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诸神重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行动

诸神重启 词穷不二 267 2019.03.15 23:35

  “你急什么,我们老大去给你准备好东西了,你一个乳毛都没有褪干净的,已经迫不及待要对着我们头顶礼膜拜了么?”涉及到云起,正义铁拳会的老大,他们共同的头儿,作为骨干,是绝对不会让人羞辱的,哪怕随时可能在云起他们进来前,被他们胖揍一顿。

  确定整个酒吧没有留下通风的地方,想到云起给他们几个兄弟看过的东西,凯文笑呵呵的对着在座的人点了一下头。

  酒馆外适时传来一声夜枭不堪寒冷的悲鸣声,凯文端着酒杯走到了门外,向着院落里漆黑的角落比上一个手势,然后将门框上挂着的冰柱敲下来一节,拿着冰块回到了室内。

  本来看到凯文从房间里出去,萨科杰罗姆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示意手边的亲信,让他们带上武器跟出去看看,免得阴沟翻船。

  但是短短几秒,凯文就回来了,还顺手关上了酒吧的门,萨科杰罗姆就按下了那抹不安的预感。

  凯文靠在门框上,把冰柱一节节的敲碎,放到了酒杯中,“果然啊,像我们这样的真男人就应该对凛冽证明面对,喝最冷的酒,吹最冷的风,杰罗姆家的少爷,你要尝试一下么?”

  萨科杰罗姆在心中暗暗的骂上一句,“土包子,只有来自遥远东方的纯正葡萄酿才会加上冰块,真是一个破落户,一看就没喝过什么好酒。”想到小的时候在大哥的带领下,在书房偷偷喝过一次父亲的珍藏,那种滋味,这辈子他都忘不了。

  另一边,云起一行人看到凯文比的一切顺利的暗号后,云起一个人向着酒吧的柴房摸去,威廉和十多名剑客分散开蹲伏在了门口以及各个窗口周围。

  冬柴夏马,活人莫管。这是西方大陆杂役间口口相传的一句俗言。

  冬天的柴房,夏天的马厩,从早到晚二十四个小时,在这里工作的杂役们几乎没有可以休息的时间,像商业区这些的营业场所还好。

  若是在贵族老爷家,冬天供应整个城堡的暖炉若是缺了柴薪,夏天照料战马的马厩若是不太洁净,皮肉之苦将是贵族老爷们所给予仆从们的最大的恩赐。

  云起在门口的柴薪丛间摸出一根粗大的木棍,然后把身上的兽皮大衣脱下来,紧紧的裹在上面,柴房里供应整个酒馆的暖炉烧的是轰轰烈烈,在柴房里时不时添柴的杂役受不了这个闷热,早早地就将柴房的门打开了一个缝隙用来通风散热,这正好方便了云起的行动。

  轻轻地把门推开,丝毫没露声响的摸到了盯着火炉发呆的杂役身后,随着沉闷的一声嘭,杂役眼前一黑,应声而倒。

  云起凑上前推了推他,没有动静,虽然知道在这样的黑棍下,不太会有人扛得住,但是还是不放心的翻了翻他的眼睑,摸了摸他的脖颈。

  “圆桌骑士团的杂碎们,尝尝云起大爷给你们准备的好东西吧。”从怀中摸出晶莹的玻璃瓶,灰黑色的药水随着云起的晃动,在瓶内不安的摆动起来,似乎迫不及待要彰显自己的存在。

  抱起柴薪,狠狠的添上一把,然后使劲把玻璃瓶对着火炉的炉壁丢了进去,瓶子一碎,灰黑色的药剂随着热气的蒸腾瞬间变成了无色无味的蒸汽,顺着管道就向着酒吧大大小小的房间蔓延了过去。

  云起拖着脚下被打晕的杂役就冲出了柴房,顺便把柴房的门也紧紧的关闭了上去。

  毕竟这可是据说对巨龙这种体格强横的可怕生物都有效的强力眩晕药剂啊,他云起大爷可一点都不想尝试。

  走到马厩附近,顺手把手中的倒霉蛋扔到了马厩的草料堆中,想来有着十来匹战马围绕,总不会冻死在这个冬夜里,再说了,他云起大爷也没有下太重的手。

  凯文靠着门口看圆桌骑士团的人绕着剑与玫瑰酒吧的舞女打转,不禁叹了口气,他,凯文先生,男爵家族的继承人,虽然家族就只剩他一个人,但是他毕竟还是贵族不是么,他也好想和这些异性们来一场灵魂的接触。

  慢慢品酌,杯中冰冷的酒水让凯文格外的清醒,当圆桌骑士团倒下第一个人的时候,凯文就打开门逃了出去。

  这时候,圆桌骑士团的人还在调笑道,“托比,你真的是太弱了,这才喝了几杯,你就倒下了。”

  但是当站在暖炉通道口的人挨个倒下,萨科杰罗姆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大吼道:“该死的云起,下贱的畜生,贱民家的儿子,又和我玩阴招,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出去,准备迎敌,正义铁拳会的混蛋们来了。”

  伴随着萨科杰罗姆的喊声,屋内的人一个个的倒了下来,门口的人一马当先一脚就把门踹了开来,企图离开这个危险的空间,在门外和正义铁拳会剩下的人一较高下。

  但是等待了许久的威廉以及一众好手,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如愿。

  不说在屋内吸入的眩晕药剂,也不说他们终夜狂欢饮入的酒水,单说实力,威廉及一众好手都是陆军学院出了名的精英学员,他们怎么可能是威廉等人的对手。

  圆桌骑士团自然也有高手,可是高手们当然要有自己的待遇,所有的高手都和萨科杰罗姆一起坐在房间的中央,享受着所有成员的吹捧,以及头顶和脚下温暖空气的‘呵护’,现在早就和之前晕倒的人待遇一样,一并倒在了地上。

  突然受到袭击,瞬间失去大好局势,这不过是一群仗着武力在大学城为非作歹的学生,又怎么能不惊慌失措呢。

  本身还能有所行动的人,就是圆桌骑士团那群技不如人的人,现在仓皇之下,又怎么能够对养精蓄锐好久的威廉等人造成麻烦,更别说他们一群人三年来培养的默契。

  十多个人站成两排,前一排人用来招架,后一排人用来进攻,配合张弛有度,屋内的人就连一步都踏不出来。

  至于酒吧老板?

  早在第一个人倒下的时候,他就摸到了吧台下的机关,藏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