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永恒之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圣塔之门(中)

永恒之书 鹰宫凌 2672 2003.04.09 12:53

    “蕾德……起床了,蕾德,今天要学习古代语,不想只会现在流传的那些三流魔法就得用心学。……蕾德?”

  晨曦洒落在蕾妲丝缎般美丽的黑发上,跟无数个清晨一样,她抱紧枕头在轻柔的呼唤中睡得更沉。

  床边高大的男子哑然,一张可称英武却绝对谈不上赏心悦目的脸还算平静,幽暗的眼眸却开始聚集某种光芒……“蕾妲·杰德尔……”

  “啊!”睡*犹如被踩到尾巴的蛇弹跳起来,但已迟了,魔法形成的水幕铺天盖地压下,将她打个精湿。“好冷!竟然是冰水!死老头你太过分了!”

  “醒了?”男子微微笑着,俨然又是温柔可亲的样子。

  “……”一大早冰水灌顶该不会影响视觉神经,蕾妲的目光在眼前男子身上停留半晌,“你……这又是谁?”

  “新近出炉的热门英雄,在北方很受欢迎。怎样?这张脸还符合你的想象吗?”

  “什么?”蕾妲又是一呆。

  “你说的,我是‘粗鄙丑陋的老不死妖怪’,我觉得这张脸跟你形容的很象就拿来用了。”

  “狄安……你究竟在玩什么?”哪有人终年戴着面具还不让人说的,竟然还把别人的容貌安到自己脸上,难怪世上没人知道大魔法师狄安长什么样子。嗯,粗鄙丑陋的老不死妖怪……好象那么说过他……

  蕾妲身为夜女神的圣女不适合学习光属性魔法,纳伦萨祭司仅是象征性教她些基本的东西,真正系统学习魔法是在遇到狄安后。

  “小姑娘,你有暗的味道,想不想成为伟大的暗黑魔法师?”那是到真理神殿不久,独自在圣域散步的蕾妲见到纳伦萨祭司的秘密客人——全身包裹在银白色斗篷里的神秘魔法师。

  倒霉也是宿命的一种,接受狄安的指导是这一生最大的错误。每当蕾妲这么想,却也扪心知晓这是相当重要的记忆。

  “……菲拉撒尔王朝神秘消失后,古王国尼洛就在风沙中沉眠,有人认为那是诸神的意思,大地上不需要神之国度所以召回神裔。……更多学者却认为尼洛是真正地覆亡了……尼洛使用的语言是神圣语言之一,对提升精神力和沟通自然界相当有帮助,你所擅长的传自夜女神的古语也是神圣语言,若跟尼洛语结合效果会更好……蕾德,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再走神我就把你封进冰里提神。”

  “无聊。”大大打了个哈欠,根本就没把狄安的威胁放在眼里,蕾妲兴致索然地瞪着天上飘浮的云朵,“你还是戴上面具算了,不给我看真面目我也不会逼你,何必弄个中年大叔的傻脸?看起来就是没脑子的那种……”

  “蕾妲·杰德尔……”狄安突然冷笑,粗豪的面孔浮出一个散发银光的面具遮住大半容颜,裸露的少许肌肤正由晒得红黑的颜色转为少见阳光的苍白,宽大的下颌在空气中化为残象,取而代之的是尖秀精致的下巴。

  隐隐的不安使蕾妲的面庞变得苍白,遮住面容的狄安是不会允许她放肆的,这个神秘男子正散发出魔魅的气息,她由衷感到恐惧。

  是的,她怕这个男人,从心底怕他。

  狄安的身影在乍起的雾气中模糊,只剩下优雅清冷的嗓音在空间里回荡:“学会尼洛语前,你无法离开这里……不想死的话……”

  “可恶!”

  无所不在的雾气仿佛将世界引领回鸿蒙未辟时,费瑞特奔波了许久仍闯不出这雾境。只记得蕾妲发动了魔法阵,耀眼的光芒将他们吞没,睁眼时便置身迷雾世界。放眼是满目的乳白,而蕾妲……并不在身边。雾境的作用不外困住他们或偷袭,所以要跟蕾妲会合才行,两个人总比单独一个人安全些,说不定她还知道怎样离开这鬼地方。

  “蕾妲小姐……蕾妲……”扯开嗓子呼唤,声音却似被乳白的雾气吸收,三五步开外恐怕什么都听不见。

  这雾遮蔽了视野,无法预测有何种危险窥伺。费瑞特攥紧出鞘的长剑,认准一个方向走下去。

  就算陷入魔法之中,雾境是绝不会没有边际的。

  费瑞特看似随便地走着,指关节微微泛白。他是魔法的门外汉,倒没考虑幻境是否能用脚走出去,他只是遵循骑士的本能行事。

  仿佛经历几个百年般漫长,不知何时周围的雾变淡了,空气中的气流微微旋转着把雾逐渐抽离,潮湿感依旧强烈但呼吸顺畅很多。依稀看到脚下平整的石质地面,越发稀薄的雾飘浮着向周围散去,正前方显现出巨大的黑影……

  近了,那是一道门,顶天立地般巨大的门矗立在面前,费瑞特仰头望不到顶,从旁边绕去后面却是空荡荡的,视线所及仍只是未散尽的薄雾。原来这两扇无比巨大的门竟只是孤独地立着,完全没有可以进入的空间。

  会是某种魔法门?……说不定是施用了空间魔法才会出现的门,打开它也许就能离开这里了。费瑞特有些兴奋,凝神打量这希望之门——似是青铜铸造还装饰着复杂的花纹,他退了好多步看到巨大的门环雕刻着不知名的异兽,门环以上还有很多类似人物的浮雕,距离太远看得不是很真切。

  ……不会是传说中的地狱之门吧?一闪而逝的念头令他苦笑,他一直不认为自己的操守会跟地狱结缘,按照教义品性高洁的星冠骑士是受神青睐的,地狱没理由突然冒出来强迫他沉沦。

  摇头甩去杂念,不管门里是否是可怖的地狱,找出开启它的方法才是最重要的。以力取无疑是蚂蚁撼树,就算没锁他也推不开如此厚重的铜门,用武器的话……手中利剑怕也只是在门上添几道伤痕。

  那个叫蕾妲的女子在就好了。费瑞特叹息着握紧剑柄,不知他全力一击会有怎样的结果。

  “开启吧!阻挡我的障碍之物!”

  凝聚真气的呼喝震破此空间的死寂,隐身暗处的蕾妲不禁莞尔,无形的暗黑能量激射而去束缚住费瑞特的手脚。果然是死板的老实人,真要让他一剑劈下去不被反弹力震吐血才怪,万一触发尼洛人设下的禁制,整个空间自毁他们逃命都找不到路。

  费瑞特呆呆看她从空气中现出身影,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也不见蕾妲念咒只是朝他笑了笑,束缚住身体的强大力量便散得踪影全无。他稍稍活动了手脚,再度望向蕾妲的眼神多了警戒。“你一直跟着我?”

  蕾妲淡淡笑着踱到他身边,费瑞特没有躲,双方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她想动手他根本无法招架。他盯着蕾妲的眼睛,清澈的黑色并没有魔魅的气息,眼前的女子给他透明纯净的感觉。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蕾妲仰头看着巨大的铜门,“我找重要的说给你听吧!……第一,我没有跟踪你,只是凑巧在这里看到你。第二,先前的浓雾也让我伤透脑筋……之所以会被困在这里是我的错,我在启动‘黎明之路’时念了错误的咒语。第三,眼下还是有转机的,方才我回忆起一些以前的事,这对我们通过‘黎明之门’很有帮助。最后,这两扇门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