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异国情缘 星辰大海之我和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星辰大海之我和你 八桶 2 2019.05.18 23:05

  救援站内,不时有急促走动的脚步声。

  临时搭建的救援站,各项条件都简陋了不少,可依旧占满了病床。

  来往人脚步匆匆,男人满脸疲惫的闭了闭眼,左手上还挂着输液管。

  两个小时前的画面仍历历在目,河流上面漂浮这尸体,虽不能跟叙利亚的血腥程度相比,可仍旧令人心惊。

  他全身上下挂满了泥沙,辨别不出原来的面貌,只那双眼睛深邃如初,嘴唇紧紧抿着,一脸的生人勿近。

  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身旁两个医生推着一个病床出来,上面躺着一个孕妇。

  “听说运河上的事了?”一名医生神秘兮兮的口吻,故意引起身旁人的好奇心。

  那人倒也配合,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名医生双手交叉在胸前,斜眼看了一眼那名孕妇边上一眼,“看手机微博了吗?”

  那人摇了摇头,不耐道,“哎呀,快点说。”

  “喏,就是这个。”他把手机举到同事跟前,像是知道什么见不得的事情般,“好像是有一个解放军战士为了救人,被河水冲走了。”

  “切!!!”那人惊讶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解放军战士救人牺牲不是常有的事么。”

  男人一听到有关于他的话题,倒来了兴趣,他抿了一口水,侧耳听着。

  那医生一脸不认同,“这你就错了,听说那名解放军战士可大有来头,那可是Y市市政委的弟弟,那可是京都脚下的城市啊。”

  那人一听,顿时认真了起来。

  “你看到运河边那一大堆救援队的人了没?”

  “嗯,怎么了?”

  “你傻呀,往年灾害,哪有那么多人,那些都是为了解放军而来的。”

  是吗?还专程特殊待遇了?

  男人翻出兜里的手机,因为长时间进水已经黑屏,无奈,他只能继续听着八卦。

  “刚刚我过去运河那边的时候,就看到几个男人,还带着一小姑娘,长得倒是也不错,估计也是过来找那个解放军的吧!”

  “然后呢?”

  “然后最吃惊的就是那个小姑娘,居然像下河头去找那个解放军,简直是疯了。”

  那人也是一脸惊讶,“不会真的下去了吧。”

  那医生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道,“谁知道呢,没听完我就被叫回来了。”

  那人切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知道内幕呢,真是吊人胃口。”

  傅远琛目光落在那男医生背上,越听越觉得他们口中说的小姑娘可能就是苏音。

  他心口一堵,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顾不得太多,他猛地扯开手上的针头。

  血液冒丝一点点涌了出来,他毫不自觉,提着脚步往运河岸跑。

  救援站里头的护士端着药过来时,病床上空空如也,她心道奇怪,四周看了下,仍旧找不着人,不由作罢。

  救援站离运河有些距离,傅远琛咬着牙,就怕苏音意气用事。

  他多少都是了解苏音的脾气,此刻的担忧也是愈涌愈发剧烈。

  将近五六点那样子,B市的天一整天都处于阴沉沉中,莫名让人心情郁闷。

  傅远琛到运河时,岸边仍旧不少人,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却见远处围着一堆人。

  直觉告诉他,苏音一定在哪里。

  他一向不信感觉,每次行动靠得都是有依据的判断力,可这次,他却十分相信感觉。

  傅远琛推开一层层的人群,落进眼里的只有那个一向爱干净,此刻却脏兮兮的小姑娘。

  小姑娘抖着身体,正一脸悲伤的捧着地上的一具尸体,哭得昏天黑地。

  傅远琛一向任何情绪不露的脸,肉眼可见的,嘴角抽搐了起来。

  大概,他是没见过这么傻的姑娘吧。

  明明,他就在这里,还活得好好的,而她居然把一个不知名的人当成了他。

  真是,该揍。

  可目光落到那两天未见,满脸泪痕的小姑娘身上,又生出万分不舍。

  他有庆幸着,幸好,这傻姑娘没做什么让他后悔的傻事来。

  羚羊几个是最先看到他的,原本伤心的脸上,表情一致都转换成了惊讶,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虽然傅远琛脸上的辨析度不高,可他那双熟悉的眼睛,依旧深如海洋。

  傅远琛淡淡扫过他们一眼,抱胸,就差吊个二郎腿当大爷。

  豹子刚想提醒一下蹲在那里哭得全然不知危险的某人,却被猕猴拉着就往人群外走。

  “好好的,伤心个什么劲?”

  苏音正哭得伤心,眼泪在看到男人一动不动,没了呼吸的时候,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这男人全身冷冰冰,脸上脏得看不出神情,她却从那身跟猕猴几个无异的衣服中辨认了出来。

  她的命大概不怎么好,要不然怎么身边最亲的人都一个个离去呢。

  陡然这么一个熟悉声音在人群中传了过来,刚开始她以为出现了幻听,眼泪倒是止住了。

  她睁开眼,泪眼汪汪的朝那男人开去一眼,却依旧一动不动,心里的那丝期待也暗淡了下去。

  傅远琛眸里的神色越发沉,他眯了眯眼,眼睛里满是危险的气息。

  真该说这女人笨呢?还是笨呢?

  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他的声音了,还没反应过来,他略嫌弃的朝那脏得看不出样貌的男人看了一眼。

  就这么希望他跟这人一样上天?

  他缓了一口气,才把对苏音的气给沉下去,略显冷淡的口吻,道,“苏音,再哭下去试试。”

  苏音猛地睁开眼,转头的速度快得连她自己都奇怪,她睁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直直撞进了傅远琛的眼里。

  即使这男人看不清样貌,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转头看看跟前躺着的人,再看看抿着唇,似笑非笑瞧着他的傅远琛,莫名心虚。

  她四处搜寻了一圈,都找不到猕猴几个的身影,暗道一声:叛徒。

  她赶忙站了起来,却因蹲着的时间太长,而有些贫血眩晕,她又蹲了下去,缓了缓那阵眩晕感。

  人群中不少人向他们俩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苏音歉意的笑了笑,跟一旁的医生和林军说了声“抱歉”,朝那躺着的人鞠了个躬后,捂着脸往外跑。

  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傅远琛朝林军的方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他慢条斯理的走着,不紧不慢的跟在苏音身后,像是肖想小白兔的大灰狼般,一点点的吞食某人。

  苏音,真出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