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鸣泣之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三脉内试(二)

风云鸣泣之时 于文浩 2305 2019.05.16 01:09

  “子依,你是姑娘家,怎么能骂人是疯狗呢?”鸢飞戾拉住章子依呵斥道。

  “可是,他们……”章子依很是委屈,心说我帮你出头,你怎么还不领情呢。

  这时,鸢飞戾分别看了何山坞和刘语枫一眼,冷冷说道:“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

  章子依听后忍不住笑了,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这是在骂何山坞外强中干没本事。

  眼晴长在屁股上,只认衣冠不认人,这是在骂刘语枫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

  她心里有一股甜蜜,还是师兄厉害。

  周围的人不由得纷纷窃笑起来,大有看热闹的心态,同时也对鸢飞戾的口舌功夫暗自称奇,这个废物还真有些文墨才学。

  “你……”刘语枫指着鸢飞戾嘴唇直哆嗦。

  那何山坞嘴笨,又哪里能在鸢飞戾的舌剑下讨得到便宜,气恼的竟想要拔剑:“你敢骂我?”

  鸢飞戾下意识把章子依护在身后,挺身道:“我便是骂你了,怎样?”

  “山坞!”

  旁边伸来一只手将何山坞拦住,却是靖十三说道:“江湖中人一言不合自有擂场见真招,此时拔剑可就犯忌了!”

  何山坞收回剑,悻悻道:“沈戾,还记得两年前的赌约吗?输了该当如何?”

  周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什么赌约呀?”

  “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啊?”

  “是啊,说说啊……”

  鸢飞戾死死瞪着何山坞,咬着牙不说话。

  何山坞找到一个羞辱鸢飞戾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于是菊花残满地伤,他就笑容泛黄的大声道:“两年前,沈戾与靖师兄打过一赌,输了,他就要给龙阳之好的达官显贵做宠儿!”

  “哗”!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男子皆暗讽耻笑。

  女子皆颜色羞红,轻声啐骂。

  站在远一些的各脉弟子看见这里热闹,纷纷走了过来,问明情由,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

  鸢飞戾眼见周围都是笑容满面、开心的师兄师姐,男男女女,心头一阵愤怒。

  “师兄,你们究竟打了什么赌?”

  章子依似乎比鸢飞戾还要悲愤,转头去诘问靖十三:“你们打了什么赌?”

  靖十三绷着一张脸,很无所谓地道:“那个赌约不过是戏言,做不得真!”

  他笑不出来,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当众羞辱一个弱者,不是他靖少阁主的做派。

  “谁说是戏言!”

  靖十三身子一震,抬起了头。

  鸢飞戾端颜正色道:“你给我听好了,五年之期还剩三年,如果三年之内你败在我的剑下,你手上这把墨离就归我了!”

  如果上次的赌约只是斩出靖十三当时一招剑诀的威势,而这次鸢飞戾主动提出要全面胜过靖十三,难度已经翻了不知多少倍。

  靖十三觉得此人实在厚颜无耻,不屑冷笑:“我本不想让你难堪,既然你为争一时之气口出狂言,那么三年后,我看你要如何收场!”

  “今日这么多人为证,那不是你该担心的事!”

  鸢飞戾冷冷说罢,目光直指何山坞:“今日我也与你立个约,三年后你败在我的剑下,应当如何?”

  何山坞很是自信地说道:“谁输了,谁就自宫!”

  “如果输了不认账呢?”鸢飞戾促狭道。

  何山坞拿手指着地,一字一顿道;“那、他、就、是、乌、龟、孙、子、王、八、蛋!”

  鸢飞戾不理会周围哗然大作的众人,甚至连接下来的内试开幕都懒得参加,只在转身那一瞬间,留下了轻蔑的眼神桀骜高冷。

  云海深处,箫音渺渺。

  鸢飞戾觉察到身后有人接近,回头看着那个苗条的身影,一眼就认出了章子依。

  “原来你在这里啊!”

  清凉的山风吹来拂过章子依的脸庞,她在鸢飞戾身旁抱膝坐了下来。

  鸢飞戾握着手中玉箫,他的心就像缥缈的云雾一样让人猜不透。

  “刚才抽签的时候你不在,是朔岳师兄代你抽来的,你是第三场,对决刘语枫!”

  章子依递来一支签,有些担心道:“你方才已经得罪了她,我担心她会让你在擂台上吃尽苦头!”

  “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我呢?”鸢飞戾却不领情,随手将签弹进云里,身子往后一躺,枕着手臂凝望着天空。

  这天,竟如此之高。

  “你是我的夫君,我不跟你……你让我跟着谁呀?”章子依很是委屈。

  “我们还没拜堂呢,谁是你的夫君?”

  鸢飞戾也很委屈,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孽,惹上这么执拗一根筋的女人。

  章子依嗔了他一眼,也习惯了这样的冷言冷语,忽地叹息一声:“如果三年后你输了,真的要信守那个约定吗?”

  “人无信不立,承人之诺岂能背信?若我输了,自戕便是!”鸢飞戾不假思索道。

  章子依忽然问他:“你与人立下这赌约,不会是为了逼我解除婚约吧?”

  鸢飞戾惊奇地瞥了她一眼,心说这丫头竟然还不傻。

  “其实你根本不必与我一起受辱,跟我在一起会连累你的!”鸢飞戾淡淡的情绪中流淌着几分真切。

  “我不怕,我会努力修炼,三年后未必不能胜过何山坞,帮你报这奇耻大辱!”章子依咬着唇,一根筋执拗到底。

  “要胜过何山坞这等鼠辈,何须等三年?”鸢飞戾的思绪似乎不在一个频率上:“想要我死的人,比那何山坞还要厉害百倍,你也不怕?”

  章子依很是困惑:“你马上就去大公主府效力,又有五师叔照应,谁会想要你死呀?”

  “如果是那老不死的天极老贼,你怕不怕?”鸢飞戾突然坐起来,盯着她冷笑。

  章子依吓了一跳,忙捂住他的嘴:“你、你怎么能对掌门真人如此不敬!”

  “老而不死是为贼,是贼,他就是贼!”鸢飞戾把手放在嘴边大声喊道。

  “……”章子依。

  鸢飞戾转过头来,像个疯子似的看着她:“怎么?害怕了?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的!”

  章子依沉默下去,好一会儿才说:“如果掌门真人要杀你,除非先杀了我!”

  “你连他一掌都受不了,还说保护我?”

  鸢飞戾没有丝毫动容,也不为之感动,山盟海誓总是说得容易,但真正面对天极真人那种顶级权者,谁敢说不怕?

  “就算拿我的命去保护你,我也心甘情愿的!”章子依这样坚定地说道。

  “子依,谢谢你真心待我。”鸢飞戾站起身来,他决定摊牌了:“但我是个不祥的人,会给你带来灾难!”

  他将一枚小石子掷向远方,眼神那么哀伤:“有些时候,我们看错人不是因为有眼无珠,只是太相信爱情了,别像我这么傻!”

  “师兄你不会懂,男人可以无所谓,但女人只有傻的时候,才有机会遇到真爱啊……”章子依这般幽幽地叹息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