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血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一别永诀

碧血刀 石剑 2469 2019.05.16 01:06

  潘仁美本来是心神不宁的,头晕脑涨的。

  当他七孔生烟的回到自己居住的那幢楼时,看到这个情景,看到黄龙身前的那只毒碗,不由心头一震。

  他立时清醒过来了。

  他骤然停下脚步,伸手捋须,心里暗道:那只毒碗还没用,罗秀还活着,此事得果断处置。

  也许到了明天,风声泄露,咱老潘家就成了叛贼了。

  这可是灭门之灾啊!

  但是,现在通过用毒的手段,已经无法置死罗秀了。得赶紧的想出其他办法,驱逐罗秀或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罗秀。

  唉,罗秀或走或死,都只是苦了蓉儿啊!

  若然如此,蓉儿岂不是要活守寡一辈子?

  嗯,不会的。老夫无论如何,都要劝服蓉儿嫁给赵光义。

  帝王将相!

  嗯!

  正该如此!

  ……

  潘仁美思忖至此,眼前灵光一闪,心生毒计。

  于是,他朝黄龙招了招手。

  黄龙听到身后脚步声响,正回头观望。

  他堪堪看到潘仁美,见状,便起身,走向潘仁美。

  潘仁美待黄龙走近,便附耳低语数句。

  黄龙频频点头。

  潘龙、潘虎见状,怔怔地望着他们俩。

  不一会,黄龙脚步匆匆地走开了。

  潘仁美又招手让潘龙、潘虎过来,低声说道:“龙儿、虎儿,宫中传来消息,发现了通辑犯罗秀的下落,你们两个,快到城南门埋伏,发现罗秀,立即诛杀。这可是咱老潘家立功的最佳时刻。”

  “诺!”

  潘龙、潘虎闻言,欣喜若狂地应令而去。

  潘仁美走到餐桌前,耳边响起了刚才偷听到的潘丽蓉和罗秀在一起的愉悦之声。

  他愤然地抓起那只毒碗摔在地上。

  “叭……”

  那只毒碗被摔的粉碎。

  潘仁美悻悻地踢了地上的碎片一下,又咬牙切齿,目露凶光,伸手握拳。

  他低声骂道:“罗秀,你这狗贼,老子宁愿蓉儿活守寡一辈子,也绝不会轻饶你这杂种。哼!”

  他骂罢,随即背手而去。

  那些仆人见状,吓得纷纷闪躲。

  静舍里。

  罗秀和潘丽蓉沐浴更衣之后,两人牵手来到庭院,漫步在绿竹长廊里。

  潘丽蓉不时的仰望竹廊缝隙间的星空。

  竹廊缝隙间的星空很狭小。

  但是,她仍能看到无数星星似美女的明眸,很是羡慕地朝她眨着美丽的眼神。

  潘丽蓉又不时的歪头倚靠在罗秀的肩膀上,心里感觉幸福极了。

  两人在幸福的感念中,忘了饥饿。

  他们的心里只有浓情蜜意。

  哪怕不说话,他们的心里也是满满的幸福。

  “嗖嗖嗖……”

  “蓬蓬蓬……”

  “不好了,着火了……”

  “有刺客!”

  “快来人啊!救命啊!”

  就在此时,一阵箭雨袭来。

  潘府主楼顿时着火。

  继而,一阵呐喊声响起。

  又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

  潘府主楼浓烟滚滚。

  罗秀和潘丽蓉顿时从陶醉中惊醒。

  潘丽蓉急道:“不好,我爹有危险……”

  罗秀“唰”地拔剑,柔声地说道:“别怕,有我在!蓉儿,你去看看伯父,我去抓刺客。”

  潘丽蓉闻言,芳心镇定下来。

  她仿佛此时才发现身边有一位武功盖世的少年英雄似的。

  她立时柔情似水地说道:“嗯!你小心点!不管能否抓到刺客,都要尽快地回到我身边。”

  罗秀心甜如蜜地说道:“嗯!若不是发生这种事,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

  他说罢,揽过潘丽蓉入怀,又亲了潘丽蓉的额头一下。

  潘丽蓉也仰首亲了罗秀的下巴。

  倏然间,两人的心里都是酸酸的。

  哪怕是分开一会,他们也是如此的难分难舍。

  他们各自的心头,都似乎有一种祥之感。

  无论如何,眼前潘府有难,罗秀还是分开潘丽蓉。

  他握剑转身,双足一点,身子一躬,附身一蹿。

  “嗖”的一声,罗秀如怪鸟穿林般地飞出了竹廊。

  他又单掌撑地,身子再腾空而起。

  他凌空翻身,便飞跃上了潘府主楼。

  “呵呵,他的功夫真好!有他在,爹就没危险了。这辈子,我们潘家肯定是最安全的。呵呵!”

  潘丽蓉见状,又甜笑出声。

  她拔出罗秀送给她的寒玉剑,双足一点,也飘身而出,蹿出竹廊,腾身主楼,飞身进入厅堂。

  她担心其父潘仁美安全,急于看到其父啊!

  主楼上,浓烟滚滚中。

  几个蒙面人看到罗秀握剑飞身而来,均是在屋瓦上双足一点,飘身而下,又各自双足一点,腾身而起,跃出了潘府高高的围墙。

  罗秀见状,握紧手中的湛沪宝剑,在屋瓦上双足一点,飞蹿而掠,凌空翻身。

  潘丽蓉握剑穿过主楼厅堂,没看到其父,但是,却看到罗秀飞身而出,紧追几名蒙面人不放。

  她心里是既感动又不安。

  她感动的是罗秀对潘府的事这么上心,不顾安危。由此可见,罗秀对她的真心真情!

  她不安的是怕罗秀追出也会有危险。

  她急忙握剑挥手,少见地大声喊道:“大叔,别追了,穷寇莫追啊!”

  罗秀凌空抛下一句话:“蓉儿,放心啊!我就是我,我就是人世间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他飘出了潘府高高的围墙,紧追那几个蒙面人。

  潘丽蓉终是不放心,握剑也要追。

  忽然,她的手腕被人一扣。

  倾刻间,潘丽蓉浑身发麻,丁点力气都没了。

  她本能地回头,却发现扣住她腕脉的是潘仁美。

  霎时间,潘丽蓉吓懞了。

  潘仁美松开她的腕脉,笑道:“蓉儿,别怕,秀儿是武林奇才,虽然年少,但是,在当今武林之中,能赢得了秀儿的人,恐怕也没几个。”

  潘丽蓉转身,疑惑地问:“秀儿?爹,你知道我那大叔是罗秀?你,你,你怎么一直没道破?”

  她又是满脸的惊愕。

  潘仁美捋须而笑,说道:“爹当然知道了。天下间,大街小巷都是那小子的通辑令和画像。不过,爹刚才是不方便点破啊!”

  潘丽蓉闻言,惊骇地问:“为何?”

  刹那间,她心里直打鼓。

  她一直喊罗秀“大叔”,无非就是帮罗秀掩饰身份,保护罗秀。

  她比潘府的任何人都早知道“胡三刀”就是罗秀了。

  潘仁美牵过她的小手,慈祥地说道:“我要是当众点破他的身份,若传出去,咱老潘家岂不是有灭门之灾?蓉儿,走,陪爹去看看灭火情况。静待秀儿把那些放火的孽畜抓回来。你放心,爹会保护好秀儿的。”

  潘丽蓉闻言,羞羞答答地低下头,嗔骂了一句:“爹,你真坏!什么秀儿呀?孩儿和他,和他,和他,八字还没一撇嘞!”

  话是如此,但是,悬在她嗓门的心石却放下了。

  因为其父喊罗秀都喊成了“秀儿”,真够亲热的。

  霎时间,她芳心怦怦直跳。

  她自己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心道:秀儿?爹称呼罗秀怎如此亲热?难道爹知道了我刚才和罗秀的事?哎哟,羞死人了。

  顿时,她浑身发热,俏脸红成了一只苹果。

  火光中,潘仁美看着潘丽蓉的那副神态,心里恨得要死,恨不得现在就把罗秀抓回来,打入十八层地犾去。

  但是,他忍着。

  他知道自己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稳住潘丽蓉。

  他又换成一副慈祥的面孔,一手捋须而笑,一手牵过潘丽蓉的小手,跨步而走。

  潘丽蓉跌跌撞撞地陪着潘仁美回归厅堂。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和罗秀这一别,竟成了永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