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章 休战!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775 2009.11.22 20:02

    (今日还有一章是不?嘿嘿……别急,等等就来)

  此战,东门上下伤亡惨重,城墙之上守兵阵亡五百余,陶应的那八百精兵损伤近半,另有千余将士重轻伤不等,徐州可战之兵寥寥可数。

  而那黄巾军也不好过,阵亡人数几乎是徐州军的两倍有余,无有重伤,大多轻伤……

  此战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势均力敌,完全靠着士兵的死战才能守下。

  要知道,徐州军有着城墙之便,而且军备武器优良,而那黄巾有什么?仅仅是一杆破枪而已。

  除去这些,徐州耗费滚油无数,城下尸骸惨不忍睹。

  再说那东门以外的战场上,更是尸骸遍地,惨象万千。

  陈登遵了江哲的命令,率领五百陈家家将出城收检尸首,徐州士兵的尸首自然好生带回,待禀告其家属后再自行安葬。

  而那黄巾军嘛……不再砍你两刀就好了,还给你安葬?

  不过江哲倒是有些心中不忍,死者为大,总不能这样摆在东门之外无人收尸吧?但是看着众将士看向那黄巾的眼神,江哲只有暗暗叹息,还好现在是冬季,要是夏季那就有些麻烦了。

  不想那张燕回去之后便手书一封,派人交与陈登。

  送信的是一名黄巾护卫,本来按着陈登的想法要摆上一些制备的,比方说调集数十名重甲护卫,中间再燃上一只铜鼎,注水煮沸。

  江哲一听就心中有些好笑,本来他在后世看到书上这一幕还不相信,现在一看,貌似是真的,你说这有用吗?万一碰到一个胆子大的,反倒丢了脸面。于是作罢。

  倒是方悦和陶应硬是说要灭灭对方的气势,穿着重甲握着长枪护在江哲身后,旁边便是陈登。

  江哲无奈摇头,唤人叫那黄巾进来。

  那黄巾护卫年纪不大,大步跨入内堂,看见空空如也脸上有些惊奇。

  “你来所谓何事?”江哲坐在主位,自然是他说话了。

  那黄巾护卫正要说话,一抬头,将江哲身后的两名“近卫”怒目而视,气势不凡,被吓了一跳。

  江哲暗暗好笑,轻轻咳嗽一声。

  “额……”那黄巾护卫也是不凡,竟然瞪了陶应和方悦一眼,然后才徐徐说道,“某家将军派某来是送一封书信交与陈登陈元龙!”

  “我?”陈登指指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看了江哲一眼,只好上去接了那书信。

  不过接是接了,看自然还是要身为主将的江哲看嘛,于是陈登将书信递给江哲,江哲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寥寥数句,大意是两方暂且休战,他张燕想要回黄巾将士的尸体,后面便是数句通晓大意的话,什么死者为大呀之类的,随即笑着念了出来。

  “嘿!”陶应讥笑说道,“这贼将现在倒是想占那名分了?之前入寇徐州之时怎得不见他说?”

  “算了!”江哲叹息说道,“就让他们带回去吧……”

  “也是!”陈登笑着说道,“这样摆在城外,总是不好看……”

  “这样吧……”江哲对那送信的黄巾说道,“你让那张燕派五百兵,不许身带兵器……”

  “这……”那黄巾护卫看了江哲一眼,心说万一你们出尔反尔,我们岂不是又要折掉许多人马?

  江哲一看,顿时有些好笑,说道,“你且说与那张燕听,我徐州说不落井下石就不会反悔!还有……希望他念重将士,快快休兵!”

  那黄巾护卫狐疑地看了江哲一眼,见他坐在主位,而旁边众人附随之,顿时说道,“你的话可做准?”

  “自然!”江哲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某告辞!”说完,那黄巾护卫便走了,真个有几分气概。

  “且慢!”江哲说道。

  “唔?”那黄巾护卫有些狐疑地回头看着江哲,“某不是阁下反悔了?”顿时脸上有几分讥色,但是却没有半分畏惧。

  “不然!”江哲笑着摇了摇头,“阁下来此一趟,气度不凡,不留下姓名与江某知道,岂不可惜?”

  那黄巾护卫错愕了半响,才犹豫着说道,“某姓徐名和,子子谐(同样字面意思)……告辞!”

  “不送!”江哲徐徐说道。

  徐和?哪号人物?江哲心中苦苦思索,但是想不出这人有什么有名的,但是看他的气度,不想是那些默默无闻的人呀!

  (徐和,生卒年不详。后期黄巾起事的首领。黄巾起事的主力被镇压后,徐和又领导青州黄巾起事。初平三年(192年),青州黄巾军大部被曹操收编,徐和仍率众继续顽抗,活动于济南、乐安一带,后被曹操部将夏侯渊所杀。)

  算了算了,看来一本三国演义遗漏了不少英雄豪杰,像陶应啊,方悦啊……三国英雄何其多也!

  “老师?”陈登奇怪地看着江哲发呆。

  “无事无事!”江哲摆摆手,忽然想到一事,连忙问道,“我军善后之事,做得如何?”

  陈登看了一眼方悦,方悦会意,接口说道,“受伤将士我皆安置妥当,只是天气寒冷,愈合甚慢,怕是无有再战之力,战死的将士……”他皱了皱眉头,神情灰暗了些,“其家属皆领了去……”

  “哦……”江哲神情黯然。

  陈登一见,连忙说道,“学生已经下令陈家出钱安置战死的将士,其家眷陈家也准备好生赡养,老师勿忧!”

  “那就好……那就好……”江哲叹了口气,想到昨天还在的徐州将士今天却已成了一具尸骸,心中不免有些惶惶。

  陈登看着江哲的神情,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师想必是劳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后面的事交与学生和方将军便可。

  陶应白了陈登一眼,接口说道,“元龙之言甚得我意,大人还是先去休息吧!”

  方悦也是连连点头。

  江哲本想说不必,但是忽然感觉身子有些沉,想了想顿时明白过来,刚才是情绪激动,所以不觉得,现在黄巾军退了,顿时感谢乏了。

  “好吧!那劳烦你们了!”

  “不敢!大人(老师)好走!”三人齐声说道。

  江哲走出陈府,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正要回家,猛然看见秀儿笑盈盈的站一边。

  “秀儿?”江哲有些惊奇地走了过去,“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不进去?”

  “夫君在里面商议战事,妾身进去与礼不合,多有不便……”

  “那你……那你也不能站在这里啊!”江哲看着秀儿,握起秀儿的小手,顿觉一阵冰凉,连忙脱下自己的长衫给秀儿披上。

  秀儿虽然连连拒绝,但是最后还是抵不过江哲的坚持,一件薄薄的外套顿时让她的心暖了起来。

  “那夫君你呢……”秀儿抬着眼,含着浓浓深情。

  “我?我身体好的很呢!”江哲正要自夸,一阵冷风刮来,顿时话语都慢了半分,“……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吧……”

  “恩……”秀儿温柔地应着,一点也看不出她身怀绝学。

  这里江哲和秀儿回了自家,再说张燕处。

  这次的失利,张燕倒是不恼,他也看出来了,徐州果然是有不少能士,像那陈登陈元龙,方悦方子楞(换了方悦的字,子平我总感觉有些不好,前面的我也会改),还有那个陶应……竟然是陶谦的儿子?武艺之强怕是在自己之上,怎么不见他有何名声?怪哉!

  正在思量间,前去送信的护卫许和回来了。

  张燕急忙问道,“子谐,他们如何说?”

  许和犹豫了下,徐徐说道,“答应是答应了,只是……”

  “只是什么?”张燕问道。

  “只是说张燕只能派出五百将士,而且不带兵器……”

  “唔?”张燕眉头一皱问道,“可还有话?”

  “……他们承诺不趁机攻击……”

  “哦?”张燕想了想,问道,“何人答应你的?可是那陈登?”

  许和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某只知道他姓江,身坐主位……”

  “主位……江……江?”张燕忽然一惊,连声说道,“你说他姓江?”

  许和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原来如此……”张燕恍然大悟,前几日之计怕是不是出自那陈登之手……江……江哲?

  张燕有些懊恼地摇摇头,挥手说道,“阵亡将士为重,你且点五百将士,随我去那徐州城,江哲……莫要失信与我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