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异国情缘 星辰大海之我和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星辰大海之我和你 八桶 1015 2019.01.18 23:48

  “……”

  宋缙屿似是忆起那段曾经往事,眼里的焦距加深,脸上的表情渐渐惊恐了起来。

  他不自在的低着头,着急的拿过一旁的消毒水,许是因为紧张,没把握住力度。

  “哎哎哎……宋缙屿,你想疼死我?”苏音疼得立马抽回了手,就差一巴掌呼在宋缙屿的那张白嫩的脸上。

  这会,宋缙屿僵硬的立在那,尴尬的手足无措,他歉意道:“苏音,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故意的话,你的脸早毁了。”

  苏音朝他的脸上意有所指的瞟了一眼。

  宋缙屿假装听不懂,头都快垂到胸口上了。

  苏音见惯了宋缙屿不要脸惯了,哪时见过他这副表情,脸上表情顿时一乐,心里泛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宋缙屿,你还没叫爸爸呢。”苏音挑了挑眉,嬉笑道。

  宋缙屿紧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再重重的吐出那口浊气,目光沉了下来,“苏音,别得寸进尺,小心我……”

  “小心你什么?”苏音好奇的往身后靠了几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小心我……”宋缙屿舌头像是打了结,顿时找不到语言。

  是啊,苏音从小被苏老爷子和苏敬宠惯了,秦征都不怕,能有什么好怕的。

  要是怕了,还能不管不顾的往国外当劳什子战地记者?

  苏音见他半天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突得笑了起来,心情明显愉悦了几分,“真好笑。”

  宋缙屿破天荒的不雅的对她翻了个白眼,扯过苏音的手臂,拉到桌面上,微用力按着,也不顾她的挣扎。

  宋缙屿明显是动怒了,男人较真起来,比女人还可怕,更何况,她的力气不如他,还不如省点力气。

  宋缙屿就着姿势,一手拧开消毒水,在苏音措手不及中,倒在了她那一处破了皮仍带着丝血丝渗出的位置。

  苏音从小到大哪受过这般疼,她用力挣脱着,却挣脱不开。

  苏音甚至怀疑宋缙屿故意报复她,可瞧着他那一脸认真的替她处理着伤口,她又抓不到宋缙屿的小尾巴。

  所幸,那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过后,不知是疼过了头,还是那股劲过了去,也不至于忍受不了。

  宋缙屿拿过一旁的湿巾清理着台风的碎玻璃渣,翻出医药箱的一瓶不知名药瓶子。

  淡淡的草药味弥散开来,带着一股清香,却并不刺鼻。

  一次偶然的聊天中,她从辛礿崇拜的话语中,才知道宋缙屿居然精通各种中草药,这些不知名的药瓶子就是他闲暇时,鼓捣出来的。

  宋缙屿修长的手指从药瓶中抹过药膏,伤口处涂抹着浅浅的一层,苏音不觉得疼,竟有一丝凉意散发开来,也吞噬掉那灼热的痛楚。

  苏音哑声道,心头莫名涌起一抹疼意,“宋缙屿,要好好对辛礿。”

  她想起辛礿曾与她说过的那段过往,陡然觉得她其实挺幸福的,身边不仅有那么多对她好的人,那个冷漠难以靠近的傅远琛待她也温柔了起来。

  相比什么都没有了的辛礿,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苏音不止一次怀疑给宋缙屿这种大院出来的公子哥搭线辛礿是否有错,幸亏宋缙屿不花心,不然就是把好友推进火坑里了。

  宋缙屿给纱布最后打了个结,并不回答她的话,只叮嘱道,“这几天记得别碰水,要忌口,相关的事宜我等下跟苏管家说,反正你也不会记在心里。”

  他合起医药箱,拎起小箱子,背对着她,脚步未移动半分。

  苏音看不到他的神色,只听他的声音传出,低沉而又坚定,道:“苏音,我知道辛礿曾经经历了什么苦难,我不会再让她重蹈覆辙。”

  他话语一转,“听说你同傅家二公子一起,就离秦征远些吧,别让他再深陷下去了。”

  这些年,秦征是如何过来的,作为他的兄弟,宋缙屿再清楚不过了。

  可感情这种事,谁也勉强不来,原本以为苏音躲他都躲到国外去了,秦征会看淡些,没成想……如今只是希望秦征别再越陷越深,最后把自己赔了进去就成。

  他看得出,苏音对秦征无半分男女之情,他不好插手,苏音不是秦征驾驭得了的。

  就算没有傅远琛,秦家人也不会同意让苏音入门的,要不是顾及苏老爷子的身份,怕也是不会让秦征踏进苏家门半步的。

  当年林玥的事给苏家抹黑了不少,不少人都对苏家抱着异样的眼光,其中就包括秦家人。

  秦征不在乎,却并不是他不在乎就能解决的了得事。

  “这些年,秦征他……他为了你,吃了不少的苦,你知道的,秦家人看不起你的母亲,尤其是秦家老太太,你们是不可能的。”

  宋缙屿闭起双眼,苏音见不着他阴影下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身旁的手紧紧攒着医药箱。

  “我知道。”苏音何尝不知道呢,要不是知道,她能一个人举目无亲,背井离乡,也要走跟林玥一样的道路。

  她终究还是,对不起秦征。

  他极力掩饰着情绪,语气淡淡,“礿礿这几天总念叨着你,有空过来坐坐,下个星期我要带礿礿去临市,可能不会回来了。”

  “这么突然,是不是,你父母他们让你离开辛礿?”苏音焦急道。

  “恩。”宋缙屿声音很低,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却无比清晰。

  苏音瞳孔中闪过复杂的神色,辛礿跟宋缙屿在一起,总有一天要面对宋缙屿的父母,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作为辛礿的好友,却帮不上什么忙,苏音左胸口顿觉闷闷的。

  “我会去看她的,”她掀起被子,室内开了暖气,苏音手心里湿润了起来,她套上拖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透明袋。

  “这是我特地从弘法寺求来的平安符,听说挺灵验的,只希望辛礿未来的日子能喜乐无忧。”

  苏音走到他跟前,摊开手,那只未受伤的手里头拿着一个红色的平安符。

  宋缙屿是学医的,他从前并不相信这些神鬼之说,可此刻他倒宁愿是真的有神灵的存在。

  他的礿礿,把这一生的苦历遍了,以后会幸福的。

  宋缙屿接过苏音手里的平安符,由衷感谢道,“谢谢你,苏音。”

  不仅是替辛礿的,还有她把这么美好又心疼的辛礿带到他身边的那份谢。

  他握紧手里头那个小小的袋子,竟觉得温暖无比,仿佛辛礿此刻就在身边。

  “苏音,礿礿让我带给你一句话,她知道你的执念,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便足矣。”

  辛礿知道她不会放弃她的执念,既然劝不了,就只能支持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