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三章 天下?谁人之天下!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771 2009.12.04 20:00

    (今天有些情况,晚更了,抱歉!)

  这……现在是什么情况?江哲张张嘴看着桌边的众人。

  “你……大逆不道!”王允怒火朝天,猛地站起,“来人!”

  “伯父……”秀儿心中一紧,连忙哀求道,“秀儿世上亲人仅存伯父与夫君一人……望伯父念在秀儿父亲面上,绕过秀儿夫君这一回吧……伯父……”

  “……”看着双眼通红的秀儿,王允脸上表情一滞,随即深深皱起双眉,似是在苦苦挣扎。

  “老爷……”管家带着两名下人进来了……

  陶应给方悦使了个眼神,两人借口如厕便退出去了,只见两人出去后,看了一眼府中方位,隐隐守住大门……

  糜贞四下张望了一下,吐吐舌头,低着脑袋看着盘中的食物。

  “伯父……”

  还没等王允说话,江哲站起走到秀儿身边,拉起秀儿说道,“起来,秀儿!”

  秀儿又气又恼地看着江哲,却忽然发现江哲眼神,微微一咬嘴唇,慢慢站起,“是……夫君……”

  王允有些诧异地看着江哲,这个小子……

  “某说地对与不对,你自去思量!”江哲对王允厉声喝道,“但是切勿忘记,这天下虽是刘氏的天下,但也是百姓的天下!”

  “黄巾为什么能有如此大势?你想过没有?”江哲冷笑一声,他是真的生气了,这个老糊涂,有的仅仅是一个对刘氏的愚忠!

  “若是天下太平,可会有黄巾?”江哲似乎是天生和王允不和,尤其是心中还气刚才王允“骗”他,声音一声比一声响,“要某说,这样的朝廷不要也……”

  “住口!”王允涨红了脸,喝住了江哲,这个混账!方才还在思量看在秀儿的面上饶他一次,现在竟然……

  “混账!你莫以为老夫不敢杀你!”随着话语,王允眼中冒出杀意。

  “天下事自有天下人说!你无端阻百姓肺腑之言,日后必有大祸!老匹夫!”

  “你!”王允被江哲一句老匹夫惊住了,“你……你信不信老夫将你压入大牢!判你个逆天大罪!”

  秀儿紧张地抓着江哲的手,连连示意江哲不要再说了。

  “哼!那若是某有幸不死,必有厚报于汉室。从小见大,若是大汉官员皆如你这般只为皇帝考虑、一点都不顾天下百姓!这个朝廷!不要也罢!”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守在房门外的陶应二人对视一眼,相继苦笑。

  陶应摇摇头,无奈道,“赶了两月,刚到洛阳……怕是又要回去了……这江先生……”

  “不然!”反观方悦,则是一脸的钦佩,“先生心存百姓,才会有如此言语,若是那老匹……那王允发难,某二人护着先生等人杀出洛阳便是!”

  “那是自然!”陶应嘿嘿一笑,指指腰间,只见寒光一闪,竟是一柄腰刀。

  方悦看看自己的双手……自己的长枪在进府的时候就被收了……

  “混账!混账!混账!”王允一边狠狠拍着桌子一边瞪着江哲,随即,他怒声质问秀儿道,“秀儿,这便是你找的夫婿?”

  秀儿看了自家夫君一眼,握紧他的手,轻轻说道,“伯父明鉴……夫君不是无力之人……且秀儿幼年家父也曾说‘天下乃百姓之天下’,秀儿了解夫君,他端不是叛逆之人……若是伯父要捉拿妾身夫君,那……”她咬着嘴唇说了一句,“请恕秀儿冒犯……”

  “你……”王允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秀儿,心中念叨着那声“妾身”,似乎已经有一丝隔阂处在两人之间。

  “……”王允一眼望向江哲,江哲不甘示弱,反正他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找个地方躲一下就行了,反正过段时间这皇帝也没什么威信了,你这个老匹夫也自己跳城门死了,我怕什么?

  大不了和秀儿一起隐居,反正自己这辈子早就满足了!就是最看不惯你们这种嘴脸,满嘴仁义,心中却只有皇室,家族!完全不顾百姓的感受!

  隐隐的,江哲似乎将自己变成百姓的代表了……

  “司徒大人想必没听说过‘易子相食’的典故吧……不妨出去走走……”江哲耻笑道。

  顿时,王允涨红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握紧双拳,一双怒目游转与秀儿与江哲两人之间,深深吸了口气,瞪了管家一眼,怒声说道,“望什么?还不带客人下去休息?!”

  随意长袖一挥,纷纷地走入内室。

  于是,这洗尘宴席不欢而散……

  “……”管家看了看江哲,刚才的“逆言”他也听到,但是见自家老爷似乎没有将这个小子捉拿的意思,顿时尴尬地说道,“几位,请!”

  江哲绷着脸哼了一声,其实心中也有些惶惶,见那老头走了才暗暗松了口气,要是这老匹夫突然发难,那自己也就只有跑路的命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地想到,叫你说!敷衍他几句不就完了?但是……好恨这个世界啊!好想带着秀儿回到自己的那个世界……多和谐啊……

  秀儿小手一捏江哲的手,对他露着一个笑脸,她自然是最了解自家夫君的,心中藏不住心事,有什么便说什么……只是如今……唉……

  明日拜祭过父亲和娘亲,还是早些回去徐州吧……秀儿暗暗打定主意。

  糜贞刚才被两人吓地连大气不敢出,直到现在才拍拍自己的胸口,嘟着小嘴恨恨地瞪着江哲,心中暗暗想道,“小气鬼,真不会说话!蠢蛋!你不知道这是叛逆的话么?就算你这么认为,也不要说出来呀!真是蠢蛋!蠢蛋!”

  江哲等人被带到了客房,江哲和秀儿自是一间,隔壁是糜贞,方悦和陶应在他们两边。

  期间,陶应给江哲打了个眼神,示意江哲自己注意,江哲点点头。

  “夫君……待明日我们拜祭了秀儿的双亲,便……便离开洛阳吧……父亲曾言让秀儿远离洛阳的……”

  江哲如何会不懂秀儿的心意,溺爱地揉揉秀儿的头发,黯然想到,江哲!你这个蠢货!你现在还要照顾秀儿呢!怎么还能像以前一样!天下间那么多的不平之事,你说地过来么!以后再不要这样了!

  “……恩。”江哲对秀儿点点头。

  深夜,众人皆睡了,唯独王允还身处身房,双目浑浊地看着桌案。

  “天下乃百姓之天下。”

  “……若是大汉官员皆如你这般只为皇帝考虑、一点都不顾天下百姓!这个朝廷!不要也罢!”

  “司徒大人想必没听说过‘易子相食’的典故吧……”

  回想起宴中的事,王允心中百感交集。

  深吸一口气,摊开纸张,提笔书写了一个大大的“汉”字,随即,看着这字老泪纵横。

  “天……天子昏庸,宦官外戚当道,官……官员无能牵连百姓,更兼税收繁重,百姓几无生机……”王允喃喃说着江哲的话,长叹道,“高祖……大汉难道真……真止于此?”

  “唉……说得不错……”王允叹息着起身,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呆呆望着天上的月亮。

  “何进……张让……唉……”

  良久,王允***着院中的栽树的枝干,只见上面条痕便处,他一发狠,折下一根细枝,见到其中生机,才露出一丝微笑。

  “我大汉必传承百世!”王允紧紧着握着拳头,“江哲,江守义……顽劣、无礼、傲慢,然……然其见识、谋略具是上佳……”

  “岂可不为大汉所用!”王允大喝一声,随即朝江哲的房间走去。

  “笃笃笃!笃笃笃!”

  “夫君……”秀儿摇醒江哲,有些警惕地说道,“夫君,有人敲门……”

  “让他敲去!”江哲迷迷糊糊地说道,刚刚消耗一身体力,正困呢,哪个不长眼的!

  “莫非是陶将军他们?”秀儿疑惑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难道是妾身伯父真不念旧情?妾身出去看看!”

  “等等!”江哲皱着眉头起身,看了秀儿一眼说道,“我去!别着凉了你!”随即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披上衣服走向门边。

  烦躁地开了门,江哲恼怒地说道,“那个不长眼……眼……的……”

  门外站着的正是王允,只见王允眼眶深陷,神色萎靡,彷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