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弱者日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嫁衣神功

弱者日记 tomgod 6473 2003.04.25 21:31

    

  越过了高山,趟过了大河,狂风也不能阻止他的脚步,但是,一堵扎实的冰墙最终粉碎了他那微不足道的梦想——到更远的世界去看看。

  火球被一颗小石子硌了一下,跳了过去,而一层厚实的水结界使得它的颜色黯淡了不少,显示著能量的急剧耗损;风盾,虽然略改变了它的方向,但它本身所拥有的能量却依然无惧,只是,剩下的能量不多了,而且,它本身也已经处于不稳定状态了,随时有可能原地爆裂。

  葛络瑞雅及时反应了过来,将水系中最容易使用,却又有最佳性价比的魔法——冰盾术——用了出来,成功的阻止并引爆了那位连过两关的勇士。

  不过,如果说大家免于伤亡的最大恩人是这个冰盾牌的话,那麽,让大家浑身尘土、满嘴泥沙、蓬头垢面……的罪魁祸首也是这个冰盾术了。

  没有足够的时间施放冰墙术,否则,根本不可能有什麽灰尘能落在大家身上,小小的冰盾……,似乎阻挡火球还可以,但用它来阻挡灰尘却差了许多。

  恩,我要记下来(笔记中多出了‘冰墙好用一些,冰盾稍差,但也将就了。’不过,因为这是初始记笔记,所以居然还想到了什麽‘要进行分门别类’的,所以在後面随即跟著的,就是<厨房保鲜技术入门>……)。

  刚回头找我的‘弹药’,就听到了‘轰’的一声,再然後……

  我从他们的失败中总结出了这麽条理论出来。

  如果说,刚才他们是比较失望的话,那麽,现在他们就是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如果说,刚才的他们想的是围殴那个肇事者的话,那麽,现在的他们的确是连杀人的心都已经有了。

  不过,随即他们看到我在‘焦急’的寻找那失踪的弹药的时候,很一致的,大家都是一拍脑袋:“天哪!我就知道……”

  反正,知道什麽大家都没说,但好象是都知道了,我原本想再努力点想出个什麽魔法之类的东西秀一下的,毕竟,来这里一趟不容易啊,又要找米奇埙uㄓS要跑大老远的路的,能多玩一会儿就该多玩一阵子的嘛,可是……

  “想都别想!”

  琪瑞。李下了断言。

  “虽然满好玩的,但我们现在应该去清理一下了。”

  葛络瑞雅似乎对身上的灰尘很不满意。

  “还是……算了吧,下次我们会注意防护的。”

  玛莉大概在打米奇说的那些军用制式护具的主义。

  “老大,您真的是太伟大了,我什麽时候才能做到跟你一样……

  ……“

  本来,他打算说的下面半句是“不!!我要超越你,一定!”

  可是,硬生生的被围观群众打回了肚子里,没能在这个世界上再添一个祸害。

  猫咪则非常开心,因为出事故时它躲在最後面,头上戴著野餐篮,它不仅搞定了里面所有的……‘敌人’(只能这麽称呼了,太狠了,居然一点都没留下,坚壁清野也没有它这麽认真负责的),还敏捷的将手上唯一的物品转变了一下功能,让大家知道——噢~~~,原来这个东西也可以当钢盔用的。

  大兵甲早已经只知道张著嘴傻看了,其他什麽都说不出来,只有木木的:“啊,啊?”

  可怜啊,居然这麽小就得了老年痴呆了。

  反正我们是很有礼貌的跟他告辞的,谢过了他对我们的照顾。

  一回去,我就去找米奇去了。不过,路上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进学校的时候,一溜的灰头土脸的人让在那里的师生著实的吃惊不小。

  我们回到学校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到了米奇的办公室,太阳已经下山,昏暗的房间里,米奇似乎在笑(就是那种类似老年痴呆的,两眼无神,聚焦散乱,不小心还会淌口水那种),说实在的,当我进去时,著实的被眼前的场面吓了一跳。

  用手按了按他的脑门。

  “没有发烧啊~~~”

  再搭搭脉:“也不象吃错药的反应啊,怎麽回事?”

  随手扔了个光明魔法的照明弹,却似乎一下就‘惊醒’了米奇。

  “怎麽了?天亮了?……你怎麽在这里?不是去城外野餐去了麽?……哦,原来天已经黑了啊。”

  “米奇啊,好象不对哦,我刚才可是已经在这里好久了耶,你是不是有什麽好东西瞒著我们啊。”

  说实在的,我故意慢慢的,拖长了声音说这些话的,却没有想到,米奇似乎立刻脑门上汗就下来了。

  “没……,没有没有,哎呀,先说说你们下午出去玩的事情吧。”

  诡异,绝对有问题哦。

  “对了,下午你们用什麽魔法了?”

  既然说起来了,我就只好‘无奈’的把背後的书放在米奇的桌上。

  “火……火山术,天呐~~~”

  似乎,此时的米奇有点虚脱。

  忽然,米奇似乎又充满了活力。

  “不对,你们应该没有使出这个魔法来,不然的话,兰肯这里不可能这麽平静的,对不对?”

  似乎,此时的米奇很自得。

  “你知道这个魔法?”

  “哼~哼……,那当然!”

  看他尾巴翘的。

  “土系的?”

  “……废话……”

  不仅如此,米奇似乎立刻有想到了些什麽。

  “难道?你不知道啊?!”

  呵呵,还真让他说中了呢。

  “宾果!我用完才知道的,呵呵。”

  ……

  如果说,刚才米奇的脸上显示的是一个问号的话,那麽,现在他的脸上,可以用‘画家的衣服’这句话来形容了。

  “你怎麽知道这个魔法的?”

  打岔打岔,不然又要被米奇责问了。

  “废话,要知道,你面前的,可是以熟悉所有魔法为己任的绝世天才啊。”

  ……

  “怎麽了?你那是什麽眼神?”

  “您多大了?这麽早就准备好‘绝世’了啊。”

  ……

  沉默。

  “是这样的……”(两人同时)

  ……

  沉默。(两人同时)

  “我们……”(两人同时)

  ……

  沉默。(两人同时)

  “你先说!”(两人同时)

  揉脑门,皱眉头。(两人同时)

  终于,米奇还是抢到了主控权。

  “我来说,过去若干天的努力,今天下午终于有了回报!……”

  (说到这里的时候,米奇的眼楮中似乎充满了……那是泪光还是小星星状物体啊?!)

  “我们建校以来,第一次魔法表演即将在十天後开幕,要知道,为了这次表演,我可是在上边活动了好久了啊!”

  如果说这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什麽的话,吃饭时宣布这一消息的校长立刻看到满桌子的人面如死灰,笑容僵硬在脸上的表情,可就实在是太经典了。

  “……(省略若干自我抬、捧之词)……所以,你也要好好准备了,我很期待到时候你的表现哦,呵呵呵呵。”

  自信满满的我,可以说是乐呵呵的出门去的,连想说什麽都忘光光了。

  当然,出门前我还没有忘记让米奇埙u恁A因为那个管理员似乎……,哈,你知道的啦。

  而米奇也洛u灾v能做出这麽好,这麽英明的建议而高兴,似乎有什麽东西被忘掉了?不管啦,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吃饭去。

  晚饭比平常迟了约一个钟头,原因无它——主厨不在,光有火头军似乎意义也就不大了。不过,现在我正在训练玛莉和琪瑞。李,教她们控制自己的魔法,还有就是尽量多的使用魔法,当然,我的目的很单纯的——她们的进步就是我的快乐。……啊啊啊,能帮著烧火,这也是一个小小小小的原因了啦,不过,真的很小哦。

  开始,玛莉和琪瑞。李还是不习惯将功率降下来,不过,配合著我做出来的各种饰物,最终还是达成了这一目标,当然,下个目标就是逐一的将身上的饰物取下并控制自身的力量了。

  好不容易,葛络瑞雅收拾的风风光光,浑身鲜鲜亮亮的出现了,让所有等待的人有了抱怨的目标。

  ……

  忙碌忙碌,持续的忙碌……

  ……

  ……

  终于,在大家从生理上补充了足够的力量後,米奇说出了那件让大家需要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的事情。

  “不……不要都这个脸色嘛,哎!你别昏过去啊,快快快,谁拿点水来……,哎呀,怎麽一说全昏过去了,惨了惨了!”

  可以说,米奇几乎就想用上他S级的力量来解决面前这个大麻烦了,当然,前提是如果用上力量後有用的话。

  忙碌。

  我因洛u钓①A所以提前离开了,没有看到这‘悲惨’的一幕。

  因为想起今天葛络瑞雅她们,因为无意中的失误,身上的衣服就是尘土加泥土了,如果真的有那麽一次……,我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况且,我最近对洗衣服都感觉厌恶了,真没有想到,水系的漩涡居然没有办法跟洗衣机一样解决问题,还经常因为无意中力量大了一点就把衣服弄破,切,什麽世道,既然洗衣服不容易,我就想办法不洗衣服就是了!

  为了这个,我需要在图书馆闭门之前去搜掠点资料出来,所以要趁早去。

  真没有想到,那个管理员还在,跟知道有人来偷东西似的,把大门守的完全没有机会混,惨,这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失败!

  郁闷。

  哼!闭门造车知道麽?(怎麽好象不是什麽好话啊?)我今天就来造一回。

  车并不是那麽好造的,起码玛莉和琪瑞。李回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飞舞著各种布条和线絮时,我还在努力中。

  “你……准备把这里当垃圾场啊!?”

  琪瑞。李很恼火,因洛uo发现其中似乎有她的财产在飞翔。

  “别吵!我实验好了,大家都有好处的。”

  废话,正是实验的紧张阶段,怎麽能被打搅呢?

  “……你在实验什麽?”

  玛莉小心的问。

  “我在……,在实验各种布料对各种魔法的承载能力!”

  冠冕堂皇而又充满了学术词语,绝对能唬的人一楞一楞的。

  其实,我想的,是看看用什麽魔法在衣服上,能既保持衣服的平常质感(废话,没事的时候,你想穿一身跟盔甲一样硬铮的东西在身上麽?),还能保持衣服不被灰尘等杂物所污染,但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没有到後一个,光是各种魔法使用到衣料上的效果,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火系的?废话,那还要试麽?你的脑袋阿达了吧。

  水系?凉冰冰的,不舒服。

  土系?太硬铮了吧,当钢盔穿啊。

  电系?靠,穿上这个?我佩服你。那还不如把电网直接往身上绑来的快捷、省事呢。

  光明魔法?你有把身上绑满灯泡上街的经验麽?没有?太好了,那这正好是你获取类似经验的机会。

  黑暗系的?你有没有搞错啊,喏,旁边那一堆破布,它们的前身就是这个想法的‘勇敢’的实验者。

  最後,感觉上最有希望的,就只剩下了风系魔法了。

  在我的概念中,很简单嘛,只要风不停的从布料的表层吹过或其他什麽的,保持灰尘无法落上就可以了,可是,这个该死的风系魔法,居然能这麽轻松的将布料撕成布条,是不是我应该去找找什麽结实而又柔软的布呢?凯夫拉怎麽样?谁能埙uㄖ豸@块来?

  胡思乱想中。

  手上也没闲著,一块块的实验材料被各种努力所粉碎。

  玛莉和琪瑞。李看的欲哭无泪。

  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将内力直接形成保护罩。只不过,先不提那玩意需要A级以上的力量才能推动,光想想上街的时候,周围一、两公尺内连苍蝇都靠不上来,那种效果只用想的就令人浑身无力了。

  啊~~~~~!

  实验第一阶段——受挫!

  倒头,狂睡,没有被子了,玛莉与琪瑞。李也只抢救下了一条,其他的哪里去了?你这是废话,当然是献身于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了。

  第二天,玛莉和琪瑞。李就结成了告状统一战线,将我昨天的罪行诉诸葛络瑞雅大法官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啊,这个世道是这麽黑啊,黑的不见天日啊,天啊~~~!

  葛络瑞雅一听控诉,干脆连取证都省了,更别提什麽辩护啊、保释之类动作了,直接就下达了判决——陪她们这些受害者去买衣服,当然,葛络瑞雅带队监督,这这这,整个一执法不公加徇私加幕後黑暗加趁火打劫加……的典型嘛。

  说的好听,打的居然还是‘购买实验用物资’,什麽嘛,根本就是葛络瑞雅想利用我砍价钱的本事,洛uo们的疯狂大血拼节省成本。

  果然,一个上午逛下来,连被抓差的小弟——法兰克都快累趴下了……,哦,忘了说了,法兰克一个人负责了所有买来物资运送的重大责任的。

  其实,我的东西早就买好了,各类布料若干匹,哼哼,到时候只要稍微裁开就合用了啦,有我一个晚上撕衣料的经验,这,哼,根本就不是问题。

  葛络瑞雅带领著我们把兰肯这条服装街横扫了有三回了,这才觉得今天的行动胜利完成,该是回去验收成果的时间了。可怜的法兰克,已经完全被埋了,只能看到两条腿在一座组成材料叫‘衣物’的小山下,依然坚强的挪动著。

  接下来的三天,可以说是我前所未有的努力的三天,努力到连米奇都被惊动的地步。

  “米奇!如果是因为你想表演什麽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他在那里这麽废寝忘食的话,告诉你,你就有难了!”

  这是葛络瑞雅代表‘烹饪社联合’作出的宣言。

  “我相信我的老大!……,不过这麽努力的话,我总感觉好象有人要倒霉似的,你看你看,我的眼皮又在跳了。”

  法兰克如是说。

  “搞什麽嘛,我不想再住在垃圾堆里啦!!!”

  尽管有防护结界,但每天早上一醒来,周围的布条山就会立刻将她们埋了。

  “说不定……,这次的魔法投资是完全的砸进水里喽。”

  玛莉的语气中似乎有一点幸灾乐祸。

  ‘他不努力,有人会倒霉;他这麽努力……,就是说铁定有人会倒大霉的,惨了惨了,我来照照镜子看看……,恩,好象脸色还很红润,不象倒霉蛋的模样……,不行不行,这个说不准的,天哪~~~~,早知道我就不让他做什麽准备了,到时候给自己加上最强的防御结界,不管他人死活也就是了……,不过……,我也没有叫他这麽努力啊!天哪,我好冤啊~~~!’米奇在胡思乱想中。

  一共五天,五天啊,在那之後,我成功的达到了——只要手一抖,就可以很自如的将布料扯成需要的大小(当然是直边的,裁衣服?。

  ……等下次我想起来发明‘裁缝魔法’的时候再说),失败,失败啊!

  “老大啊,你裁布的水平已经炉火纯青了,好象不必再这麽努力的练习了吧!”

  法兰克还弄不清楚状况,似乎一直以来都认为我那天抓他的劳工,是为了学裁缝,真……真真真气的我要倒下了。

  说著的时候,居然还顺手抓起一叠布条,如扇子般撮开,稍运内力,做悠闲状扇动,我倒。

  ……

  ……

  等等,A级以上才能形成体外的护罩式防护,可用不了C级的内力就可以灌注在衣服上(反正靠在身上,我又没有内力放出点的问题),这不就解决了麽?!!!

  说实在的,我还真是笨啊,居然绕了这麽大一个圈子,还回到最简单的方法上来了。

  ‘嫁衣神功(版本号-1.01)——将内力以一种完美的阴阳比例运用在衣物上,大、小需要绝对合适,比例差一点,或衣物不复平日的飘逸,或完全没有效果。当然,内力放出须为全身各处,否则无法达到好的效果。’这是我後来记载在笔记本里的说明,当然,我的确是无意的,真的真的,我真是无意的,你想想看,既然我知道这是干什麽的了,还写这个功夫是用来做什麽的不是太罗嗦了麽?

  不过,某无聊人士居然弄到了我的笔记本,而且想练成这个听起来很‘牛’的功夫,耗时约三十年,无成,终于找到了我,听我仔细讲解了用法後,三年大成,复找我询问此功夫作用,知,吐血一口,疯癫状做歌而去,从此不知所踪。

  “三十年河东,又三年河西,神功如嫁衣,却为免洗衣。”

  当然,那时候的嫁衣神功已经是版本号3.2了。我想,他一定是洛u灾v只有1.01版而惭愧吧。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