关心的李阿姨,也从来不相信赵医生。

  那天她透过大雨的二楼窗户看见那个男孩背着画板手里拿着向日葵敲响了她家的大门,她跳下床光着脚打开房门让李阿姨去开门。

  “我什么人都没有听见。”

  她光着脚跑出去,也的确什么都没有看见,天上突然下起了很大的雨,她被大雨淋的透湿。

  然后她知道,赵医生说的话都是真的,因为心的疼痛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而她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清醒。

  她之后很久的日子里面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幻想却能够变成自己的血肉一样那样的真实可触。

  那个在庙会里面赏鱼失神的他,那个钓水球怎么都掉不上的他,那个被化了冰糖沾了一脸成小花猫的他,那个一步一步耐心地教她射飞镖的他。虽然一下子是那个别扭而又可爱的稚嫩少年,又一下子变成了那个沉郁而又冷峻的青年。但是一闭上眼睛,那手掌的温度,绚丽的烟火也像是清晰可触。

  她既不感到悲伤也不感到疼痛,只是不知道是该向前迈一步还是该向后倒退,于是她就慢慢的蹲下,任由着眼泪被雨水冲刷流落……

  6.

  “从她的日记里面就可以看出,这位画家在31岁的短暂生命里面一直受到强烈的精神疾病困扰,她的人格曾分裂成一对相爱的恋人,18岁的时候因为治疗男性人格消失,但是19岁却又短暂幻化出另一个女性人格,虽然时间很短,却让她陷入了更加严重的抑郁中……”

  身边的讲解员在一边解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却像是被什么牵住脚步,停留在了依附画前面。

  这个画家难得自己命名的画中,这幅叫做《爱人》的画,是一个男孩蹲在庙会的捞水球的场景。

  这个老人突然想起半个世纪前的初夏的某个晴天,他和一个穿绿色长裙女子有着一头顺直的黑色头发的少女相遇的场景。

  那个美丽的女孩,她声音温柔而且透着活泼,她笑起来灿烂就好像是山花一般烂漫,她手心柔软透着温热,但是她却那么悲伤那么孤独。

  时光如流水一般的流淌到了不知何处,但是记忆却在此时逆流,他被拉回了自己的年少时光,想起了自己伏在案头画的那幅肖像画。

  “你果然没有我擅长画肖像画。”他轻轻的说,声音已经变得浑浊低沉。

  他缓慢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到什么,但是什么也触碰不到。透明的液体满满充斥着眼眶,他没有觉察直到那液体满出顺着充满沟壑的脸庞流下,他才觉得有些惊慌失措。

  老人突然觉得自己很蠢,他以为自己经历了一生大概不会有什么东西才够再打乱自己,才发现人越老心才变得更加的软。他以为自己不会悲伤,却才更加悲伤。

  但是他却分不清楚。

  他是为了那个经历了荒芜而痛苦一生的她悲伤,还是为了虽然短暂途径她的荒芜但是却永远成为她想象中的画中的幻影的自己而悲伤呢?

  不过,二十多岁的他大概没有她画中那样阴郁冷漠,至少对她不会那样,只是他这个年纪,也知道世界上唯有时光不会重来,假如最难实现。

  就像他最后也没有成为画家,也没有将那幅画送到她手上,什么都没有改变。

  7.

  “您还好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一回头看见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黑长的头发翠绿色的长裙,他一怔过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他笑笑接过女孩好心递给他的纸巾,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半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年纪,竟然这样失态。

  “谢谢。”他低声说,颤抖着擦干自己眼泪。

  “真是一幅好画啊。”女孩并没有看画,而是直直的看着他。

  “是啊,这是我见过最好的人物画。”

  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避开了目光。

  8.

  “那,你还说我不会画画吗?”

  目之所及,少女温柔里透着活泼,笑容就好像是山花一般烂漫。

  9.

  ——如果那远方的海真的有那么一个孤独的人的话,那么他真的永远都遇不到去找他的那个女子了,那也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她在日记里面写道,字迹很清秀好看。

  ——但是这样也好,如果从来都是幻觉……

  ——你既然从未来过,也就从未离开过……

  ——但是如果你真的会来,那么,我愿意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