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风如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踏出第一步的人是不凡的

风如歌 王坏蛋 2728 2018.12.07 20:10

  灵丘城,明王府,乘灵堂二楼客厅内。

  纳兰仙儿正坐在客桌旁把玩着兰如雪扇,当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风如歌,纳兰仙儿收起手中的兰如雪扇看向风如歌。

  “风如歌,你的扇子画的是什么?”

  “一束桃花。”

  “给我看看。”

  听到纳兰仙儿的话,风如歌将手中的扇子递向纳兰仙儿,纳兰仙儿接过风如歌手中的扇子,然后右手轻轻一动,扇子张开,扇面画着一束桃花,如真如实。

  “风如歌。”

  “嗯?”

  “你很喜欢桃花吗?”

  “不错。”

  “为什么?”

  风如歌听到纳兰仙儿的话,沉默许久,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心中的那份回忆和怀念,纳兰仙儿见风如歌沉默不语,便转移话题。

  “风如歌。”

  听到纳兰仙儿的声音,风如歌从沉默中抬头看向纳兰仙儿。

  “你生日快到了。”

  “公主居然知道风如歌生日?”风如歌有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想不知道都不行啊。”

  风如歌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纳兰仙儿,纳兰仙儿见风如歌不解的看着自己,不由一笑,纳兰仙儿的笑在风如歌眼里如春风拂面,风如歌有些看痴。

  “鼎鼎大名的风如歌风世子,每年生日都会想尽坏点子,折磨灵丘城百姓,刚刚我出门一趟,发现灵丘城百姓拖家带口向城外而去,便寻问原因,才知是怕你风如歌,又想坏点子折磨他们,他们便以探亲的借口,在你生日的期间离开灵丘城。”

  听到纳兰仙儿的话,风如歌右手拍了拍额头,心里想到,风如歌啊风如歌,你都干了些什么?想到此,风如歌看向纳兰仙儿。

  “看来今年的生日要有所改变。”

  “哦?”

  “至少不会如往年一般。”

  “那你准备怎么过你今年的生日?”

  风如歌想了想。

  “公主可知火药?”

  纳兰仙儿听到风如歌的话,完全不知风如歌口中的火药又是什么。

  “什么是火药?有什么用?。”

  听到纳兰仙儿的回答,风如歌心里感叹到,这乘灵大陆的文明,落后不是一截两截,连另一个世界凡尘中的火药都不知。

  “如今我与公主解释,公主也不一定全明白,等我生日那天,便让公主知道火药是何物,又有何用。”

  纳兰仙儿听到风如歌的话,心里点风如歌口中所说的火药好奇心更胜。

  “公主看够了没?能把扇子还给我吗?”

  “给你。”

  纳兰仙儿将手中的扇子递向风如歌,风如歌接个扇子,右手一动,将手中的扇子打开,轻轻一扇,一旁的纳兰仙儿看着风如歌的动作,配上他那张妖孽的脸,不知为何俏脸一红。

  风如歌见自己面前的纳兰仙儿,不知为何脸红,疑惑的看着纳兰仙儿。

  “公主怎么了?”

  “没什么。”

  “是不是生病了?”

  “你才生病,我御知境巅峰的人,会生病吗?”

  “那公主你脸红什么?”

  纳兰仙儿看着一脸无害的风如歌,看着他那张帅到不像话的脸,纳兰仙儿没有回答风如歌的话,起身离开房间,再快走出房间门的时候,纳兰仙儿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房间里坐着的风如歌。

  “你的扇子叫什么?”

  听到纳兰仙儿的话,风如歌将张开的扇子一收,然后看向房间门口的纳兰仙儿。

  “花如扇。”

  “花如扇,好名字。”

  说完,纳兰仙儿转身离开房间,向山水阁走去。

  风如歌看着纳兰仙儿离开的房间门,不由摇了摇头,心里想到,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又哪里惹到她了。

  右手拿着花如扇,轻微的在左手手中上下击打,风如歌想到刚才与纳兰仙儿的对话,若自己生日当天,这七万人的灵丘城空空荡荡,那可不好,毕竟是自己苏醒之后第一次生日。

  风如歌虽然想过一个众人皆乐的生日,可往年的风如歌,做的那些荒唐事,让灵丘城百姓早已寒了心。

  “看来,得想个办法让灵丘城百姓留在灵丘城。”风如歌看着二楼窗外自言自语。

  北楚,玉湖关外,不灭氏与百胡氏的交界处,一名身高九尺,仪表堂堂,英俊潇洒的少年向玉湖关走去,他身穿单薄的蓝色杉衣,左手握着一柄黑色长剑,右手背在身后,眼神如鹰,一步一步走向玉湖关。

  北楚灵丘城,明王府,乘灵堂一楼大堂内。

  本在三问阁寻逻的王松,被风如歌传唤到乘灵堂,王松看向乘灵堂,一楼大堂内的风如歌。

  “世子有何吩咐。”

  “我有件事要让你去做。”

  听到风如歌有事交代自己,王松心里很激动,因为自己像于海秦明等人,自己只是一个刚过三十的年轻人,能进明王府,还是因为自己父亲战死于征西的战场上,而自己天赋极佳,所以才有机会,与和父亲并肩作战的英雄们一起工作。

  风如歌看着文桌前的王松,因为对方年纪是明王府侍卫最小的,而且天赋也不错,风如歌起爱才之心,想安排一些事给他,以便日后提携。

  “你去找一根腰粗大小,长五米的木头,放在灵丘城中心,然后在其旁边贴一张告示。”

  王松听到风如歌的话,心里不明白风如歌这样做是为何。

  “不知世子,告示该写什么?”

  “你就写,十日内,若有人能将此木头,无论用什么方法带到明王府门前,赏千刀金币。”

  听到风如歌的话,王松表情呆滞,此时的王松完全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风如歌这样做是为何。

  虽然不明白风如歌这样做为何,但王松明白,只要风如歌交代了,哪怕是让自己去扫茅厕,自己也不可有二一言。

  看着离开乘灵堂的王松,风如歌右手手中的花如扇轻轻一动,风如歌心里期待着将树干带着明王府的那个人,因为有时候,人只要走出那一步,或许,人生将会有所不同。

  王松来到灵丘城城中心,将街道旁一处空地隔开,将五米长的木头屹立在空地上,然后将告示挂在木头前,做好一切,王松转身离开。

  当王松消失在街道上的时候,灵丘城的百姓集聚在放有木头的空起起,看着挂在木头前的告示。

  “李老头,你看看那上面写的是啥?”

  “若有人能将此木头带到明王府门口,可领取千金刀币,限时十日。”

  “什么?千金刀币,那可够一户平民家庭水你年的所以开销啊。”

  “得了吧,你往年的教训还不够?”

  “是啊,这可是明王府贴的告示,谁知道是不是风祸害想的坏招,我可不想去玉林路呆一辈子。”

  “嘘,你不要命了,敢说出来。”

  一名虎头虎脑的中年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探头看了看人群。

  而在围观的人群中,一名二十有于,身高九尺,面相刚正的少年,此时正愁眉苦脸的听着集聚在灵丘城中心的人们议论纷纷,不时看了一眼街道旁空地上的木头,然后转身离开。

  第三天,依然没有人敢将城中心空地上的木头,带到明王府门口领赏,但因为好奇,本准备离开灵丘城占避风头的百姓,都打消了离开的想法,都在期待有人能将木头带到明王府,看看会不会真的有千金刀币的奖赏。

  灵丘城,明王府花厅里,施佳雨从明王府外走向花厅,因为这些天的相处,明王府侍卫也都认识了施佳雨,所以也没阻拦她。

  “子远。”

  正在练习行走的游子远转过头看着施佳雨。

  “小雨,怎么了?”

  “今天我出门听到一件很奇怪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

  “世子大人将一根木头放在城中心,说能将木头带到明王府门口的人,可得千金。”

  游子远听到施佳雨的话,不由沉思起来,想了一下,游子远缓慢的转身看向明王府乘灵堂方向。

  “小雨。”

  “怎么了,子远?”

  “世子大人医好了我的双腿,让我可再踏出一步,不知,现在世子大人给的这一步,谁又能有幸踏出?”

  施佳雨听到游子远的话,完全不明白游子远话里的意思。

  游子远转身看着身边的施佳雨,温柔一笑,施佳雨见游子远笑了起来,自己也甜美一笑。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