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有一玺可镇万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人间值得

我有一玺可镇万物! 不凡0 3422 2021.09.28 23:58

  院内,转眼之间就剩下陆峥和叶凌寒两个人。

  “陆师弟在看什么呢?”

  叶凌寒笑着看向陆峥道:“怎么,还舍不得你那婉秋师妹啊?”

  “自然舍不得!”

  陆峥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多说,直接向着院外走去。

  “你去哪?”

  叶凌寒一愣:“师父让我送你回去!”

  “我认得路!”

  陆峥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呵,陆师弟倒是好记性!”

  叶凌寒见他出了院子,低声冷笑道:“呵,若不是我,你这憨货这辈子都别想得到我那师妹!”

  说完,脚下一踏便向着峰顶月华殿飞去。

  “果真是她下的药!”

  陆峥灵觉灵敏异常,即便在院外也听见了她的低语,顿了一下,便朝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峰顶,月华殿内。

  秦芸一脸怒意的看着宁婉秋:“你怎么想的?你还真跟他圆房了?”

  “师父!”

  宁婉秋语气平淡的道:“他是我当着道门七宗的面,拜过天地的道侣,圆房难道不应该?”

  秦芸一愣:“你真看上那愣小子了?”

  “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宁婉秋顿了一下道:“况且,弟子还有的选吗?”

  “你……”

  秦芸美目一瞪:“你这是在责怪为师?”

  “弟子不敢!”

  宁婉秋迎上她的目光道:“他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弟子能嫁给他,也是弟子的福气!”

  她心里其实对秦芸是有些怨气的,自从师叔祖甘白凤元神出来之后她就知道,即便没有举行这场婚事,只要她秦芸不愿意,方景天即使拿来了婚书,也不可能强行将她从碧月宗带走。

  她不知道她的师父为什么会如此惧怕血煞宗。

  “当真?”

  秦芸皱着眉看着她。

  “当真!”

  宁婉秋点了点头:“他除了修为比弟子差一些以外,其他方面并无不堪。”

  说到这顿了一下,道:“况且,我也看开了,这都是我的命,我本就与他有婚约在身,我父王对他陆家造的孽,本就该我偿还与他。”

  “可你也不应该现在就与他圆房!”

  秦芸瞪了她一眼:“你不是不知道,他才刚开辟出气海,与你修为相差这么多,现在就与他圆房,失了元阴你的修为会受到影响!

  还指望你三十岁之前能够结成金丹……”

  说到这,瞥了一眼进来的叶凌寒,继续对宁婉秋瞪眼道:“现在呢?失了元阴的你境界都跌落了,你要花多少时间才能重回筑基中期?”

  “师妹,你也别怪师父生这么大气。”

  叶凌寒笑了一下,道:“师叔祖都说你能在三十岁之前就结成金丹,现在倒好,直接跌落到了筑基初期,要想在十二、三年之内就结成金丹,师妹怕是要比以前更加努力才行!”

  宁婉秋看向了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师姐说的是,师妹是要更努力些,才能追的上师姐!”

  她没打算给师父说叶凌寒下药的事。

  一来,事已至此,说了也挽回不了什么。

  二来,她手上也没证据,酒壶甚至酒杯都被她给拿走了,便是当着师父的面说了,她也不会承认的。

  再者,就算师父知道是她给自己下了药,师父又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顶多就是责罚她一番罢了。

  就为出口气?

  倒也没多大意思。

  况且,她对昨夜发生的事,心里其实也没那么大的怨气。

  至于叶凌寒为什么这么做,她其实心里也明白。

  自己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之后的这几年,因为自己修行和炼丹方面所展现出的天赋,让她这宗门大师姐感到了压力。

  再加上昨天师叔祖对自己夸奖了几句刺激到了她,她才想出这样的办法想让自己修为跌落。

  “知道就好!”

  秦芸看了看她:“算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既然决定委身于他,那为师也就不管了。”

  说完,又看向叶凌寒:“凌寒,在你闭关之前,先想办法将宗门上下都仔细排查一遍,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全都给我清理干净!”

  “是,师父!”

  叶凌寒知道她说的是那些给血煞宗传递消息的人,她此前便在追查,现在也有了些眉目。

  顿了一下问道:“师父,此番血煞宗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还在众人面前大失脸面,他们很有可能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盯着即可,无须多加理会。”

  秦芸道:“宗门有甘师叔在,他们还翻不出多大的浪来,况且,甘师叔说了,待她出关后会去血煞宗走一遭的,到时候有他们受的!”

  “可是,师父,不是有道魔协议吗?”

  叶凌寒疑惑道:“协议上说,化神境以上修为的人,不可对化神境以下的人随意出手,否则视为破坏道魔协议!师叔祖她怕是也不好直接对血煞宗出手吧?”

  “没什么不好出手的!”

  秦芸道:“道魔协议本就签订了千多年了,现在也没那么大的约束,况且,师叔本就女人,我碧月宗都被欺负上门了,也没那么些道理可讲!”

  说完又道:“先去忙你的事情去吧,待会儿为师要去一趟师叔那里。”

  “是,师父!”

  叶凌寒应下,看了宁婉秋一眼,就出了大殿。

  待叶凌寒走后,秦芸看了看在那沉默不语的宁婉秋,道:“你是不是在想,既然宗门有师叔在,为师为何还会害怕血煞宗上门提亲?”

  “唉~”

  见她还是没开口,微微叹了口气:“师叔伤势一直都未痊愈,否则,以她的脾气,昨天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方寒他们离开!

  若真是闹将起来,师叔强行出手牵动了伤势的话,到时候你、我都是宗门的罪人,你明白吗?”

  宁婉秋有些意外的皱了皱眉:“师叔祖伤的这么严重?”

  她自是知道甘白凤师叔祖的存在的,不过,除了五年前那一次,她还从未见她在宗门露面过。

  师父也只是跟她说师叔祖一直在闭关,当初她还记得自己问过师叔祖闭关多久了,那时候师父就说四十多年了,那到现在,岂不是已经快五十年了?

  什么样的伤势能让化神期五十年还没痊愈?

  要知道,她们碧月宗可是以丹药闻名于修行界的,对于疗伤宗门本就擅长!

  秦芸道:“之前跟你们说过,为了减少我们人族内耗严重,也是防止妖兽作乱,一直争锋相对的道门、魔门在千余年前便签订了协议。

  其中有一条,便是道门、魔门每个甲子都会派出一名化神期的修士前去妖域出口处镇守,师叔她便是我道门上个甲子被派去镇守的人。”

  “这么说,师叔祖的伤势是妖兽造成的?”

  “不错!”

  秦芸点了点头:“当初师叔发现了妖域里面妖兽有异动,深入探查之时受了很重的伤,一甲子之期还未到,便回到了宗门。”

  “弟子明白了!”

  宁婉秋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不过,师父,昨日血煞宗明知道庆典上有七宗的人到来,他们为何还会前来?便是师叔祖不现身,他们应该也占不了多大的便宜吧?”

  “不好说!”

  秦芸摇了摇头:“萧师兄将他们齐云宗两百年来都没人炼成的云天剑炼至了大成这事,不说他方寒,便是我们道门也没得到任何消息。”

  宁婉秋有些惊疑道:“师父的意思是,若萧师叔没有上前、或者说他拦不住方寒,岳师叔和陈师叔还有其他几宗的长老也挡不住血煞宗?”

  秦芸道:“昨日来的那十几个血煞宗人,除了方景天以外,全都有元婴期的修为!”

  “十多个元婴期?”

  宁婉秋很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他血煞宗哪来那么些高手?”

  她们碧月宗除了她师父以外,也就还有四个元婴期的长老,有两个还是刚突破不久的。

  而昨日在场的,除了四位宗主以外,就只有惊鸿剑宗的林清风,还有齐云宗的罗长老到了元婴期的修为,即便加上她们碧月宗的四位元长老,与血煞宗来的婴期期在数量上还要少一些。

  “为师也不知道,不然,你以为十年前血煞宗将奉国强行占了,齐云宗为何没能把奉国夺回来?”

  秦芸说完手上一翻,抛出个瓷瓶给她:“行了,你先下去吧,把这瓶丹药吃了,先把修为稳固一下。

  丹院的事,你先放一放,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待在屋里修炼吧,为师要去你师叔祖那边一趟。”

  “是,师父!”

  宁婉秋本想再问问血煞宗的事,见此,只好施礼离开大殿。

  ……

  陆峥从那小院出来之后,便回到了宁婉秋居住的院子。

  离开之时门也没锁,推开门便跨过客厅进入了修炼室,直接坐到了应该是宁婉秋平时修炼所用的石台,静静地感受了一下附近,便沉入心神,瞬间将玉玺给招了出来。

  玉玺还是一般无二,除了九龙拱珠上面的那枚金珠发出的金光更亮了一些,倒也看不出其他什么变化。

  之前从石像上吸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这珠子变得更亮了,那会不会威力也有所提升?

  陆峥看了看坐下的石台,想了想还是没有将玉玺砸上去。

  毕竟这也不是自己的地方,万一将石台给毁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向宁婉秋解释。

  想到宁婉秋,他又想到了昨夜发生的事情。

  顿时心情有些复杂了起来。

  他之所以答应师父萧弘毅来到碧月宗追查秦芸勾结血煞宗的证据,倒不是真的惦记宁婉秋漂不漂亮。

  主要是萧弘毅对他也不错,又是灵石又是功法的,还亲自给他炼了把剑,甚至为了他的安全,还往剑内注入了一道剑意。

  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再不同意,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他本来打算的是留在碧月宗以后,看看有没有机会从宁婉秋手上接触到碧月宗丹药方面的账册,若是有自然也就调查一番。

  但,若是真找不到机会,他便激活身份命牌,让外面接应他的人想办法让他回宗,实在不行,他自己也会想办法溜出碧月宗的。

  本来嘛,秦芸就是跟血煞宗不清不楚的,此番除了查找到证据以外,他并不想跟碧月宗的任何人有什么牵扯。

  便是宁婉秋也不行,本来就是逢场作戏罢了,又怎会认真?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

  宁婉秋跟他发生了关系,而且,她在明明知道自己是被下了药的情况下,似乎还对自己没表现出什么恨意。

  这就让他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然自己当真今后就在碧月宗做一个赘婿了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赘婿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说昨天得到了那么些贺礼,光是昨夜那激一晚,就让他感觉人间值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