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章 小姐,您认错人了!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889 2009.11.19 21:04

    且说江哲起了身,烧好了水洗了洗脸,看着昨日留下的饭菜,懒得再弄,心中存了一个心思,今日且去陈府吧混一顿吧。

  做老师做到这份上,江哲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个。

  幸好陈登早已知晓了江哲的性格,也是见怪不怪,还力邀秀儿同江哲一道前去。

  只是秀儿面薄,不但自己从来不去,而且私底下和江哲说了好多次,但是江哲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在后世,他囊中羞涩的时候,时常去朋友那里混吃,不但混吃,还混玩,一切消费都由那几个哥们掏了,也没江哲少些朋友,而且朋友还越来越多,不得不说,江哲这人,很得人缘。

  如今,他也没将陈登真的看做弟子,只是当成朋友罢了,门第之重,阶级之重,在江哲眼中不值一提,要不是怕被杀头,他还想跑到洛阳去看看那个两个小皇帝长什么样子,听说献帝的老婆伏皇后挺漂亮来着?

  不过再漂亮也没貂蝉漂亮,貂蝉貌似是天下第一美女吧!江哲一边一边幻想着,要是能见上一面,那该多少呢?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女人生平却那般的坎坷,唉!

  叹着气,江哲头一抬,忽然表情一滞,那个迎面走来的做少女打败的,不就那次让我教训了一顿的糜府野丫头吗?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江哲低着头看着地面匆匆往前头,忽然视野中出现一双绣鞋,顿时暗暗叫苦。

  这丫头换回了女装,自己自然不好再和她一般见识,要是与她纠缠不清,怕是路人都会唾骂我的……

  江哲向右移了一步,打算息事宁人,不想对方不这么想,江哲一动她也跟着动,就是站在江哲面前。

  “哼!你这恶人,终究被我找到了!”糜贞气鼓鼓地看着江哲,红扑扑的小脸显然是被风吹冻的,样子十分可人。

  江哲心中叫苦,无法,抬起头,盯着糜贞看了半天。

  糜贞被江哲一阵猛盯,脸上有些发热,怒道,“你这登徒子,看什么!”

  “这位小姐……”江哲装作很疑惑地说道,“你认识在下吗?为什么拦住我的去路?”

  “……”糜贞眼睛一瞪,指着江哲顿时气地说不出话来。

  “如果没事的话,在下还有要事,告辞了!”赶紧闪!

  “站住!”糜贞一声娇喝,赶上江哲说道,“不许走,要走也可以,和我道歉再走!”

  “道歉?”江哲歪着脑袋好似在思考什么,“在下与小姐你素未谋面,何来道歉之说?”

  “你!”糜贞怒道,“半月之前,你在店铺之中羞辱我……”

  “羞辱……”我的天,我不就给你个教训嘛,那也叫羞辱?江哲眼角看到街上的行人纷纷注意起这里,顿时心中大忧,想了想,顿时来个以退为进。

  “哦……”江哲做恍然大悟状。

  “想起来了吧?那就道歉吧!”糜贞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原来……”江哲用惊讶的语气说道,“原来你就是我兄长口中那个刁蛮的丫头啊!”

  “谁刁蛮了……兄长?”糜贞瞪着眼睛看着江哲,见对方的表情好像不是作假的(太容易被骗了,无奈哦),莫非真的是自己认错人了?

  可是天下间有如此相像的人吗?

  “那……”糜贞犹豫着问道,“你……你叫什么?”

  “在下陆仁义,路仁贾是我的兄长……”

  “陆仁义?”糜贞轻轻念叨了一句,“名字倒是比你那个恶人兄长好听一些……”她这时才细细打量着江哲,心中想到,此人如此斯文,怕是真的不是那人,自己认错人了?

  顿时,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就算那恶人是他的兄长,但是他没有得罪自己呀,无端迁怒于他,实在不妥。

  “……恩,既然你有要是,那你且去,如果遇到你那恶人兄长,且告诉他!本小姐非要揪出他来不可……”糜贞看了江哲一眼,故意说道,“除非你那兄长离开徐州,躲我一辈子,不然,一声道歉,绝不可少!”

  莫名其妙!江哲心中说道,我又没把你怎么着,有必要这样通缉我吗?

  “是是是!”不管怎么说,这关算是混过去了,以后再说吧。江哲抱拳一礼,匆匆离开。

  “哼!”糜贞嘟着嘴,心情十分不好,本来还以为终于可以逮到那个恶人了,谁知是那人的弟弟,可恶!

  呀!我还要家中调粮与大哥呢!糜贞有些气自己的笨脑瓜,轻轻敲了一下。

  “陆仁义……”不过不知怎么回事,糜贞心中有些感觉不对,但是又想不出哪里出了纰漏,只好闷闷的回家。

  江哲总算赶到了东门,一眼就看见了方悦和陈登,顿时上去和他们打招呼。

  “老师!”

  “江先生!”

  江哲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城外说道,“那黄巾可有动静?”

  陈登想到上午的事,顿时有些郁闷地说道,“只说道下午攻城。”

  “唔!”江哲应了一声,换了个角度想自己要是遇到壕沟和碉堡,如何?

  想来想去想不出有效的办法,顿时作罢,就看看那黄巾将领如何……

  “对了!”江哲问道,“知不知道攻击东门的黄巾贼将唤作什么?”

  “知道!”陈登接口道,“似乎是叫张燕,对,张燕,张子安!”

  张燕?!江哲瞪大了眼睛,这个名字江哲熟悉啊,北方的黑山黄巾老大啊!我靠!这会儿就参加黄巾了?还来打徐州?

  江哲的记忆中,张燕能文能武,是一名难得的人才,看来昨天只是运气吧,张燕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张江心中警惕。

  “啊!黄巾攻城了!”城墙之上,一名守将大吼一声。

  江哲等人立刻俯在城墙上看着东门之外,只见远处有一小块黑影逐渐变大。

  顿时,东门上下,立刻刀尖出鞘,轮到的一千徐州精兵纷纷进入战壕,搭弓上箭。

  越来越近,江哲的眼神却有些异样。

  “咦,那是什么东西?”身边人问着旁边的人。

  “这个……似乎是粮车?”

  江哲心中大叹,真的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啊!

  那张燕竟然在粮车前端订了一块厚厚的木板,然后将几十辆粮车用麻绳串联,人在后边推着,慢慢靠近徐州。

  如此一来,弓箭和弩箭岂不成了摆设?江哲的眉头深深皱起。

  “后面还有人?”陈登的一声低呼引起了江哲注意,江哲抬头一看,后面又是几十辆粮车,不过这些粮车似乎极为沉重,移动地非常慢。

  等等……江哲心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莫非他们想填平那些壕沟?

  不要认为填平壕沟是多么巨大的一个工程,其实不然,要填平的只是一条通往徐州东城门的路而已。

  “子平!”

  “属下在!”方悦领令。

  “待会让将士们用抛射!”

  “抛……抛射?”方悦迟疑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何为抛射?”

  恩?江哲反到楞了一下,这个时候还没有抛射这个词吗?

  “你看,黄巾军分明是想用那怪异的粮车当掩,这样一来我们的弓弩不就成了摆设?”

  “属下也正在为此烦恼!”方悦皱着眉头说道。

  “过来,我教你!”

  方悦在陈登瞪着眼睛的同时走了过去,听着江哲的“妙计”,连连点头,让陈登急的不行,心说,我才是你的弟子呀!

  “江先生果然博学,如此射法子平闻所未闻!”方悦领了命,下去准备了。

  陈登蹭到江哲身边,讪笑着说道,“老师……不知这个……”

  “呵!”和陈登相处的时日不短了,江哲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笑着说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哦……”陈登心中实是着急,但老师既然已经如此说了,如何再求?恩,待会自己要看个仔细。

  黄巾军已经在城外列阵,张燕一马当先,冷眼看着徐州东门,今日的他不同于昨日,骄傲和轻敌已经完全消失,剩下的心思只有一个!

  踏破徐州!

  张燕手一挥,几十辆怪异的粮车慢慢地挪向徐州东门前面的壕沟。

  “弓手戒备!”

  几百弓箭手纷纷搭箭列队。

  “枪兵戒备!”

  “喝!”一声洪亮的应答,这一千余要拼搏在第一线的枪兵展示着他们的气势。

  张燕满意点点头,大喝道,“传渠帅令,攻陷徐州,犒赏三日!”

  “喝!”顿时,那些黄巾将士纷纷激动地面红耳赤,徐州,徐州可是天下少有的富裕之地啊!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士,黄巾军士气大振,反观徐州,却隐隐有些被对方的气势压倒。

  形式严峻……

  终于,徐州东门迎来真正的一战,没有投机取巧,只有以硬碰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