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永恒之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暗夜的回旋曲(上)

永恒之书 鹰宫凌 1813 2003.04.09 12:50

    艾鲁斯比拉境内的赛肯森林里有座名为“空幻”的神殿,一群信仰黑暗的人在此侍奉他们的女神——夜的化身克拉莉奈。

  蕾妲·杰德尔时年七岁,是女神克拉莉奈挑选的暗黑圣女。

  空幻神殿落成的年代已不可考,只知道数千年甚至更久远之前,黑暗的追随者就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女神降临。他们深信命运将因此改变,光与暗的力量会回归和谐,一个纯美的新世界将向全人类敞开门扉。

  如果能再多点时间……

  空幻神殿首席祭司莫伦萨仰望无际夜空,安详的神情隐约透出焦急。为何还不来呢?他最好的朋友,那个光最虔诚的信徒,被怎样的事耽搁了?“纳伦萨……纳伦萨……千万不要迟了……”喃喃呼唤真理神殿首席祭司的名字,年迈的暗黑祭司忧心如焚。

  神圣的克拉莉奈啊,用最深的夜色羁绊住命运之轮的转动,让时间的钟摆停滞……哪怕慢一些也好……克拉莉奈,我们的女神啊……

  长久以来顺应这个世界给予光暗的定律,侍奉黑暗的空幻神殿和信仰光明的真理神殿始终站在各自领域的顶点,忠诚地扮演命运交付的角色——维持光与暗的对立。透过虚象被隐藏的真实,是永远不能公开的。世人遵从自己心的指引,选择光明或黑暗,不料却是命运限定规则的游戏。漫长的等待中,女神克拉莉奈的信徒感到绝望,以结界封闭神殿隐居了起来,加上真理神殿的帮助,世人渐渐忘却赛肯森林里有着所谓“黑暗的巢穴”。

  莫伦萨祭司身畔的小女孩瞪大了眼睛,森林里火把的光亮正朝神殿而来,还无法理解将要发生什么事情的她瑟缩着扯动老祭司的衣袍。“雪妮去圣殿了,她哭个不停,也不肯告诉蕾妲为什么哭。”

  老祭司暗自叹息,脸上却浮现笑容,他摸了摸小女孩柔亮的乌发,轻声说:“雪妮去祈求女神帮助了,她认为自己犯了错想弥补。”

  “那女神会帮雪妮吗?雪妮一直在哭,是犯了很大的错吗?多大呢?比蕾妲不吃芹菜还大的错吗?……女神,会帮雪妮的对不对?”

  面对天真且充满期待的目光,莫伦萨沉吟了好一会儿,终究选择摇头。“有些错误女神是不会帮忙的,每个人犯的错都要自己想办法弥补,虽然不一定有好的结果……有勇气改正错误一定会得到女神的宽恕,那比任何帮助都宝贵,何况……”他疼爱地捏了捏小女孩翘翘的鼻尖,微微地笑了,“何况雪妮并没有做错。”

  错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雪妮擅自把受伤倒在赛肯森林里的小孩救到神殿,又不做任何暗示把他送走因而暴露神殿所在,虽然有违准则却也算情有可原,神殿上下都没有怪罪的意思。但,守护神殿的结界毫无预兆的衰竭,将一个少女的善心扭曲成灭顶之灾的前因,难怪她陷入自责无法自拔。

  “蕾妲不明白。”小女孩泄气地皱了皱鼻子,“今天大家都好奇怪,没人陪蕾妲玩,蕾妲看到大家都去地下室。那些火……是火龙吗?蕾妲第一次看到……”

  长期处于结界保护下的暗之子民封存了所有武器,学习魔法不过是一种传统和对未来的期待,人们深信夜之女神降临后将需要这些有能力的追随者。开启地下室的武器库意味关乎神殿存亡的时刻来临,事态严重到夜女神首席祭司也手足无措的地步。

  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月光,笼罩着一切的黑暗被绵延而来的火把撕裂。

  来不及了吗?

  同一重天幕下,神官打扮的中年男子焦急地盯着面前的沙漏,里面还有一半沙子正以极慢的速度洒落。

  衣角绣着的花纹表明了他的身份:侍奉真理之神的最高位圣职者——真理神殿的首席祭司纳伦萨。

  无人知晓光与暗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感知到空幻神殿的灾劫,他以闭关的名义从真理神殿消失,全力赶来赛肯森林。只要结合光与暗的力量制造一个新的结界,空幻神殿将再度隐匿于森林深处,任何人都无法侵入。

  古老的赛肯森林是光明的禁地,没有夜之女王的允许,身为光之子民的纳伦萨无法施用有效的魔法赶往空幻神殿。尽管有些讽刺,魔法受到抑制的他随即被困在不知何人布下的暗黑结界里,一只半人高的沙漏成为他精神上唯一的寄托。

  明知沙子流尽便可脱困,纳伦萨更清楚眼前流失的正是希望,那个布下结界的人以此阻拦自己显然有十分把握,沙子流光恐怕一切都会迟了。

  光辉的艾希亚,难道被割裂的光与暗注定永远背离吗?如果诸神决定抛弃黑暗,又为何让那孩子出生?那孩子……那个孩子……联结光与暗的人……难道她不是您的使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