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悬疑探险 高校之洛清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猫狗秘术

高校之洛清宁 赤灵01 3091 2021.10.18 22:09

  洛清宁见状,用胳膊肘碰了下埋头吃饭的姮美丽,示意屋里的婆婆有点不对劲。

  但是,抬起头的姮美丽,却一脸茫然,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馄饨上。

  “婆婆,还方谨勿传方去,要使安贫无妄饕,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洛清宁试探着说。

  “婆婆,馄饨真好吃,您是怎么了?样子有点奇怪!”大线条的姮美丽,以为洛清宁在提醒她表示感谢,便不假思索地说。

  “哦,我是人老了,总爱想起往事。婆婆跟你们说,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但要看清对方是人是鬼。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人心险恶,还方谨勿传方去!”婆婆脸色苍白的嘟囔着。

  下一秒,她的眼神,变得特别空洞,直勾勾地看着窗外。忽然,身体用一种极其僵硬的姿势扭动着,站了起来。

  “婆婆,您别吓我们啊,您,您这突然是怎么了?”姮美丽终于觉察出不对劲,大声叫着说。

  看着这一幕的洛清宁,已经没法淡定,她先将定位,偷偷发给了苏云青。然后使劲伸手,去拿身后的那把大苕帚。

  好在姮美丽说话时底气十足,婆婆像是被她的声音喊回了神,身体不仅停止了奇怪扭动,空洞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人气。

  婆婆大梦初醒般的喘了口气,看着她俩轻声说:“刚刚吓到你们了吧?没事没事的,你们别害怕,婆婆不是坏人。”

  说完,她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坐在了身边的椅子上。整个人像是虚脱般地疲惫,婆婆斜靠着墙,不停地深呼吸。

  洛清宁和姮美丽对视了一眼,小心地往她身边走过去。

  这时候,姚婆婆又说话了:“唉,你们呀别害怕,真的不是坏人。我姓姚,祖上以前伺候过宫里的人,这馄炖的方子,也是里头的。”

  说完这句,她又喘了几口气,继续说:“我这身子和嗓子,以前被人下过毒,彻底坏了。遇到毒发的时候,整个人就像刚才一样,是不是特别可怕?”

  “下毒?您为什么会被人下毒?”姚婆婆说的话,让洛清宁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不少,也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姚婆婆轻咳几声,声调凄惨地说:“唉,算了算了,那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刚刚念起故人,你看这好多年没发的毒,就发了,算了。你们再吃点馄饨,婆婆这里呀,还有些咸菜和各种酱,带点回学校吧!”

  婆婆说话说一半,这让洛清宁很不死心,她继续追问:“婆婆念的那几句诗,也是因为故人?”

  “嗯,那诗我那位故人最喜欢,以前每次吃这馄饨,他都会念一遍。”姚婆婆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这么巧?她说的该不会是爷爷吧?”洛清宁心里一惊,却没有多说什么。

  眼前的姚婆婆古里古怪,自己的爷爷又下落不明,就算她说两人认识,也没法求证。这种看不清楚状况的状态下,自己还是少说为妙。

  “还吃点馄饨吗?厨房里还有!”

  “不用了婆婆,我吃饱了!”

  “婆婆,我也吃饱了,这馄饨真是好吃!”

  “你们喜欢吃就好,来,我这里呀,还有些咸菜和酱。看看,有没有爱吃的味道,带点回学校吧。”姚婆婆起身,招呼两人去厨房。

  姚婆婆的房子在一楼,老式的二室一厅,南北通透,普通装修,采光还可以。

  房间里的东西不多,每一件物品都摆放的很是整齐,角落缝隙里也不见一丝脏东西,可见姚婆婆是个极干净的人。

  那间敞着门的厨房,亦是如此,里面收拾的一尘不染,各种器皿物件都摆放的井井有条。

  但奇怪的是,姚婆婆要带她们去的厨房,并不是屋内煮馄饨的那间。

  而是,客厅外面,小院子里的那间木屋。

  当她示意两人去那间木屋时,洛清宁立刻警觉起来,她的脑海里,马上闪现出,无数变T杀手杀R的电影片段。

  “清宁,快来看看,婆婆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宝贝呢!”可心大的姮美丽,不但无视洛清宁的暗示,还没有一点防备的走了进去。

  下一秒,她惊喜的大喊声,响彻小院。

  洛清宁将信将疑地站到了门口,伸长脖子往里瞧了瞧,发现木屋是一间微型仓库。

  仓库的墙上和地上,安了很多木架子。木架子上边,是大大小小的罐子。

  罐子的材质各不相同,有透明的玻璃罐、有古朴的陶罐、还有光亮的不锈钢罐。

  婆婆看着这些罐子,满眼里都是欢喜。

  她走到门口的一个架子前,打开一个深色的陶罐,从里面舀出一勺酱来。

  只见这酱,呈金灿灿的黄色,看着质地粘稠醇厚,散发着一股浓郁香甜的桂花味道,好闻的不得了。

  姚婆婆说:“这是今年的桂花酿酱,你们带点回去,冲水或涂面包片,都很好吃!”

  “哇,姚婆婆,你好厉害!那您有做桂花蜜藕吗?用这个酱做最好吃啦!”看着再正宗不过的桂花酿酱,洛清宁立刻变身小馋猫,吞咽着口水问。

  “有的,有的,那个罐子里就是,我就知道小姑娘们爱吃甜食。对了,我这里,还有新做的金丝糕和赤豆酒酿,你们也带点回去吃吧!”姚婆婆舒展着眉目,和蔼地说。

  就在这时候,木屋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凄惨虚弱的哀鸣声。声音不大,声调奇特,听着不像人声。

  三个人马上跑出门外,就见一只黑褐色的大土狗,嘴巴边流着血,趴在院子开着的门口,奄奄一息张着嘴。

  姚婆婆见状,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冲到狗身边,边摸它边哭着喊:“大宝,大宝你怎么了?哪里疼呀?二宝,二宝它们呢?”

  那只狗像是能听懂人话,闻言,它支棱起颤抖的身体,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往院外跑去。

  三个人跟着那条土狗身后,跑进了小院的隔壁,紧挨着的一条小巷里。

  那里面,有几个拿着铁棍和斧头的男女,就是早上在馄饨摊闹事的人。

  这些人的脚下,横七竖八躺着一些猫狗,它们满身是血,正被这些人往死里折磨。

  “住手,你们住手,造孽呀,造孽!”姚婆婆撕心裂肺地喊。

  可是她越喊,那几个男女的动作就越发的疯狂,几只猫狗已经被折磨的面目全非。

  “吱…吱…吱…”瘦高的姚婆婆,忽然鼓起腮帮子,嘴巴冲着天空,发出很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一把刀,瞬间钻进耳朵里,让人的耳膜生疼。站在姚婆婆身后的洛清宁和姮美丽,一下用手捂住了耳朵,下意识想躲开。

  而在姚婆婆对面的那几个男女,就没这么幸运,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就见巷子里,忽然蹿出许许多多的老鼠,一只只都红了眼。

  这些老鼠,跟饿疯了似的,往他们身上扑过去撕咬。任他们怎么挥打驱赶,都无济于事。

  很快,那几个男女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地打滚。老鼠攻击的伤口越来越大,流出来的血也越来越多,他们喊叫的声音痛不欲生。

  “吱…吱…吱…”

  姚婆婆又叫了起来,那群老鼠像是收到解散的信号,立刻消散的干干净净。

  那几个男女,浑身血渍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刚才离奇的一幕,就好像没有发生过。

  这时候,姚婆婆一脸阴冷,义正严辞地对他们说:“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否则下次就让你们死!”

  几个男女听到这话,连滚带爬挣扎着往巷子外面跑,他们满脸惊恐,如同大白天见到了鬼。

  而目睹这一切的洛清宁和姮美丽,也是一脸的惊恐万分,她们被那些恐怖的老鼠吓傻了。

  就在那些人的身影,消失在巷口时,姚婆婆“哇”的一声,往地上喷出一口黑血。

  然后,她身子一歪,双腿跪到了地上。

  “婆婆,姚婆婆,你醒醒!”两个女孩搀扶起了姚婆婆,拼命喊着。

  姚婆婆虚弱地喘着气,慢慢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她吃力地说:“心里难受好疼,疼。快点,快点,死了就解脱了!”

  洛清宁听到这话,身体瞬间一僵,那个重生前的噩梦,顿时被她记起。梦里那个可怕的黑衣老太太,莫非就是姚婆婆?

  这一切到底在预示什么?

  “喵,喵,喵”一只纯黑色的小猫,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它围着死了的那只大猫,凄惨的叫着。

  “小宝,小宝,过来,快过来!”姚婆婆强撑起身体,伸出手召唤那只小猫。

  小猫听话的跑了过来,用头不断地蹭着婆婆,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姚婆婆抱起小猫,瞧了一眼惨死的猫狗,眼神发狠地说道:“我母亲是苗人,她会一门不外传的独门秘术,可以驱使动物,按照自己的话语做事。但我识人不清,信了歹人,结果让自己中了剧毒,现在不能再用这秘术,真是便宜了那些坏人!”

  姮美丽惊讶又愤怒地说:“中了剧毒也没事吗?姚婆婆您知道吗,前阵华大里,也有人中了毒,可,可他没能救过来,还是死了!”

  说完,姮美丽难过地红了眼,而姚婆婆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惊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